首页 平凡的一周 下章
平凡的一周星期一
 看着眼前的这栋摩天大楼,黄大明深深地了一口气,走进电梯间。这是他研究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今天第一天上班。

 其他的待遇都很令人满意,只有福利方面,面试官的话很令人期待:“我们毕竟是国际知名的大公司,虽然主要业务是生产充气娃娃等用品,但是绝不会用这种东西来糊员工。”这么说的话…应该会有真正的女人给公司员工提供服务了。真是太令人期待了!真正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走进宽敞的电梯,他来的太早。电梯里只有七八个男白领,虽说是‮女男‬比例十比一,但是实际生活中女人比恐龙还少见…

 妈的…老子二十六了,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老是靠充气娃娃,怎么得了。不过这年头,娶不到老婆的比娶到老婆的多得多,幸好我还混的不太差,可以有充气娃娃用…

 “叮咚!”电梯到了,打断了黄大明的思绪。走出电梯,这一整层都是公司的设计部。忐忑不安地走进前台,一位男接待员站起来:“您好。请问您找谁?我们上班时间还没到。”

 “我是新来的员工…来报道的。请问赵经理在吗?”

 “他还没…啊,赵经理来了。”接待员看向黄大明背后。

 黄大明回过头,一位微微发福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黄大明赶紧上去:“赵经理您好,我是黄大明,前来报到。”说着递上资料。

 赵经理翻看了一会,笑道:“不错。小高告诉我了,你是仿生材料学的高材生啊。我们公司正需要你这种人才。来,跟我参观一下你的工作地点。”一边走一边讲解,最后确定了黄大明目前的工作:为材料工程师做助手,开发新材料。最后黄大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赵经理笑道:“我们公司的产品之所以畅销不衰,就是因为使用了极其接近‮实真‬女肌肤的材料,可以为广大男提供接近‮实真‬的足。但是毕竟充气娃娃就是充气娃娃,比不上真正的女人,所以我们还要更加努力,益求。好好干!”黄大明点点头,公司里的同事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到了。赵经理刚要离开,突然想起什么,走回黄大明身边,掏出一张卡片:“这是服务卡。你现在在试用期,一星期能享受一次服务,正式入职后一周两次。部门经理与工程师级别一周三次。”接过白色的卡片,看起来平淡无奇。黄大明紧张的问道:“这个、是,怎么进行的?”

 “我们有员工爱室…在那边,看到没?目前本公司有三个性服务员,负责为男员工提供服务。你现在就可以去试试。”

 “这、这个…我不…”黄大明更紧张了。

 赵经理大笑起来:“没碰过真正的女人吧?哎,也难怪,现在的年轻人要找到伴侣太难了。你看那爱室门口都有一排卡槽,标明了数字,你把写着自己名字的卡槽进去,等服务员上班了,就会按顺序提醒你们进去享受了。”

 “现、现在就可以?”

 “当然…对了,有一位今天请了婚假,嫁给…嫁给第三个老公,半个月后才回来上班,目前只有两位服务员。你去选一个吧?”

 “怎么选?”

 “她们还没上班…我告诉你吧,一位叫周娟娟,三十九岁,她的工作室是左起第三间。一位叫李小兰,左起第一间,二十二岁。结婚的那位二十八岁,叫陈玉。”

 “呃…那我选…李小兰吧,把卡片到她工作室门口,等她上班就会提醒我去?”

 “对…”赵经理暧昧地笑起来:“其实,我建议你选周娟娟。她虽然年纪大,但是非常敬业,而且很漂亮。你既然没有真正的经验,我觉得你不妨让她引导你成为真正的男人。”

 “哦…”黄大明走到第三间工作室门口,看到第一个槽已经上了一张卡片,于是他把卡片进第二个槽。一转身,顿时眼珠子都掉了下来:一位妩媚美的女子正站在他面前,盈盈地微笑着。

 乌黑的长发盘成的是一个高高的发髻,显出洁白的耳朵和脖子。娇美的脸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微笑着看着她,眼波里装了一种柔媚的意味,光看这眼神就让人受不了,想马上把她按倒在地狠狠地上一通。女子红润的小嘴吐出芬芳的气息:“你好。”

 “你、你好、我叫黄大明,第一天上班,请多关照…”黄大明结结巴巴地说道。这女的真漂亮…

 “我是周娟娟,请多关照。”周娟娟笑着伸出一只白的小手。黄大明赶紧抓住,轻轻握了一下,就火烧般的放开了。

 “呵呵…”周娟娟掩起小嘴,好像是被黄大明授魂与的样子逗乐了,轻声笑起来。黄大明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她,可是映入眼帘的是低小西装出的一截深深的沟,隔着衣服也能看到两座房。

 三十九岁…真不像,细腿长,‮裙短‬下的黑丝袜使得黄大明鼻血都要出来了,赶紧道:“我先回去了…”周娟娟拿起卡槽里的卡片,看了一眼:“你是第二个…等会叫你哦。”黄大明头也不敢回:“好、好…”逃命一样跑回自己办公桌,黄大明才感到自己的像铁一样竖了起来。喝了一杯凉水平静一下,打开电脑,先看看公司材料。

 别的都讲过了,只有三位设计部服务员的资料吸引了黄大明:

 01号陈玉,二十八岁,入职六年,已有丈夫三名,未生育。身高一百七十四公分,三围:八十八D,五十七,九十。

 02号周娟娟,三十九岁,入职四年,已有丈夫二名(一名已故),生育二次。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三围:九十五E,五十八,九十三。

 03号李小兰,二十二岁,入职二年,已有丈夫二名,未生育。身高一百六十公分,三围:八十四B,五十五,八十五。

 黄大明看着她们的照片,的确是周娟娟最漂亮…这公司真不错,光是一个小小的设计部不到五十人就有多达三位服务员。而且个个都漂亮感,娇小的高挑的,年轻的成的都有…

 想到刚才周娟娟高耸的房和深深的沟,九十五E的子…摸起来是什么感觉?黄大明想着又硬了起来。

 熟悉了个把小时各项事务,听取了主设计师的安排,黄大明回到电脑前,发现内部联络软件弹出了一个对话框:请黄大明前来三号爱室接受服务。

 黄大明紧张地走向那扇门,现在就…就可以真正和女人做了?脸上不由得一阵红一阵白,几位老员工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有的羡慕有的嘲笑。

 做了几个深呼吸,黄大明敲了敲爱室的门。房间内周娟娟柔软的声音甜甜地响起:“请进。”推开门,服务室还是宽敞的。有办公桌,有,有沙发,还有一个大浴缸…墙上挂着浅黄的布帘,地下铺着厚厚的地毯。

 条件真他妈好…黄大明感叹道。周娟娟穿着整齐,站在他面前,白的脸蛋上飘着一层着人的红晕:“黄先生你好。你是刚来上班的吧?第一次给你服务哦。”甜甜软软的声音让黄大明心里发酥,赶紧道:“是,今天刚上班…”

 “那我们确定一下你的偏好…你喜欢什么体位?”

 “啊?体位?我、我不知道。”

 “那你是喜欢口还是正常呢?对了,足也可以的。”

 “啊?正、正、正常吧…”

 “呵呵…那你喜欢我怎么表现?一点还是含蓄一点?热情一点还是温柔一点?如果想我像‮狗母‬一样也可以的…如果你有特殊嗜好,我也可以SM你。”

 “这、这…我不知道…我以前只和充气娃娃…”黄大明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还在偷瞟着周娟娟的口。

 “这样啊…那这是你第一次?用正常方式好不好?”

 “好…可是我、我…”

 “别紧张,来,先抱着我。”周娟娟温柔地微笑着,靠到黄大明怀里。黄大明颤抖着抱着她的肩膀,已经翘得几乎顶破了子。

 “然后吻我…会接吻吗?”

 “不会…”周娟娟微笑着闭上眼睛,微微扬起脸,把小嘴送到黄大明嘴边。黄大明哆嗦着吻上去,就感到周娟娟张开樱,把小舌头送了过来。

 拼命的着香甜的唾,周娟娟又抓起黄大明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房上。隔着衣服着那温软的,很快就感到头硬硬的凸起。

 周娟娟松开小嘴,了口气,轻声道:“帮我衣服…”黄大明依言,颤抖着解开了她的小西服扣子。里面是一件小‮丝蕾‬抹,周娟娟自己掉抹,一对被薄丝罩紧紧包裹的大子就跳了出来。

 洁白丰的双随着周娟娟的呼吸微微颤动,黄大明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抓住一只,用力地捏起来。周娟娟浑身颤抖地呻道:“啊…”红润美的樱微微张开,可以看到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在暧昧的灯光下闪烁着变幻的光彩。修长洁白的脖子就在黄大明面前伸直,黄大明本能的把嘴凑了上去。

 “啊…好…啊…”怀里透的动着,一只纤柔的小手伸进他的衬衣,轻轻地抚着黄大明的头,另一只手则伸向他的裆,抓住了他硬得铁一般的

 黄大明已经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一把将周娟娟薄薄的罩推了上去,两只雪白柔软的房就顶着两颗嫣红的头在他面前骄傲地弹跳起来。

 好房…不像充气娃娃那样冰冷而没有感情。黄大明含住一只,手里捏着一只,两只房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调皮地‮逗挑‬着他进一步攻击。

 “嗯…嗯…”两个人息成一片,黄大明空闲的那只手用力抓住了周娟娟的,手指痉挛着陷入柔软的,周娟娟呻道:“把我的裙子了…”黄大明摸索了半天,才在周娟娟温软的小手引导下拉开了西装裙的拉链。在周娟娟的‮动扭‬下西装裙很快褪了下来,出了两条穿着薄薄的黑丝袜的修长浑圆的腿,晶莹的肌肤在黑丝下转着惑的光。白色的‮丝蕾‬内包裹着,乌黑浓密的清晰可见,黄大明只觉得鼻血就要飙出来了。

 “别怕…”周娟娟软软地呻着,熟练地去了黄大明的衣服,润温暖的小舌头就吻上了他的前,可爱的小舌尖正在他的头上打转。

 这你妈谁受得了!黄大明的硬得就要爆炸了,周娟娟一边着他,一只小手轻轻地抚着他腋下感的区域,另一只小手则轻轻地握上了他铁一般的,轻轻地套了几下,马眼就出一缕清亮的黏

 “啊…小弟弟都那么硬了…想不想到姐姐‮体身‬里面…”周娟娟媚眼如丝地看着黄大明,声音甜得像一样。

 “想…想!”黄大明息着,紧紧地捏住周娟娟的房。周娟娟轻声呢喃道:“轻点…姐姐的子都被你捏爆了…抱姐姐到上去吧。”黄大明一把抱起周娟娟柔若无骨的‮体身‬,两步跨到边,就一把把她按倒在上。周娟娟的‮丝蕾‬小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自己掉了,柔顺乌亮的掩映着一条润的小溪,羞答答地惑着黄大明。

 黄大明笨手笨脚地握着自己的,对着周娟娟的户就想入。但是他虽然有几个充气娃娃,真正的女人毕竟是第一个,半天也没捅进去。

 “嗯…慢点…”周娟娟一只手轻轻地握住黄大明的,另一只手伸到自己的户上,两只白皙修长的手指媚地分开两片粉出一个小小的淌着清亮爱口:“这里。”黄大明糊里糊涂地用力一顶,大吱的一声尽没入周娟娟温暖的道。

 顿时就被一团令他全身的骨头都要酥软的快包围住,感到了周娟娟粘滑的水正滋润着娇,温柔地‮摸抚‬着他痛的头。

 “啊…”周娟娟伸直脖子,张开红润的小嘴,媚地轻喊了一声,两条还穿着薄薄黑丝袜的美腿就紧紧地上了黄大明的

 “啊…周、周姐…你的小好舒服…”黄大明本能地用力起来,周娟娟却伸出圆润的玉臂,紧紧地搂住他的肩膀:“慢点…你第一次和女人做,太快了还没享受到就出来,就足不了…”真敬业…黄大明有些感激地看着周娟娟妩媚的脸,放慢了速度。周娟娟也松开了双臂,只是一双黑丝美腿还紧紧地箍着他的

 开始慢慢地周娟娟温暖润的道,这极端的快哪是充气娃娃可以比的!虽然控制着速度,但是黄大明还是很快就觉得在周娟娟道火热的挤下到达了顶点,开始呻起来:“周、周姐…”周娟娟突然向后一退,将淋淋的小出了黄大明的,黄大明眼看就快,突然上一空,快顿时消失,不由得有些奇怪地睁大眼睛,看着周娟娟。

 周娟娟却没有说话,媚笑着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他部,另一只手则伸到他下,轻柔地着他的两颗蛋蛋,娇的樱也轻轻地张开,一口含住了黄大明大的头。

 “啊?…”周娟娟熟练的手法刺得黄大明每都竖立起来,但是部周娟娟小手的几下逗马上使得他的感觉褪去,而樱和香舌对他头的服务也很快使得他又一次血脉贲张起来。

 黄大明感受着这强烈的快,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娟娟,周娟娟为他口了一会,轻轻地吐出,媚笑着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现在不想了吧?再进来试试。”说着就自己躺倒在上,一双洁白的手臂掰开两条修长浑圆的美腿,再一次把娇润的户呈现在他面前。

 火热的又一次入那紧窄的道,虽然被周娟娟捏了一会,延长了一点时间,但是第一次真正和女人做的黄大明还是很快到达了顶点,疯狂地起来,一边,一边还转过头去,举起周娟娟修长圆润的腿,在黑丝袜上着。

 “啊、啊、啊…明弟弟…你的巴好大…死姐姐了…姐姐受不了了…小要被…弟弟穿了…弟弟的巴…好硬啊…到姐姐子里了…到姐姐子里吧、给姐姐…”周娟娟这次没有试图再去延长黄大明的时间,而是的叫起来。专业的叫声甜蜜‮魂销‬,给了黄大明从未有过的刺,很快他就痉挛着伏倒在周娟娟身上,一跳一跳地在周娟娟的道深处出火热的

 “啊…姐姐的、子…被弟弟的了…啊…啊…”周娟娟紧紧地抱住黄大明,叫着。

 两个人息着抱了很久,周娟娟先坐起来,柔媚的眼波看着黄大明,轻声笑道:“黄先生,足了吗?”

 “周、周姐,原来和真正的女人做这么舒服…”黄大明还趴在周娟娟的腿上,轻轻隔着黑色的丝袜‮摸抚‬着周娟娟丰的‮腿大‬,息着,身大汗。

 “嗯,舒服就好。让你们舒服是我们的职责嘛…”周娟娟微笑起来,温柔地‮摸抚‬着黄大明的头发。

 “谢谢你,周姐。”

 “不用谢…先起来吧,你刚才在我子了好多,得处理一下。”

 “呃,不会怀孕吧。”黄大明有些忐忑起来。

 “当然不会。我们做服务员的都使用了长效‮孕避‬措施。放心吧…你看…好多。”周娟娟笑着张开美腿,伸手轻轻地拨开两片粉红的,一股白浊的黏就从红的小里缓缓了出来。

 “那就好。”黄大明这才放心,贪婪地看着那靡不堪的景象。

 “好啦…黄先生去工作吧。努力工作的话,就可以每周来和我做两次,三次,甚至更多次了哦。”

 “嗯,我知道啦!谢谢周姐!”黄大明一下子跳下怀憧憬地开始穿上衣服。

 周娟娟则走向服务室内自带的小卫生间,开始仔细地擦洗‮体身‬。然后出来补好妆,穿好衣服,拿起下一张服务卡,在电脑上查询了一会:钱鸣宵,二十九岁,未婚。爱好:,口爆。她皱了皱眉头,再次走进卫生间,灌好肠,才发出了“请材料工程组,钱鸣宵前来接受服务。”的信息。

 给七位员工做过服务以后,周娟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打卡下班了。今天被了一次,内了三次,颜了一次,口爆了两次,一次掉一次吐出来…

 每个星期一都这么累。周娟娟的腿有些软软地走到公车站,等车的几十个男白领…这里的高档商务区几乎都是白领…看见她,马上齐刷刷地投来贪婪的目光。

 她知道自己现在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的气息,今天高了四次,最后一次高尤其强烈,到现在还觉得浑身酥软…刚才对着镜子整理衣装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红,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要汁一样,漾着愉的微波,本来就红润娇的樱也因为足而越发润泽妩媚。然怪那些年轻人一个个像饿狼一样看着自己。

 幸好已经习惯了…很快公共汽车靠了站,下班高峰期一如既往地拥挤,等周娟娟挤上车,马上就被几个年轻人紧紧地裹住。

 这些年轻人…真是的…又开始摸了…刚刚退去的水又开始漾起来,几只年轻男人的手正在偷偷地在她感的区域轻轻地触碰着。

 算了…他们也真是太难了。这车上怕挤了有七八十个男人吧,就我一个女的…这些男人有老婆的估计不到十分之一…

 看到周娟娟没有表示,几只手更加放肆了,一只手起她的小西服下摆,伸进衣服里轻轻地‮摸抚‬着她的肢,另一只手则隔着衣服,紧紧地握住了她一只高耸的房。

 真是的…又得人家了…周娟娟轻轻地咬住樱,垂下眼帘,粉脸绯红起来。哎呀…一只手起了她的裙子,壮有力的手指伸进她柔软的‮腿大‬内侧之间,开始抠挖起她润的花瓣。

 好…周娟娟微微地撅起浑圆的部,两条穿着黑丝袜的粉白的美腿也微微分开。那只手指挑开她的‮丝蕾‬小内,就缓缓地没入了她热的道内。

 是哪个家伙这么大胆…娇上传来触电般的快水缓缓地从道内了出来。周娟娟颤栗了一下,回过头,微微地息着向身后扫视了一眼。

 一个看起来年近三十的青年一惊,她道内的手指就马上了出去。

 真可怜…肯定是没有老婆的人。只能去嫖吧?不知道他的公司有没有服务员?

 感觉到周娟娟同情的目光,那个年轻人的脸有些红了,正想继续从她柔的两腿内侧回手去,就感到被她紧紧地夹住了。

 薄薄的黑丝袜光滑的触感掩盖不了周娟娟‮腿大‬内侧肌肤的柔细腻,年轻人有些吃惊地看着她,眼神里开始带上了惊恐。

 但是这个美丽的女人却微笑了起来,美丽的樱凑到他耳边,吐气如兰地轻声道:“想要的话快点…我只有六站路。”啊?年轻人更吃惊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要就算了…”周娟娟柔媚的眼波白了他一眼,就转回头去。

 年轻人这下没再迟疑,一把起周娟娟的西装裙,紧紧地贴上她洁白如雪的美,拉开子的拉链,硬得快要爆炸的就跳了出来,紧紧地顶住那深邃的沟。

 嗯…好硬…火热‮硬坚‬的紧紧地顶住自己柔软腻滑的,周娟娟情不自出了更多的水,能感到一条小虫缓缓地顺着‮腿大‬内侧爬下去…

 笨拙的手指再次开她的小内,‮硬坚‬的就试图进入她的‮体身‬。可是这男孩子好笨…撞了半天,都没能入她娇的花瓣间。

 傻孩子…真可怜,没跟女人做过爱吧?周娟娟也有些按捺不住酥,但是没有回头,而是向后伸出柔的小手,握住那条火热的对准了自己的花瓣。

 似乎呆住了,肯定是没想到这个美丽的女人会主动引导他。但是头顶着那两篇若有若无的柔花瓣,丝丝缕缕的水已经把整个头都打了。

 受不了了…不管了…死就死吧…用力一,周娟娟就感到紧窄空虚的道内入了一条火热充实的东西,突如其来的足感使得她轻轻地哼了半声“嗯!…”几个人转过头来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周娟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是媚不堪,赶紧用力咬住小嘴,道内的则开始缓缓地起来。

 好舒服…今天虽然高了四次,但是爱永远也不嫌多…一双大手紧紧地抓住了她柔滑的雪,周娟娟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拉环,开始向后微微撅起股,方便那条的侵入。

 随着公车的晃用力地着,好刺…好舒服…周娟娟粉脸通红,美目微闭,不由自主地张着小嘴,吐出一团团甜蜜的气息。面前一个年轻人正在奇怪地看着她,马上就发现了她在做什么,也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她前,试探着捏起她柔软的房。

 哎呀,真难堪…道内的快使得周娟娟轻轻地呻着,但是不敢出声,只好低下头,任由散的长发遮住自己的俏脸,不管了…反正几乎每天都要在公车上被人一次…

 身后的年轻人动作很笨拙,很明显是第一次真正做,动作生疏而不规律,仅仅过了四站,就痉挛着在周娟娟体内出了滚烫的

 哎呀…怎么这么多…从体内了出去,周娟娟感到道内的随着自己的水缓缓出,将‮腿大‬内侧的黑丝袜打了一大片。

 真是的…我还没高…不过在公车上高就太丢人了。周娟娟咬了咬樱,站直了‮子身‬,面前的年轻人也赶紧收回了手。

 傻孩子…周娟娟对着他微笑了一下,年轻人顿时看得呆了。

 看着呆呆的年轻人,周娟娟微笑着在心里道了个歉:对不起哦小弟弟,今天姐姐不能让你进来了,姐姐要下车了哦。

 下了车,周娟娟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长发,只是丝袜上的水和暂时处理不了。每天都这么夹着回家…幸好在内侧,夹紧腿就没什么事了。

 周娟娟又去买了菜,回到家的时候小儿子周亦正已经回来了,看到她,上前来笑道:“妈,下班了。”

 “嗯…你哥呢?”

 “没回来。累吗?”

 “还好。”

 “今天陪几个男的做了爱呀?”

 “小正!怎么问妈这个。”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个小儿子在一个物理研究所做研究工作,却一直娶不到老婆,只能用充气娃娃…她知道小正一直想和自己做

 “唉…妈每天都陪那么多别的男人做,就是不陪我做。”周亦正苦着张脸。

 “小正,妈希望你有出息点,凭自己的本事找个老婆,别像你哥那样,只能娶自己的妈。”

 “我也想啊!真是的,妈,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社会。”

 “唉…行了,妈去做饭吧。”周娟娟先回到卧室,先掉西装套裙和被脏的丝袜,然后换上一套睡衣,走到厨房,开始做饭。周亦正正在客厅看电视,等最后一个菜烧好的时候,听见周亦正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怎么啦小正?”周娟娟吓了一大跳,赶紧跑到客厅问道。

 “妈的,统计局是吃屎的吗?真没长进!你看看,多少年了还是百分之八十五点七三!”周亦正愤愤地指着电视,怒道。

 周娟娟这才看到电视上正在播放新闻,一个美感的女主播一边去身上仅剩的罩,一边做出‮逗挑‬的姿势,但是嘴里却平和地念着新闻稿:“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目前我国适龄男结婚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五点七三,证明我国的婚育政策行之有效…”

 “这不是扯吗!”周亦正一把抓住妈妈的肩膀:“娶不到老婆的百分之八十五点七三还差不多!什么狗屎统计局,就会坑我们老百姓!”

 “哎,小正!”周娟娟不地嗔道,回手臂:“别管那么多,反正没人信…准备吃饭吧。”

 “不等姐夫了?”

 “真是的,你怎么又叫他姐夫?”

 “不叫姐夫叫什么,他娶了你我就要叫他爸不成?反正我爸也是你爸,我叫你姐也行吧?”

 “真拿你没办法…你叫他哥就行了啊!”周娟娟嘟哝着走向厨房,将饭菜端到餐桌上,‮子母‬两人就开始吃起饭来。

 “妈,我说,你既然能嫁给哥,也能嫁给我。我们结婚好不好。”

 “小正,你再去试试能不能找到别的女人结婚嘛。实在不行妈再嫁给你。对了,明天XX公园有个相亲会,你去看看?有五十个女嘉宾呢!”周娟娟苦笑着看向儿子。

 “行吧…反正没什么希望。五十个女的万把个男的,我又不是官二代富二代。”周亦正心不在焉地扒着饭,道。

 “去试试吧,你长得帅嘛。”

 “行吧,再试最后一次,不行我就娶你吧。”

 “行吧…真是的,你们两个没出息的,都找不到别的女人,只有娶自己妈的本事。”周娟娟叹息了一声。

 “好啦,妈,谁叫你那么漂亮…反正我不管了,我想着跟你做都想了多少年了…”

 “行了行了,懒得跟你说。”周娟娟吃完饭,开始收拾碗筷。

 刚吃过饭,周娟娟的大儿子周亦方就回家了,风风火火地一进家门,就冲到周娟娟门口一把把她抱起来:“妈,吃过了?”

 “吃过了…你干什么?小正在这里。”

 “我不在,我已经死了。”周亦正哭丧着脸,没有看他们。

 “弟弟怕什么。妈,我们快点回房去,今天多做几次爱。我明天要出外地,追踪报道充气娃娃下乡活动。”周亦方是电视台的摄像师,经常会出去做新闻节目。

 “哦。要多久?”周娟娟听周亦方这么说,没有再抗拒,任由他起睡衣,捏着自己丰房。

 “不知道…少则一星期多则一个月吧。妈…你子真大…”周亦方用力地捏住周娟娟的房,嘴巴也含上了一颗嫣红娇头。

 “哎呀!别在外面,小正看见了…”周娟娟不好意思地看了正在看电视的周亦正一眼。

 “小正嘛…怕什么。到时候你也嫁给他,我们兄弟两一起跟你做…哎呀,妈,你今天水怎么这么多。”周亦方的一只手已经探向周娟娟的户,拨起来。

 “嗯…好…小方…刚、刚才在公共汽车上一个、一个了妈一会就了,妈还没舒服…”

 “好啦好啦…那我就来孝敬妈吧…妈今天想我哪里?”周一放一把抱起周娟娟,走向卧室。

 “先、先后面吧…今天只有一个人玩了妈后面,现在的。”

 “小正…”周亦方笑着回头看了弟弟一眼,周亦正不耐烦地叫道:“知道拉知道啦,我死到外面去。”说着站起身来,走出大门“砰”地带上了门。

 ‮子母‬两个绕着滚到上,周亦方三下两下扯去自己和周娟娟的衣服,伸手到他妈妈的道内搅动了一会,就把手的水涂到那娇的‮花菊‬上。

 “嗯…”周娟娟颤栗着抱紧了儿子,周亦方慢慢地将一手指伸进她紧窄的直肠,一边笑道:“妈,你就嫁给小正吧?我早就想和弟弟一起,一前一后你了呢。”

 “嗯…嗯…再让他试着找找别的女人吧…不然别人要笑话我们的…兄弟两个都娶自己的妈…”周娟娟紧紧地用洁白修长的腿夹住儿子的

 “管他呢…反正妈要嫁三个老公…嫁别人不如嫁小正。”周正方笑着握住‮硬坚‬的,对着妈妈娇的‮花菊‬缓缓地了进去。

 “啊…好…”周娟娟地呻起来。

 “好紧啊妈…跟你做越来越舒服了。”周亦方息着动起来。大的在周娟娟的水润滑下很容易地在那紧窄火热的直肠内滑动起来。

 “小方…用力点…快点…别怕,妈今天被人得很,直接来猛的就行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周正方笑着加快了速度,在周娟娟的‮花菊‬内发出了唧唧的水声,周娟娟紧紧地抓住单,咬着的樱,水汪汪的媚眼里淌着意,粉的脸蛋上却带着又痛苦又愉的表情,从鼻子深处发出了娇柔的呻

 “嗯、嗯…”周亦正的动作越来越快,后庭传来的火热充实的快很快使得本来在公车上就被情泛滥的周娟娟到了高,紧紧地绷紧了‮子身‬,紧闭的小内突然涌出了一股洁白的

 “啊…小、小方…妈了…”周娟娟发出如泣如诉的叫喊,痉挛着出了大量的,将单打了一大片。

 周正方也暂时停止了动作,紧紧地抱住妈妈火热柔软的体,息了一会,笑道:“妈,你今天这么快就了。要是你这么上班,非得被死不可。”

 “没事…他们不行…还是小方厉害…”周娟娟睁开媚眼,眼波如水地看着心爱的儿子。

 “妈妈嘴真甜…好啦,既然妈妈舒服了,该我啦。”周正方笑着从周娟娟的‮花菊‬内拔出大的,对准了滑不堪的花瓣。

 “嗯…妈让你舒服…”周娟娟媚笑着合儿子入自己的道,不同的快又一次包围了她,不过这次得让儿子舒服…周娟娟一半是发自心底,一半是带着技巧地叫起来:“啊、老公…小好涨…”‮大硕‬的头刮蹭着娇润的,触电般酥麻的感觉使得周娟娟又开始紧紧地抓住单,粉白皙的俏脸绯红如火,微微张开小嘴,可爱的小舌头着红润的,娇声呼喊着:“好涨…小好舒服…老公…娟娟好舒服…啊、啊…老公…用力…用力娟娟的小…顶娟娟的‮心花‬…啊…娟、娟娟的、‮心花‬好麻,好酸…”周娟娟毕竟是专业的服务员,甜得发腻的叫声很快就使得周正方疯狂起来,息道:“妈…你真死你…”

 “死娟娟…妈妈…”周娟娟一边叫,一边开始烈地摇摆着臻首,黑亮的长发像波一样在枕畔翻飞,一边有规律地根据儿子的节奏收缩着道,在这样的刺下周正方发狂地动着,很快就在周娟娟的道深处出了火热的

 “啊、啊…老公…死娟娟了…好多…”

 “妈妈…好老婆,你怎么这么啊。”

 “现在一个女人要对付几十个男人…不怎么行。小方,你到妈子里啦。”

 “嗯…反正我也是从那出来的。”周正方还在息着。

 “都装了…你看,出来了。”周娟娟笑着握住儿子的退出自己的‮体身‬,一大股浊白的就随着从两片粉红色的花瓣中缓缓出。

 “哎呀…真浪费。”周正方笑着用一只手指沾上一点,送到周娟娟嘴边。

 “真香。”周娟娟笑着干净指尖上的,媚眼如丝地看着儿子。

 “妈…你的样子怎么这么,我又想你了。”看着美感的妈妈透的体和的表情,周正方很快又硬了起来。

 “反正妈妈是你的老婆…你想呗…”周娟娟轻声笑道。

 “那当然…我来咯!”周正方握住再次起的,对准妈妈还在淌着的小“滋”地了进去,周娟娟伸直修长的粉颈,又一次吐出媚‮魂销‬的呻。  m.VKeXs.Com
上章 平凡的一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