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凡的一周 下章
平凡的一周星期三
 天刚亮,周娟娟就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昨天被‮躏蹂‬过度的‮体身‬已经恢复了,房上的青紫和部的红肿一点也看不见了。

 真有效…中科院的那些家伙除了吹牛,研究这种产品还是不错的。周娟娟微笑起来,走到卫生间洗漱。镜子里映照着她媚光四的‮体身‬,连自己也不由得有些心动起来。

 周亦正不知道晚上几点回来的,还在睡,周娟娟也没叫他,做好了早餐为他留了一份,就出门上班了。

 今天出来得早,早高峰还没到,所以在车上没受到太过分的‮逗挑‬。公司里还静悄悄的,周娟娟微笑着走进自己的服务室。打开电脑,开始研究起员工们的喜好来。

 过了一会,就听到门被敲响了。周娟娟柔声道:“请进。”赵经理笑着走了进来,站在门口微笑道:“娟娟,怎么这么早?昨天辛苦了一天,我还准备你们迟到了也不记的呢。”

 “昨天回去就睡了,今天起得早。”周娟娟微笑着站起身来。

 “‮子身‬没事吧?”

 “没事。那个护理真有效。”

 “嗯。那我不…对了,你…现在能不能给我服务一次?”

 “当然可以啊。赵经理怎么这么早就想要啊?”周娟娟有些奇怪。

 “我等会就要出差,去追踪我们的产品下乡后的反馈报告,说不定得个把月才能回来。现在还不是工作时间,麻烦你了。”

 “哪里…赵经理照顾我那么多。那我们开始吧?赵经理还是要把我绑起来吗?”

 “不用,今天不用。去我办公室吧,我时间紧,想你给我服务的时候还能处理点事情…给,这是服务卡。”周娟娟知道赵经理是个很律己的人,从来不会利用职权占小便宜,所以笑着接过服务卡:“那好,赵经理先回去吧,我灌好肠就过去。”

 “好。”赵经理轻轻地掩上门,离开了周娟娟的服务室。

 周娟娟走进小卫生间里,拿起灌肠工具给自己仔细地清洗好门和直肠。虽然赵经理不喜欢走后门,不过做好准备是她的职责。然后穿好衣服,敲响了赵经理的门。

 “请进。”周娟娟推开门,赵经理正在打电话:“对对对,十点整的飞机,你十一点半就要接…安排好,下午我就要去XX县我们的试点。”周娟娟抿着小嘴,娇笑着走到赵经理身边,蹲‮身下‬子钻到他宽大的办公桌底下,就轻手轻脚地解开他的带。缓缓地褪下他的子,出半硬半软的,张开樱轻轻地含了起来。

 “唔…没事没事,就这么安排…好,一会见。”赵经理放下电话,已经在周娟娟温暖润的小嘴里硬硬的立起来。

 朝阳已经透过玻璃幕墙照进了明亮的办公室,看着宽大的办公桌下跪在自己间努力地嘟着小嘴服务着自己的的周娟娟,赵经理不由得脸热汗起来。

 被周娟娟灵活的小舌头不停地卷着,这时电话响了。

 周娟娟稍微放慢了一点节奏,听见赵经理拿起电话:“是我。对,九点钟送我去机场…一共三个人…好。”再次放下电话,赵经理笑道:“娟娟,起来吧,我时间不多,直接到我身上来。”周娟娟吐出:“还是前面吗?”

 “嗯,我不喜欢‮花菊‬。”周娟娟媚笑着钻出办公桌,张开两条浑圆粉白的‮腿大‬跨坐在赵经理身上,起裙子,伸出一只小手掰开两片已经开始润的花瓣,对着赵经理起的缓缓坐了下去。

 赵经理伸手托着她肥美的丰,周娟娟就抓着赵经理的肩,开始缓缓套动起来。赵经理笑道:“今天没穿内就来上班啦?”

 “穿了啊,刚才灌肠的时候了。”周娟娟低垂着头,乌黑的长发垂到赵经理面前,轻轻地息着。

 “丝袜也没穿。”

 “嗯…每天都换个形象才好。赵经理要捏我的子吗?”

 “当然。”赵经理微笑着将手伸到周娟娟前,解开她的扣子。

 今天周娟娟的小西装内是一件吊带的‮衣内‬,被丰高耸的双紧紧地顶了起来。赵经理将吊带‮衣内‬推上去,出粉红色的无带罩,紧紧地裹着那对白‮大硕‬的房,随着周娟娟‮身下‬套的节奏不停地颤动着。

 “娟娟啊,你的这对子可真是人间极品。”赵经理的呼吸也重起来,伸手到周娟娟背后去摸索着想要解开罩。

 “从前面开…”周娟娟轻轻咬着,低垂着的一双柔媚的眼睛温柔地看着赵经理。

 “哦。”赵经理微笑着收回手,伸到周娟娟的两个罩杯中间,轻轻地解开了罩,一对大球顿时挣脱束缚,几乎弹到赵经理脸上。

 “真大…好白…太软了。”赵经理伸手‮摸抚‬着柔腻的,张开嘴含住了一颗头,开始起来。

 周娟娟抿着嘴没有说话,外面办公室渐渐传来其他员工上班的声音,赵经理笑道:“你下来吧,我来。”周娟娟慢慢地直起‮体身‬,淋淋的小缓缓吐出赵经理的,一股粘腻的水就顺着柔的‮腿大‬内侧缓缓地了下来。等周娟娟在面前站好,赵经理也站起身来,对着自己的大转椅努了努嘴:“你躺着吧。”周娟娟微笑着坐到赵经理的办公椅上,向后仰去,靠着椅背,骄傲地起那对坚的丰,两条白得炫目的‮腿大‬就尽量张开,架到椅子扶手上,出水淋淋的美

 鲜的两片上还沾着一片闪亮的水,在散进办公室的阳光中散发着晶莹媚的光泽,乌黑柔顺的也被水沾了,紧紧地贴在粉白的上。

 赵经理伸出双手,两只食指轻轻地翻开周娟娟的,又一股水马上就涌了出来。赵经理笑道:“娟娟,你的水真多。”

 “水多你们着才舒服嘛…”周娟娟脸羞涩却又夹着的表情,这种表情才是最惑男人的。所以赵经理也忍不住了,大的对准周娟娟娇的美,吱地了进去。

 “嗯…”周娟娟用力向上仰起粉脸,雪白的脖子上泛起一阵红。赵经理俯身到她身上,一边啃着那修长的玉颈,双手则抓住周娟娟秀美的脚踝,用力向上推去。

 纤细修长的小腿被推倒椅背上,膝盖则顶着那对浑圆的球。赵经理全身都俯在周娟娟的腿上,拼命地着那向上凸起的肥户。

 “啊…啊…”这样的姿势使得周娟娟完全只能被动地承受,道内汁飞溅,随着赵经理的一股一股地涌了出来。

 “娟、娟娟、你真紧…”赵经理疯狂地动着部,头每一下都重重地捣在周娟娟柔的‮心花‬上。

 “赵经理…用力…烂娟娟的吧…娟娟的了…求求赵经理把它戳烂…戳死…娟娟是赵经理的‮狗母‬…活着就是、为了被、赵经理死的…啊…死了…”周娟娟知道赵经理有待倾向,所以采取了更加的叫方式,但是还是抵挡不住赵经理疯狂的攻击,先到了高

 温暖的不停地从周娟娟子内奔涌而出,一股股冲刷着赵经理的头。

 赵经理也快要爆发了,动作幅度更大了起来,喊道:“死你,货,叫你…”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赵经理只好不情不愿地停下动作,但是还保持着和周娟娟做的状态,道:“进来!”

 “赵经…呃…”推开门的是黄大明,看到赵经理和周娟娟不堪的样子,不由得不好意思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周娟娟还沉浸在高后的余韵中,没有精力去理睬他,而是张着因为高而充血显得格外娇的樱,还在轻轻地息着:“嗯…死了…”赵经理则笑道:“小黄啊,什么事?”

 “呃,孙工叫我来拿份资料,就是我们最新设计的那款产品的综合数据,送给广告部…”黄大明脸通红,低着头看着地面。

 “我已经准备好了,那叠资料最上面那份就是,你拿去吧。”赵经理笑道,又开始缓缓地动起来。

 周娟娟又开始发出‮魂销‬蚀骨的呻声,黄大明不敢看他们,快步走过来一把抓住文件,赶紧离开了办公室。赵经理笑道:“年轻人还害臊的。”周娟娟息着:“啊、是、是啊…前天他还是‮男处‬…”

 “哦?”

 “他前天来找我服务,说没做过…”

 “我记得是我叫他去你这张的…得你舒服不?”赵经理又开始加快速度。

 “不、不行…第一次,很快…还是赵经理得‮狗母‬舒服…”周娟娟又开始叫起来。

 “好,那我死你算了。”赵经理已经接近了爆发点。

 “死小货…啊…”赵经理拼命动了几下,终于深深地进周娟娟道深处,顶着她柔的‮心花‬出了。无力地放下周娟娟的‮腿双‬,才发现那双白皙的脚踝已经被捏出了几条红红的指印。

 “娟娟…对不起啊,捏疼了吧。”赵经理趴在她汗淋淋的身上,息道。

 “没事,不疼…”

 “真不好意思,还没到工作时间就叫你来。”

 “真的没关系啊。赵经理不也是没到工作时间就来工作了吗。”周娟娟微笑着站起身来,开始穿衣服。

 “嗯,多谢。”赵经理也穿好衣服,周娟娟缓步走到办公室门口,回头温柔一笑:“那我回去了哦。”

 “好,辛苦了。”赵经理坐到办公椅上,休息了一会,又开始了紧张繁忙的工作。

 那边黄大明则拿着文件来到了楼上的广告部,一直在想着刚才看到的那幕的场景。直到广告部的前台问道:“你好,找谁?”

 “我给马经理送份资料。”黄大明一惊,赶紧道。

 “马经理在二十九楼摄影室。”接待员笑道。黄大明赶紧道:“好,那我上去,谢谢。”设计部只有一层,但是广告部足足从二十到二十九占了十层。每个公司都是这样…这年头,所有的东西都是百分之十的产品,百分之九十的广告…黄大明走进电梯,有些好笑起来。

 第二十九层整整一层都是广告部拍摄广告影片和广告图片的地方,算是一个小小的摄影棚。黄大明刚走进去,就惊呆了:那不是着名影星范霜霜吗?

 范霜霜身着便装,被好几个人簇拥着,看起来比电视或者电影上更加美动人。一个中年人一边鼓掌一边笑道:“范‮姐小‬成为本公司最新款充气娃娃的形象代言人!”围观的人群响起掌声,黄大明有些吃惊,范霜霜是他的偶像,没想到在这里见到真人了!

 范霜霜微笑着:“多谢贵公司,我一定尽力而为。马经理,今天是为贵公司拍摄一部广告短片对吗?那我们不必客套,开始吧。”那个中年人赶紧道:“对,范‮姐小‬真是敬业,那么我们开始吧!化妆组!”

 “我有自己的化妆师。”范霜霜笑道,身后一位留着长发的年轻人就上前一步,打开手中的化妆包。

 “呃…这个,范‮姐小‬,这个广告要体现敝公司的一些理念和产品特色,不知道…”

 “没关系,我看过你们的材料,知道你们要突出这款产品的口号:‮实真‬的。你先看我的化妆师化,不行的话再让贵公司的师傅做指导,行吗?”

 “嗯…那好吧。”

 “放心吧马经理,我虽然以演正规电影为主,但是每年也完成了广电总局规定的一部‮片A‬。最新的《金陵十四钗》看过吧?呵呵…就是这位化妆师全程帮我化妆的。”黄大明知道广电总局规定每位女演员每年最少要拍摄一部‮片A‬,《金陵十四钗》就是范霜霜的最新作品,描写了很久以前的一场战争中十四个女为了保护市民,前往敌营当奴隶,最后全部被活活死,但是也使得不少敌人尽人亡的故事。范霜霜就是那部片的主演,她非凡的演技得到了足够的发挥,将女主角的女式的与面对敌人的大义完美的结合了起来,虽然故事很靡,但是却让黄大明不下去,绝对可是算是‮片A‬中的名着。

 化妆师熟练地帮范霜霜化好妆,范霜霜微笑着去了简单的衣服,出了完美的体。围观的员工顿时全部都眼睛直了,连马经理都在不停地着口水。

 那位长发的化妆师淡定地在范霜霜两颗红润的头上涂上了一层粉红色的香油,顿时显得晶莹剔透。然后范霜霜大方地张开两条完美的长腿,出了娇户。化妆师换上另一瓶叫不出名字的化妆,细心地涂在那两瓣粉红色的上。

 “好了,马经理觉得怎么样?”范霜霜保持着张开‮腿双‬的姿势,转向马经理微笑道。

 “嗯?呃…很好!摄制组!”马经理一呆,赶紧道。

 黄大明也呆呆地忘了自己是来送资料的,像个傻瓜一样看着一群人扛着长短炮,对准了自己的偶像。

 “钱导演,开始吧。”马经理道:“范‮姐小‬,文案都记住了吧?”

 “当然,这么短的文案,和我拍的戏里的台词比根本没什么难度。”范霜霜微笑道。

 “OK,第一个镜头!”一个光头走上前,指挥道:“准备!”顿时整个摄影室都安静下来,范霜霜调整了一下神色,对着镜头摆出了一个的表情,钱导演高举的手臂向下一挥:“开始!”

 “大家喜欢我的‮体身‬吗?大家想要和我做吗?”范霜霜对着镜头,妩媚得如同三月的桃花,声音就像是着新鲜的蜂,让人不由自主地陶醉起来。

 “想不想捏我的子?”一双纤细白皙的玉手开始轻轻地起自己的双

 “想不想用大进我的小?”一只手伸向美丽的户,对着镜头尽力张开‮腿大‬,一只手指已经没入两片花瓣中间。

 “可惜我只有一副‮体身‬,足不了所有的人…”范霜霜娇媚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一副可怜无奈的表情。

 “幸好,如今有了”火“牌充气娃娃!它是百分之百按照我的‮体身‬数据制造的!”表情又是一变,变成了欣喜快乐的样子。

 “拥有了它,就是拥有了我。”

 “每一寸肌肤,每一发丝,每一个表情,每一声呻,都跟我本人一模一样。”

 “就连高时的反应,都和我完全一样。不要迟疑,买下它吧,拥有它吧,它吧…”范霜霜突然举起一只手,喊道:“CUT!”

 “怎么了?”马经理和钱导演同时喊道。

 “我突然发现你们的文案有问题。”范霜霜思索道。

 “啊?”

 “”“字是感词,不能出现在大众媒体上。”范霜霜微笑道。

 马经理看了钱导演一眼,想了想,喊道:“文案组!”一个拿着一大叠文件的年轻人赶紧走到他身边,陪着笑:“哎,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失误…”

 “干什么吃的?用感词写文案?”马经理冷冷地看着他。

 “哎哎,真惭愧,可是现在感词太多了,三个字就有一个感词,文案很难写的。”

 “算了,文化部除了设感词和屏蔽,就没干过别的。再去想吧。”马经理知道这是实情,就没有为难年轻人。

 “呵呵…”范霜霜掩着小嘴娇笑起来,又把众人看得呆了:“虽然”“是感词,但是你们可以用其他词代替,比如”草“

 ”

 ”戳“等等,都可以哦。意思基本上一样,但是这些词不会被屏蔽。”马经理和文案组的年轻人低声商量了一会,最后笑道:“嗯,多谢范‮姐小‬,我们决定改成”干“字。”

 “好,重新来吧。”文案改好以后,第一个镜头一次就过了。现在拍摄第二个镜头。

 “现在请大家辨认,哪位是范‮姐小‬,哪位是充气娃娃?”一位帅气的二男演员站在镜头中间,左边和右边则站着两位‮女美‬。就连现场的黄大明都有些糊涂起来,真的很难分辨。

 “大家看这两对房,一样的柔软,一样的完美。”男演员双手开始轻轻地捏起左右两对高耸坚的玉,看样子,手感真的没什么区别。

 “大家看着两对美,一样的紧致,一样的弹。”双手已经滑到两片雪白的上。黄大明越发糊涂了,那位才是范‮姐小‬呢?

 “就连这两只美,也是一样的紧窄,一样的火热,一样可以在你的‮逗挑‬之下出爱。”男演员的手指开始同时拨着两对花瓣,很快扬起手来,手指尖都带上了一片清亮的水光。

 “这就是”火“牌充气娃娃的最新功能:润滑!它可以探测到你的‮逗挑‬,并且从以纳米分子材料制造的道壁分泌出润滑,更加增进使用者的快!”

 “现在,我们就来对比这款充气娃娃和范‮姐小‬本人的高反应吧!”男演员微笑着结束了第二个镜头,这时一直一动不动地承受着他的‮逗挑‬的范霜霜微笑起来:“现在要拍做镜头了对吧。谁和我演对手戏?”

 “我们公司的男模…”马经理有些不甘心地招了招手,两位高大帅气的年轻人走上前来,去了衣服,出了健美的‮体身‬。

 两位男模走上前去,将范霜霜和那款充气娃娃都摆好仰躺的姿势,分开腿,钱导演又开始了拍摄。

 “大家注意观察,这款充气娃娃在做的时候和范‮姐小‬的表情变化几乎一模一样。”二男演员微笑着站在两对纠着的‮体身‬中间,解说道。的确,一样的娇媚,一样的,蹙眉咬嘴,星眸半闭…那样子让人根本分辨不出那个是范霜霜,那个是充气娃娃。

 “这款充气娃娃使用了IN-MD公司专门开发的表情控制片,可以模仿范‮姐小‬的所有表情,并且可以控制真的声音…都是事先录好的范‮姐小‬的叫声。”

 “啊、啊、啊、好…好舒服…好舒服…”果然,范霜霜和充气娃娃同时发出了一模一样的娇媚入骨的呻

 “我们的专业团队长时间地研究了范‮姐小‬做时的表情和叫习惯,就是为了给各位消费者带来真正和范‮姐小‬做的体验。”

 “并且,我们研究了范‮姐小‬最喜欢的姿势,只要你稍微动作,感应器就能将你的意图发送到主控片,控制这款充气娃娃变换成你想要的姿势。请看。”两位男模同时伸出手去,轻轻地将身下的‮腿双‬向上推去,果然,两双雪白的纤手就抱住膝弯拉到自己怀里,用力地向上户。

 “范霜霜‮姐小‬的第一次高,平均会在八分十二秒时到达,所以,我们暂时将这款充气娃娃设置成八分十二秒时高。作为消费者的你,则可以自由设定这个时间。”

 “现在我们来观察她们的高反应。”于是,第三个镜头也结束了,但是摄像机还开着,随时准备捕捉高的镜头。

 很快,在八分钟左右的时候,一具女体就开始搐起来:“啊…啊…啊…好…高、高了…啊…”媚入骨地高声呻着,紧接着,另一具女体也发出了一样的呻

 这时两位男模同时站起身来,离开了镜头,镜头前只剩下两具雪白靡的‮体身‬,在绷得紧紧地呻着:“啊、啊…”表情是一样的动人,脸上是一样的红,都是伸出一只手指到小嘴里紧紧地咬着,平滑柔润的‮腹小‬一样的收缩着,雪白的美腿一样的痉挛着,就连两副美里也一样缓缓出白色的体。

 “大家看,谁能分辨哪位是范‮姐小‬,那位是充气娃娃?就连范‮姐小‬高的时候,的速率和方式,以及量,都一模一样!”现在是第五个镜头了。高后的范霜霜媚笑着对镜头柔声道:“还迟疑什么呢?干它,就是干我。让它高,就是让我高。现在新品上市,促销期间每买一份,就可以免费获得我在十部影视作品中的服装,涵盖了护士服,警服,空姐服,白领装…想强穿着警服的我吗?想我穿着高贵的宫装为您口吗?各种制服惑,心动不如行动!拥有”火“,拥有幸福!”黄大明有些糊里糊涂地看着这一切,原来电视上看到的各种无比的广告就是这么拍出来的啊。这时拍摄已经结束,马经理笑道:“范‮姐小‬辛苦了!请休息一会,等会我们拍一份平面宣传材料。”

 “好。谢谢关照。”范霜霜衣服也没穿,坐到一张椅子上,捧着一杯白开水慢慢地喝着。这是黄大明才想起来自己是来送资料的,赶紧走到马经理面前:“马经理,我是设计部的,孙工让我送资料给你。”

 “好。”马经理接过资料,翻阅起来。黄大明恋恋不舍地看了范霜霜一眼,道:“那我回去复命了。”

 “嗯,辛苦了。”这时另一位中年人走到马经理身边,说话的声音连正在离去的黄大明也听到了:“马经理,样片已经出来了,十五分钟,是不是太长了?”

 “不长不长。广电总局最近规定不能在电视节目中播广告,我们只好把广告拍长点,然后在里面播电视节目…你不用担心…”黄大明已经离开了摄影室,他们的讨论听不到了。站在电梯里,他还在呆呆地回想着范霜霜美的表现。

 又是繁忙的一天工作结束了,周娟娟和往常一样,疲惫地夹着小里的回到了小区门口。今天车上那个家伙真厉害,第五站路的时候就把她到高了…

 把到公共汽车上的确有些丢人…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地想着,刚进小区,就看见前面喧闹起来。

 “站住…”

 “再跑…”两个男人追着一个男人正在小区里奔跑,好像有些眼。前面跑的那个年轻男人表情非常慌张,跌跌撞撞地脚下突然一歪,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后面的两个男人马上扑上前来,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年轻人抱着头,哀嚎着:“哎呀…哎呀…”一个女人也追了出来,看着两个男人打了他几下,出言制止道:“哥,风风…行了,别打了…”已经有一群人开始围观,打人的两个中有一个还不解气,重重地又扇了那个挨打的年轻人一耳光,顿时嘴角就出血来。年轻女人赶紧冲上前来抱住他:“我说了别打了!干嘛?哥,虽然你们都娶了我,但他也是我们亲弟弟,下那么重的手!”

 “哎…小月…我这不是为你嘛…是你叫我和阿风给他点苦头吃吃嘛…”那个男人讪笑着。

 “真是的…干嘛打人?”

 “打这么重…”

 “这小伙子打晕了吧?”

 “要不要报警?”围观的人群喧嚷起来,打人的两个有一个按捺不住了,对着围观群众沉声道:“大伙评评理,这个畜生。大家有些人知道,我和他们兄弟两都和他姐结婚了,昨天他姐去院,完成国家规定的每年一个月的卖任务,晚上回来有些扛不住了,这畜生还拉着他姐要做。他姐不愿意,要睡觉,他就把他姐推到下,头都摔肿。大伙说说,就算不是他姐,老婆在外面卖不容易,你做老公的不说帮她端茶倒水,‮摩按‬梳洗,还欺负她,该不该打?”

 “哦…”

 “真过分…”

 “该打。”

 “老子是娶不到老婆,要是娶到了,还不供在手心里,还敢把她头打肿?”

 “禽兽…”围观人群听到实情,纷纷指责起挨打的年轻人来。

 “算了,我弟弟不懂事,年纪轻,刚和我结婚,老想要。以后知道就行了,明白没?”年轻女人搂着挨打的男人,心疼地看着他被打肿的脸。年轻男人靠在既是姐姐也是老婆的女人怀里,慢慢地点点头:“知、知道了,姐,对不起…哥,风哥,下次我知道了。”

 “嗯…回去吧。”那个最后打他耳光的男人伸出手,牵起了他们:“你是我弟,又一起和你姐结婚…要不是你这次太过分,你想想你活了二十多岁,哥打过你没?”

 “行了…我和你哥都知道你年轻,每天都想。不过你姐这个月很辛苦,等你姐这个月过了,专门陪你一个人三天,行不行?”另一个也笑道。

 “我知道了,不用了。谢谢哥,谢谢风哥。姐,我们回去吧。”挨打的年轻人站起来,一家四口人慢慢地走远了。周娟娟微笑着走向自己的家,想着小方刚和自己结婚时也是这样,每天都要做…不过小方会疼人,自己去完成卖任务的时候,总是前前后后地照顾自己…那个月都是自己心疼儿子,才帮他口了几次,不然他一个月都不会碰自己的。

 想着可爱的儿子,周娟娟回到了家里。小儿子周亦正已经在家了,正在看电视,见到周娟娟回家,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妈。”

 “小正回来了啊。昨天晚上怎么样?”周娟娟看到儿子的神情,已经明白了昨晚没什么希望。

 “…”周亦正摇了‮头摇‬,没说话。

 “又不行啊…”周娟娟也有些担忧地看着儿子。儿子其实长得很帅,可就是找不到女人。

 “妈,你就嫁给我好不好?是我妈又怎么样…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不管是妈还是女儿,娶到老婆就是成功男士…我们同事都知道我妈又漂亮又感,就是不肯嫁给我…他们都以为我有问题!”

 “不会吧?”周娟娟有些吃惊。

 “真的啊!”周亦正站起身来,看着周娟娟:“现在这个社会,娶到老婆就能证明自己是个有能力的男人,工作也会顺利点!尤其是我们搞研究的,我们导师也知道你很漂亮却不肯嫁给我,现在都很歧视我!”

 “这…”

 “我不想再去参加那啥相亲会了,就连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都不一定会被看上的!妈,我就娶你算了,行不行?”唉,没办法了。周娟娟无奈地摇了‮头摇‬:“你就这样向我求婚?虽然我是你妈,也不能这么随便!”

 “啊…啊!哈哈,好,好,妈,我明天正式向你求婚!”周亦正大笑着一把抱起周娟娟,原地旋转起来,周娟娟不由得羞涩起来,毕竟是要结婚…不好意思地捶着儿子的肩膀:“放我下来!我还没答应!”

 “我知道妈答应了!”周亦正笑得合不拢嘴,但还是放下了周娟娟。周娟娟的目光避开他热烈的眼神落到电视上,突然看到了一则新闻,赶紧招呼周亦正:“看,这肯定是你哥拍的新闻。”

 “哦?”两个人开始并肩看着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着充气娃娃下乡专题报道,一位女主持人正在一丝‮挂不‬地拿着话筒,站在一个破落的小村村口,职业地微笑着:“充气娃娃下乡活动第一站,XX省XXX县XX乡XX村,我们随着镜头一起,来看看在这项先进政策照耀下的农民兄弟们。”女主播开始款款走向村中,萧条破落的村庄,泥巴路两边的土墙上还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标语:“‮基搞‬高尚,百合可

 “一多夫是使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

 “一人卖,全家光荣”

 “再穷不能穷院,再苦不能苦女”

 …

 很快,女主播就带领镜头来到一家校园门口。笑道:“我们来看看这家的情况。”一条狗狂叫起来,女主播忸怩作态的对着院子里喊道:“有人在吗?”一位中年男人走到院门口,女主播笑道:“大哥你好,我们是CC‮VA‬。充气娃娃下乡政策给您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中年男人面貌憨厚,表情淳朴,死死地盯着女主播雪白的酥了口口水,对着女主播戳过去的话筒干巴巴地念起了台词:“感谢,感谢国家,感谢‮府政‬…”

 “您有买到理想的充气娃娃吗?”女主播笑道。

 “嗯,现在的充气娃娃下乡活动真是体贴老百姓,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便宜实惠的充气娃娃。我也买到了两个充气娃娃,有效地解决了…”中年男继续机械的背着台词,周亦正烦了:“哥他们这些做新闻的就会搞这种形式主义,真没看头…”

 “行了,我去做饭了。”周娟娟觉得也是,笑着走向了厨房。  M.vkExS.cOM
上章 平凡的一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