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凡的一周 下章
平凡的一周星期五
 一周的工作又快结束了,上午一到公司,周娟娟就敲响了经理办公室的门。

 “请进。”这是程序组的梁总工程师,暂时代理赵经理的工作。

 周娟娟慢慢推开门,梁工看到她,赶紧从宽大的办公桌后站起来,微笑道:“周姐,什么事?”

 “那个…”想到又要嫁给自己的儿子,周娟娟不由得不好意思起来。这两个小子真没出息…肯定会被人笑的。

 “怎么啦?有什么困难吗?周姐是我们公司的重要员工,如果有困难的话请直说!”梁工豪地笑道。

 “不是…那个,我要结婚了。”周娟娟低着头,吐吐地说道。

 “哦?和谁?我们公司的吗?”

 “不是…是我小儿子。”周娟娟越发不好意思起来,脸也红了。

 “哦!喜事啊!恭喜恭喜!这么说,你现在两个老公都是你儿子?”梁工看起来很开心。

 “是…那两个小子没出息,在外面找不到老婆,见笑了。”

 “哪里哪里。我看他们是看不上外面的女人才对,周姐那么漂亮,谁愿意丢下周姐去找别的女人。”

 “哪里…都老了。”听着梁工的恭维,周娟娟开心了一点,抬起眼睛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却正对上灼热的目光。

 “成的女人更美丽嘛。我也是和我妈结婚的。”

 “哦?”周娟娟有些惊奇地看着梁工。

 “呵呵,是啊。不过…要等陈玉回来才能让你请假,行吗?”

 “嗯,我知道,不然小兰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周娟娟笑着点了点头。

 “周姐真是尽职。那么,我记下了。”

 “那我回去上班了。谢谢梁工,麻烦你了。”周娟娟微笑着对着梁工鞠了个躬,走出了办公室。梁工则对着她窈窕的背影地想道:“不如今天去让她服务一次?…”回到自己的服务室,周娟娟发现门口的槽上已经了服务卡。本来每周五就工作繁忙,加上她要结婚的消息肯定被梁工在设计部内部局域网发布了,所以很多人赶着想和她做一次爱,毕竟婚假的话国家规定最少一个月呢,本公司以人为本,还多加十天…全薪。

 “杜丰,三十岁。喜好:后入式、羞涩、…”周娟娟看了看排在第一位的信息,发出了请其前来接受服务的信息,繁忙的一天又开始了。

 足足足了十个人,已经离下班只有一个小时了,周娟娟也累得有些浑身酸软,子里也像被了…今天的那些家伙,包括以前喜欢口爆、颜的那些人,几乎全部都到她子里了…但是门口的卡槽里还有两张卡。周娟娟正在迟疑该不该叫最后一个去找小兰…她看到李小兰门口的卡槽已经空了。这时两个年轻人一起来到她身边:“周姐,没时间了,我们两个一起吧。”这种事公司没有明文反对,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普通员工一周只有两次机会,随便剥夺一次的话,肯定会对员工的工作积极造成严重打击。周娟娟只好笑道:“好,那你们一起进来吧。”进了服务室,周娟娟才想起来:“你们的爱好不一样,我怎么服务呢?”

 “没事,我随意。”高瘦的那个笑道。

 另一个比较黑壮的也笑道:“我也没什么特殊爱好,周姐随意表现就行。”

 “嗯…那就对不起你们了。”

 “哪里哪里!”两个人异口同声,周娟娟微笑着走到他们面前,想了想,跪了下来,仰起脸,将小手伸向他们的裆。

 很快两人的子的解了下来,出两条黑红的。周娟娟一手抓住一只,轻轻地套动起来,并且张开樱,将其中一条含进嘴里。

 “周…周姐…”被口的那个得浑身的汗直立,拼命的仰起头来。

 “听说你要去考公务员了?”另一个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摸抚‬着周娟娟的秀发,笑道。

 “啊…是啊…说不定周姐结婚回来我就不在了。”听到他这么说,周娟娟有些生气,吐出他的,含住问话的那个。

 这家伙还没注意到周娟娟神色有异,还在略带得意地笑着:“当了公务员,就可以每天都做了…虽说工资不高,不过福利还真是好啊。”

 “呵呵…”那个没再说话,闭起眼睛,捧着周娟娟的臻首,全副身心都沉浸在周娟娟高超的‮技口‬为他带来的快

 “行了,快下班了,我们开始吧。”先前那个笑着走到周娟娟身后,周娟娟厌恶地翘起雪白的美,一声也不出地任由他将滚烫的进自己‮体身‬。想到“公务员”这三个字,周娟娟连水都没了,道内有些干涩,那个不由得有些奇怪,笑道:“周姐累了?怎么没水。”

 “哼。”周娟娟冷冷地回了一句,继续认真地为眼前的男人口

 这下这家伙终于发现了周娟娟不高兴,赶紧停止动作,问道:“周姐…怎么啦?”周娟娟吐出嘴里的,没好气地抢白道:“好一小伙子,居然去当公务员?没出息。”

 “呃…周、周姐…我家里叫我去考…拗不过,我就随便考了下,肯定考不上的…”

 “考不上还去考?每年几十万人考几十个职位,你没路子不是白搭吗?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想着当公务员呢?”周娟娟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再次张开小嘴含住了面前的

 后面那个顿时没意思起来,从周娟娟的小,讪讪地笑道:“周姐…我真不是想去当公务员…我就随口说说的。”这次语气还比较真诚…周娟娟也不想再给他脸色,吐出微笑道:“行啦…姐也就随口说说…现在的公务员就没什么好东西。姐其实觉得你不错,不想你变成那样…”

 “知道啦…”

 “嗯…没事,姐刚才心情不好,人也有点累,没水…来摸摸姐的子就行了…”周娟娟媚笑着站直了‮子身‬,骄傲地起丰的酥,年轻人马上从背后伸出两只手,紧紧地握住那对高耸的豪,轻轻捏起来。

 面前的那个则搂着她柔润的香肩,在她脸上,脖子上啃起来。在这前后夹攻之下,周娟娟很快也情热如火,水横起来。

 “嗯…好…好啦…快下班了,你们来吧…一前一后?”

 “嗯!”两个男人异口同声,马上两只火热的就深深顶进周娟娟体内。

 “好老婆!咦,怎么啦?”周娟娟酸腿软地打开家门,周亦正上前来,马上发现她状态不好。

 “今天都知道我要结婚…搞了我一天…累了…”周娟娟软绵绵地倒在周亦正怀里。

 “呃,那快点休息!”毕竟‮子母‬连心,周亦正心疼地抱着周娟娟走向卧室。

 周娟娟无力地挣扎到:“没事,等等…你哥昨天说有点事…今天告诉我们,我给他打个电话。”

 “哦,那妈先坐会吧。”周亦正将周娟娟放到沙发上坐好,又跑去倒了杯热水送到周娟娟手边。周娟娟喝了一口,心里有些甜蜜:还是老公多好啊,就算出门了一个,还有一个会疼我…

 拨通了周亦方的‮机手‬,电话那头马上传来周亦方息着的声音:“哎…妈…嗯,我们做报道的时候出了点群体事件…没事没事…我受了点伤…哎呀,就伤了个脚趾。真的!现在在这个县城的医院…一星期就能好。你等会先看新闻…叫小正上PP,我传个‮频视‬给他,你们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不过别外传,看了就删掉…好,等我回来再说。”周亦正在旁边听到了,已经拿来了笔记本电脑,上了网。很快联系上周亦方:“哥。”

 “恭喜你啊小正,不过今天不多说了,我传个‮频视‬给你,你自己看。”

 “好吧。”周亦正开始接收‮频视‬:“这么大?”

 “是啊,专业摄像机拍的高清‮频视‬,当然大…两个小时呢,又没处理…行了,不说了。”接受这个‮频视‬得两个小时,周亦正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茶几上,坐到周娟娟身边,笑着伸手捏起她的香肩:“妈累坏了,我给你‮摩按‬吧。今天别做饭了,叫外卖吃?”

 “不想吃外卖…一会我来做,没什么事…‮劲使‬点…今天一个家伙把妈绑了一个多小时…又绑的紧…哎呀…没事没事…继续。”

 “看会电视吧。”周亦正腾出一只手,打开了电视,每天这个时候所有的频道都在放同一个节目。周亦正笑道:“领导人都很忙的内容已经完了…现在该放老百姓都很幸福了。”周娟娟不由得笑了起来:“贫嘴。”这时电视上开始播送一条新闻:“XX省XX县发生群体事件,目前已经得到平息,XXX对此发表重要讲话。”周娟娟一惊,和周亦正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紧张地直起身来…那是充气娃娃下乡活动的第一站,也是周亦方前去报道的第一站。

 镜头转到一个熟悉的领导人身上,正在拿着一份厚厚的讲话稿,抑扬顿挫地念着:“…充气娃娃下乡活动是‮府政‬为了解决广大农村人口需求的行动,体现了心怀农村,心系百姓的深厚情怀。我国是唯一一个推行此类活动的国家,体现了社会主义优越…”

 “无聊。”周亦正回过头来,轻轻地为周娟娟捶着背。周娟娟笑道:“别管那么多,先看完。”

 “…但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受到西方敌对势力的收买,煽动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恶意攻击的政策!在这里,我要正告所有妄图颠覆政权的反动分子: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哈哈…”‮子母‬两都笑了。讲话还在继续:“…‮民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毕竟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没有条件为每个男人安排一个女人,但是比起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刚刚还说我们不明真相,马上又说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看样子我们不是‮民人‬群众。哈哈!”周亦正挪揄道。周娟娟赶紧道:“小正,这话可只敢在家说。”

 “知道啦…没看到什么,等会看哥传来的‮频视‬吧。”这条新闻已经结束了,另一条新闻开始播放:“各地群众喜嫖价上涨,纷纷表示对生活影响不大…”周娟娟已经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周亦正心疼地轻轻拍着她的肩,没有再看电视。看了电脑一眼,‮频视‬已经传送了百分之十。

 网络的另一边,周亦方也躺在特级护理病房的病上看着电视。一边看一边骂骂咧咧:“…这糊得过去吗…他们只想要女人而已…”骨折的小脚趾上传来阵阵钝痛,周亦方呲牙咧齿伸了伸腿,看样子是走不了路了。没个人在身边照顾,要挨饿了啊。

 正在愁眉苦脸的想着温馨的家,每天回家都有周娟娟可口的饭菜…这时两个年轻的护士走进病房,稍微年长的那位微笑道:“周先生晚上好。我们是晚班的护士,我叫董梅,这位是宋晓霞。”周亦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我擦,这两位护士穿得这么清凉…白色的护士服几乎就是透明的,两具凸凹有致的白体纤毫毕现,宋晓霞最少还穿着一套黑色的‮衣内‬,看得出来是‮丝蕾‬的,董梅则完全真空,两只肥高耸的房历历可见,看样子比妈小不了多少…‮身下‬三角地带的黑色森林也几乎一都能数清楚。周亦方顿时忘记了疼痛,目瞪口呆:“啊?啊?”宋晓霞年纪比较轻,在周亦方的目光下也有些羞涩起来,垂下粉脸,洁白的脖子也有些红了。董梅则似乎见惯了这样的目光,伸出一只白的小手掩着红润的小嘴,娇笑起来:“晚上就由我们来照顾周先生。”

 “呃,呃…”周亦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结巴了一会,才想起来:“我的那个同事怎么样了?”

 “她很好,观察一天,没什么特殊情况就可以出院了。”董梅会说话的凤眼柔媚地看着周亦正,柔声道。

 “嗯…对了,怎么会…我一个人就安排两个女护士来照顾?”周亦方知道,这样的县级医院所有的女护士加起来一般都不超过十人,白天就是两个男护士在他病房值班。

 “县领导说了,省领导有指示,本县发生的群体事件给几位记者造成了‮体身‬伤害,非常抱歉,希望几位记者海涵…今天太忙,一直在开会,明早再来看望几位。今晚就安排我们好好照顾大记者。”董梅轻笑道。

 “哦。”周亦方心花怒放起来:看样子晚上有福了!这跟小脚趾断的还是值得嘛!这时董梅走到他身边,俯‮身下‬子仔细检查了一下他包着纱布的断趾:“嗯…看样子没什么感染的迹象。”两只丰房就在周亦方眼前,正在透明的护士服内缓缓地摇摆。真大…周亦方几乎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摸,肚子却咕咕叫了一声。

 “呵呵…周大记者肚子饿了?”董梅直起身来,转过头对着宋晓霞笑道:“小宋,去领一份营养餐来。”宋晓霞赶紧答应着出去了。周亦方紧紧地盯着董梅‮动扭‬着纤细的肢和肥白的丰,也回到办公桌前,开始记录他的病情。

 很快宋晓霞就端着一只餐盘回到病房,走到周亦方边。周亦方坐起来就想吃饭,董梅笑道:“哎,周大记者身上有伤,叫晓霞喂你吃吧。”这都可以?周亦方睁大眼睛看了宋晓霞一眼。齐耳短发,小巧可爱的脸蛋,似乎已习惯了周亦方的目光,没有再脸红了,只是鼻尖上还有一片细细的汗珠。

 清脆地答应道:“哎。”说着端起碗,拿起一只勺子舀起一勺汤送到周亦方嘴边。

 周亦方的都要飞起来了,这样每天断脚趾都愿意啊。张开嘴,宋晓霞微笑着把汤送进他嘴里,顿时把他狠狠地烫了一下“噗”地吐了出来。宋晓霞手一歪,一团热汤顿时泼到周亦方已经因为两位护士的美而将病号服的裆顶起的帐篷上。

 “啊…”周亦方惨叫一声,宋晓霞赶紧放下碗,手忙脚地帮他擦起来。

 董梅赶紧跑过来,一对浑圆的球在护士服下出一阵惊涛骇:“哎呀!怎么啦?烫着了?小宋,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起对不起!”宋晓霞小脸通红,明亮的眼睛因为紧张而蒙上了一层泪光,董梅也忙不迭地道歉:“周记者,对不起,小宋才正式参加工作三个月,本来是不该叫她来照顾你的,可是我们小县城的医院,就我和她长得还不算丑,只好安排我们来了…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周亦方大度地笑道。董梅还在数落着宋晓霞:“你这样以后怎么照顾那些老干部?要知道我们女护士平时只给领导和离退休老干部服务的!那些领导脾气大得很,你这样的错误肯定会受处分的。”

 “对不起,周记者,护士长…我以后会小心的。”宋晓霞的眼睛里转动着泪花,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周亦方不忍,笑着安慰道:“哎,董‮姐小‬,就原谅新人一次吧,我真没事。以后注意点就行了。”

 “幸好周记者大度,我来吧。”董梅从头柜上端起碗,拿起勺子。宋晓霞赶紧道谢:“谢谢周记者,谢谢护士长。”董梅点点头,舀了一勺饭,道:“帮周记者清洁一下,你知道该怎么做?”宋晓霞忙不迭地应声道:“知道知道。”说着将周亦方的子褪了下来,爬到病上,就将头埋到周亦方腿间,张开小嘴含住了他被烫软的,开始帮他舐着沾的残汁。周亦方舒服得几乎要呻起来,这时董梅则含了一口汤在嘴里,先喂了他一口饭,然后将红润的小嘴凑了过来,温热鲜美的汤就从柔软的小嘴里缓缓地度了过来。

 简直是神仙一样。周亦方有些晕眩起来,食不甘味地嚼着食物,宋晓霞灵活的小嘴已经将他身上的汤汁清理干净,正在含着他的一心一意地,刚刚被烫的疼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在那温润的小嘴里硬硬地大起来。

 受不了了…董梅再一次凑过小嘴喂周亦方喝汤的时候,周亦方伸出双手,隔着透明的护士服紧紧地抓住了那对丰房,温软的顿时充了周亦方的手心。

 “嗯…”董梅轻轻地息起来,但是手上还没停着,继续喂周亦方吃饭。

 周亦方很快‮逗挑‬得她殷红的立起来,夹紧‮腿双‬也止不住出一阵水。

 “周记者…先吃饭…吃完了饭我们再一起给你服务…今天晚上你想对我们做什么都可以…”董梅轻轻地息道。周亦方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手,笑道:“好。”狼虎咽地吃完饭,董梅笑着收起碗:“小宋,把这些收拾一下送走,给周记者准备一套干净衣服,我帮他洗澡。”宋晓霞赶紧吐出周亦方的,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爬下收拾好餐具,离开了病房。董梅笑着帮周亦方光衣服,扶着他下了,架起他的一只手臂:“周记者,去洗澡吧。”搂着董梅成柔软的‮体身‬,周亦方的就一直没有软下来过,一只脚又不能落地,他只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蹦跳着进了卫生间。董梅带着他坐到一只凳子上,放好热水,也掉了透明的护士服,微笑道:“我来帮你洗澡吧。”

 “呃,脚上没事吧?”周亦方看着自己着纱布的脚趾,苦笑道。

 “没事…打了等会再给你重新包扎。”董梅笑着用热水淋了周亦方的‮体身‬,然后开始在他身上涂沐浴。柔软的小手轻轻地‮摸抚‬使得周亦方舒服得有些浑身发软,闭着眼睛仰靠在椅背上,脑子保持着空白,专心享受董梅的服务。

 很快另一种柔软滑腻的快就代替了小手的‮摸抚‬,周亦方张开眼睛一看,董梅正垂着头,捧着自己那对白的豪,轻轻地擦洗着他的‮体身‬。两颗硬硬的头轻柔地滑过皮肤,刚刚软了一点的马上又高高举起。

 本就柔腻无比的粘着沐浴,更加滑不溜秋。周亦方几乎忘掉了呼吸,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团又白又团磨擦着自己的‮体身‬。董梅微微扬起头,看到周亦方痴呆般的表情,不由得轻声笑了起来:“周记者,舒服吗?”

 “啊?舒服,当然舒服!第一次这么舒服!”周亦方赶紧道。

 “周记者站起来一会吧,帮你擦背。”周亦方赶紧依言站起身来,转过去背对着董梅,马上那对温软的团就贴了上来。

 “真舒服…”周亦方不住呻起来:“董‮姐小‬…第一次这么洗澡…”

 “呵呵…”董梅还是轻轻地笑着:“还有更舒服的。好了,你坐好吧。”周亦方刚坐好,董梅就跪到他面前,捧着高耸的双夹住了他起的,慢慢地‮擦摩‬起来。

 以前虽然也过,不过没有在这么刺的情况下享受。周亦方早就忘了脚趾上的疼痛,一条早就硬得快要爆炸了,情不自地伸出双手抚上董梅漉漉的秀发:“受不了了…再来就要出来了…”

 “想出来就出来吧…周记者也有几天没做了吧?先在这里出来一次,正好洗干净,等会我和小宋一起再陪你做久一点…”董梅娇笑着加快了‮擦摩‬的速度。

 “好…董、董‮姐小‬…能不能到你嘴里…?”周亦方呻起来。

 “当然可以啊…我全身上下都可以让周记者…”董梅说完,笑着张开小嘴,含住了两团雪白的中间出的红亮的头,起来。

 虽然‮技口‬不如妈妈专业,不过多了一层的快,在董梅柔软的小舌头绕之下,周亦方很快把持不住,长长地呻了一声:“嗯…”积存数薄而出。冬梅赶紧挤紧自己的,飞快地套动起来,小嘴却紧紧地含住周亦方的头,任由那滚烫的全数灌进自己的嘴里。

 等周亦方息着,董梅才媚笑着缓缓吐出,含着一口仰起脸来,娇媚地看着周亦方张开小嘴,红的香舌在白色的里搅动了一下,然后闭上小嘴慢慢地了下去。

 “董‮姐小‬…好啊…”周亦方恢复了平静,笑道。

 “让周记者是我们的任务…对了,我看了你的病历,我比你大五岁哦,你叫我董姐就行啦。”董梅拿起头,开始细心地帮周亦方冲水。

 “哦,我也觉得董姐的。那你叫我小周就行了,叫弟弟也可以。叫周记者感觉傻的。”周亦方笑道。

 “嗯…那好吧,那我叫你弟弟好了。我自己也有个弟弟,我一直想和他结婚的,结果他跑去和他中学的老师结婚了…”董梅帮周亦正冲干净‮体身‬,拿起浴巾开始帮他擦水。

 “我要是有你这么漂亮的姐姐,肯定不会和什么老师结婚的!”周亦方瞪大了眼睛。

 “哎,他说原来上中学的时候调皮,要不是那个老师总是用‮体身‬奖励他,鼓励他进步,他肯定考不上大学…他说那时候他就决定要娶她了…好了,我扶你回上吧。”两个人出了卫生间,正看到宋晓霞低着头坐在病沿,董梅笑道:“小宋,你也去洗个澡吧…对了,我建议你灌一次肠,今晚就让小周帮你后面开苞了吧。反正这次任务结束后你就要和我一起专门服务干部病房了,到时候也免不了被那些老干部开苞…现在有这么个大帅哥在这里,总比那些老人好。”宋晓霞顿时脸通红,周亦方赶紧道:“董姐,不必勉强,宋‮姐小‬看样子年纪还太轻了,让她自愿吧。”董梅扶着周亦方在病上躺好,看着宋晓霞笑道:“女人总免不了这么一天的,小宋也十九了,不小了。行,既然弟弟说随她,那就随她好了。”宋晓霞赶紧站起来,低头绞着白皙的双手:“知、知道了…我会洗好的…”说着逃命一样地跑进了卫生间。

 “十九了还没嫁人,难怪这么害臊…”董梅笑着摇‮头摇‬,走到护理台前拿出一盘纱布药水等医疗‮械器‬,回到病前,帮周亦方换药。周亦方笑道:“董姐,你不穿衣服?”

 “你想我穿我就穿,你不想我穿我就不穿。”

 “呃…我还没跟护士做过爱…董姐,你穿上衣服和我做好不好?”

 “嗯。等我给你换好药吧。”

 “等会叫小宋也…哎呀!”断趾上一阵剧痛,周亦方惨叫起来。

 “忍着点…好了!”董梅细心地帮他好纱布,收拾好工具,这时宋晓霞已经洗好了,穿着一件普通的护士服走出了卫生间。董梅笑道:“小周,你是想我穿成这样,还是刚才那样?”

 “晓霞穿这种了,你就穿刚才那种吧…把帽子也戴好行吗?”周亦方坏笑道。

 “嗯。小宋,你先陪小周一会吧。”

 “嗯。”宋晓霞没有再那么羞涩,大方地走到周亦方病前,斜坐在沿:“周记者,想看什么电视吗?我帮你换台。”

 “最近有部电视叫《步步腥》好像不错…”周亦方其实无心看电视,眼睛一直在盯着宋晓霞护士服下摆下出的那段白的‮腿大‬。

 “好。”宋晓霞开始习惯了他的目光,按了几下遥控器,电视画面马上切换到了一个古代宫廷的场景,一个宫装‮女美‬正趴在桌子上,宫装的下摆间,一个模样高贵的年轻男子正从她两片浑圆的烈地着娇门。

 “啊啊啊啊…”女子高声呻着,看着这媚的画面,宋晓霞不由得又一次脸红起来:“周记者也喜欢看这样的肥皂剧啊。”

 “反正没什么事,就算不看这个,别的台也是这些穿越剧。”周亦正笑道,一只手已经搭上了宋晓霞光滑的‮腿大‬。

 “嗯…也是,听说这是国家有意引导,是想告诉我们不但现在一个女人要陪很多男人做,穿越到古代也是一样…你看这个女主角,到了古代还被那么多男人抢,还都是王子呢…”

 “呵呵…是啊。就是想说连皇亲国戚都要好几个人共一个老婆,何况我们这些民…”这时董梅走出了卫生间,穿着刚才那件透明的护士服,略微有点,完全就像一层塑料纸,除了增加惑力,没有别的作用。一头黑发也挽了起来,戴着一顶护士帽,更显得红齿白,眼波如水。笑道:“什么事请讨论得这么热烈?”

 “没事…聊聊电视。”宋晓霞微笑道,周亦方的手正在她年轻健美的‮腿大‬上轻轻捏,得他小脸上又有些绯红起来。

 “哦…《步步腥》啊。这片子不错的。”董梅也坐到周亦方身边,和宋晓霞一左一右夹住了他。两个‮女美‬身上散发着不一样的香气,宋晓霞是清幽的少女体香,而董梅则是甜蜜馥郁的浓香,光是这样的香味就足以让正常的男人火燃烧起来。

 这时周亦方放在头柜上的手提电脑发出了提示,周亦方挣扎着看了一眼,‮频视‬传好了。他发过去一条:“好了,你自己看,我下了。”就笑着关掉电脑,然后张开双手,同时抓住了董梅和宋晓霞的房。

 这边的周娟娟则听见周亦正操作电脑的声音,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频视‬可以看了?”

 “嗯。”周亦方打开‮频视‬,‮子母‬两人就肩并肩地偎依着看了起来。

 画面上出现了混乱嘈杂的景象,一个女主播正在略带惊慌地喊道:“干…干什么,你们冷静…”一群乡下人围了上来,死死地盯着她白体。人群里突然传出了一声:“我们不要充气娃娃,我们要女人!”

 “…对!要女人…”

 “要女人!要女人!”群情汹涌,女主播更害怕了:“你们可以去‮府政‬请愿,我只是电视台的。”

 “呸!”

 “超过五个人一起上街散步就算非法集会了!”

 “去的人少了,会被城管打…”人群围得更紧了,‮频视‬画面也剧烈地颤抖起来,看得出那个时候周亦方也很紧张,只是职业还使他坚持拍摄。

 周娟娟紧张地和周亦正对视了一眼,这时画面更混乱了,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句:“这不是有个女人嘛?”

 “对…”

 “今天我们就好好用用…”人群紧紧地围了上来,无数的手伸向女主播白皙柔的‮体身‬。女主播惊慌地喊道:“这…这是犯法的…”

 “贪官摸得,老子摸不得?”

 “老子就算坐牢今天也得在你那小一炮…”画面剧烈地摇晃,旋转,女主播哭喊着被人淹没…

 周娟娟不由得紧张地抓住了周亦正的手臂,‮频视‬开始模糊,但是女主播的呻声清晰了起来。

 “啊…啊…”宋晓霞息着,跨坐在周亦方的身上,一只手撑着他的口,另一只手掰开自己的,对着周亦方笔直的缓缓坐了下去。周亦方舒服得顾不上出声,因为董梅的那对肥白软房已经凑到他嘴边,他正在含着一颗腥红的头,用力地着。

 “嗯…”宋晓霞柔声呻着,慢慢地套动起来。

 “嗯…”家里的电脑画面上,女主播也呻着,很明显,已经被不知道几条侵入了‮体身‬。

 一时间两边都意,观战的周亦正不由得有些把持不住起来,周娟娟成体正在紧紧地贴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就握住了妈妈柔软的房。

 “晓霞…别怕,不会比破处的时候痛的…”董梅微笑着安抚宋晓霞,宋晓霞挣俯身趴在周亦方的病上,高高地撅着虽然不算大,但是紧致浑圆的白部,娇门已经被董梅涂上了她自己的水,正在泛着清亮的水光。董梅一边伸手轻轻地‮逗挑‬着她娇俏滑的双,一边微笑着对周亦方使了个眼色。周亦方会意,着笔直的对准宋晓霞的门,慢慢地挤了进去。

 “唔…”两边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愉的呻,宋晓霞低着头,紧紧地咬着嘴,忍受着周亦方侵入她娇的后庭,而电脑画面上那位女主播则全身上下三个都被入了…  M.vkExS.cOM
上章 平凡的一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