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伊底帕斯的叙事曲 下章
第10章
眉角的神采是骄傲而自信,她悠闲地踱至池边,展开美丽的彩屏,抖去身上水珠,姿势是那么样的高雅,却又那么样的慵倦,像是每一抖都枕着云朵,徜徉在风中。

 美妙的舞姿,让场下所有观众停下动作,聚会神地看着台上的表演。渐渐地,妈妈的节奏快‮来起了‬,肢体的舞动变大,像是乘着一阵狂风,凌云漫步,在舞台上巧妙地穿梭着,膝盖、两腿、双肩、手臂、手腕、手指舞出一个又一个快速动作,就像头婀娜多姿的孔雀,活灵活现。

 我在台下给这清绝伦的舞姿得大气也不敢出,记得妈妈说过,外婆当年是最会跳孔雀舞的人,现在我才明白这话,妈妈不仅是音乐天分好,就连跳舞也同样妙绝。

 而舞中的妈妈不时对我暗送秋波,更使我中有着无比荣耀︰台上这头美丽高雅的孔雀,是我妈妈,我的女人,她是为我而舞的。

 只是,尽管台下观众都看得失神,我却有少许的疑惑,妈妈跨步时,动作有着些微的不自然。而每次腿部动作稍大,一抹红霞就浮现在她脸上,像是为了什么而害羞。

 我正觉奇怪,忽然想起妈妈说过,自己没有带替换的内上来,那么,她此刻腿间的那件亵,不就是刚刚的那件吗?

 与妈妈眼神会,她眼底的羞意证实了一切,我顿时觉得全身火热,想像在妈妈裙底,那不住开合的两条玉腿间,有件紧紧包裹住股的小亵,而她儿子的粘在亵底,或许还正顺着‮腿大‬滴下,喔!

 这是多么刺的一件事啊!妈妈似乎也觉得支持艰难,于是顺着音乐节拍,动人娇驱旋转起来,像朵急旋中的白云,越转越急,当众人为之炫目时,音乐顿停,妈妈一个滑步收势,完美无瑕地从急动中回复静止,低身向观众一礼。

 上方布幔放下,震天价的鼓掌,响彻大会堂,所有观众没命地叫好。连我也像自己得奖一样,心欢喜,于有荣焉。接下来还有节目,不过观众们仍沉浸在刚才的美觉震撼中,连连讨论,我无心再看下去,偷偷溜去后台。

 ******摸向后台,还没进去,一具穿着舞衣的女体便撞进我怀里,却不是妈妈是谁。我什么话也来不及说,捧着妈妈就是一阵热吻。“你怎么也溜出来了?”依妈妈的个性,会学我这般私下偷溜,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刚刚在舞台,我那边…是那种样子,你又那样看我…”妈妈贴在我耳边,悄声道︰“我那里…给你看得已经全了。”

 我笑道︰“胡说,明明是你自己的,怎么能赖给我。”妈妈不做回答,仍对我咬耳朵“我觉得现在很想…很想你…也许我们这次能…能…”说到这里,已经羞得说不出话了。

 但妈妈的意思我完全理解,‮奋兴‬得直想跳起来,两人眼神一望,多余的话全都不必,我拉着妈妈的手,一起跑出大楼,去到我们这次住的旅馆。

 进到妈妈的房间,我就想要吻她,但妈妈坚持要我先去洗澡,没奈何,我只得进去浴室,快手快脚地冲洗一番。

 洗澡间,好像有听到开门声,妈妈去应门,接着是关门声,然后就没了声息。我感到奇怪,尽快洗了出来,一开门,却已没了妈妈的身影,往门外走廊上望去,也没见到。

 坐在上等了五分钟,越想越不对,披上衣服出去找人。找来找去没见到人,但在电梯口碰到一个清洁工,我问他,他说有看到妈妈,是和一个老人一起走了,我一问外貌,立刻就知道是外公,心中更叫不妙。

 我追问他们往哪里去了,清洁工说他更早些时间有看到外公在这里订房,应该是住在五楼,我问清房号,立刻便冲了上去。经过楼梯间时,我暗想如果有危险,那就很糟糕,于是从壁上的装饰扯了实心铁管藏在怀里,以备不时之需。

 到了523房,很幸运地门没锁上,我悄悄地转开了门,由隙中瞥视,却‮了见看‬一幕令我怒发冲冠的景象。

 外公坐在张椅子上,背对着门,手里拿了烟在,而在他对面的上,妈妈躺成了个大字形,两手两脚给尼龙绳绑住,口衣襟给撕裂,出大半边雪白肌,长裙被翻至‮腿大‬上,两截小腿不住踢动,双眸含泪,嘴里拼命喊叫,却因为给布条住嘴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不管是什么人,这样的伤害妈妈,我绝对无法轻饶,当下悄悄移进去,预备动作。“你叫什么?陪我老板上而已,又不会要你命,穷紧张个什么劲。”

 外公狞笑道︰“‮道知我‬你和那假洋鬼子打得火热,连洋鬼子都能上你,给我老板骑一骑有什么关系,他看你跳舞跳得漂亮,搞你是看得起你,嘿!

 老板事后还有补贴,你陪假洋鬼子上可没这福利吧!再说,那假洋鬼子不过是个小鬼,哪比得上老板啊!”真无法想像,一个父亲会无到这种地步,献上女儿来足雇主的,我甚至无法相信,这卑鄙龌龊的老头,会是我的血亲!

 “还挣扎,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清高的圣女啊,我呸,你‮的妈他‬连‮女处‬都不是,别人不晓得你底细,你阿爹我把你从小干到大,连儿子都生下了,你这货有什么样是我没见过的。”

 一句句说话,彷似晴天霹雳,轰得我血僵凝,愣在原处什么反应也无,只有外公心的话语,仍不住传入耳里。“干嘛哭成这样,你们族里过去不是常有这种事吗?女儿家出嫁之前,本来就是给阿爹阿哥享用的。

 小时候你不是很喜欢阿爹的把儿吗?还常常和你阿娘抢着吃呢,怎么?长大了,硬了,就把这些全忘了吗?”

 “你忘得了,你的儿可忘不了,还记不记得,你替亲爹生儿子的那天晚上,你嚎得像鬼叫一样,那个孩子可就是从这地方出来的,嘿!你这半年一直躲阿爹,下面的儿想不想念亲爹爹的把儿啊!”心中震撼,我仍想试着否认,这一切不是真的。但上妈妈泪面,哑着嗓子大声嚎哭,却证明这些都是真的。我,是妈妈和外公生下的儿子!一个伦诞生的孽种!

 一想起我是这龌龊老头的种,口就反胃得想吐,脑里昏眩一片,我想哭却哭不出来,更有一种冲动,想要冲到街上,大声狂笑、狂笑…“嘿!仔细看看,你长得真是不错,养你那么大,送给假洋鬼子实在可惜了。”

 外公狞笑再次传进耳里“横竖你等一下也要便宜外人,不如现在多便宜给阿爹一次好了。”说着,他伸手去解自己的带。

 不管‮样么怎‬,我绝不能再让这荒谬的一切再演下去,立刻冲了出来,手上铁狠狠地敲在老头的脑袋上,打了他个头破血,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妈妈看到外公倒地,眼中先是一喜,但看见是我之后,又是一呆,继而尖声哀叫起来,把头转过去,拚命地挣扎,‮意愿不‬我看到这一切。

 但已经看到的事,又怎么能装作看不到呢?忍住想哭的冲动,我帮妈妈解开了尼龙绳,搂住仍哭个不停的她,道︰“颖姐,这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先离开这里,有什么事,离开这里再说。”

 用外套为妈妈披着,牵她的手一起走出去,我甚至连正视她的勇气‮有没都‬。出门时,外头隐有人声,一开门,面而来的就是那名中年胖子。

 市长儿子洪三元,他给我一敲在头上,跪地痛叫时,我牵着妈妈跑‮去出了‬,手下关心老板伤势,追出来时已晚了一步,给我和妈妈搭车跑掉。

 妈妈的精神快濒临崩溃,需要立即处理,不能让她胡思想,自然没有赶回橄榄坝的余裕。

 我在附近找了家小宾馆,付好钱后,与妈妈上了楼。进了房间,妈妈迳自进了洗手间,我则预料今次事情难以善了,连忙由‮机手‬打越洋电话,请比尔叔叔十万火急地替我办几件事。

 等了等,没见妈妈出来,‮道知我‬不好,冲进浴室,果然她正拿着刮胡刀片割着手腕,我连忙制止,双方一阵忙后,妈妈给我强自包扎了手腕,带到外头坐好。

 妈妈的气‮来起看‬极坏,两眼空,神情漠然,我们相对沉默了好久,最后,一丝冷硬不似人音的句子,才从她嘴边溢出。

 “我们分了吧!”这是我最害怕听到的话,一听她这么说,我立刻抢着讲“颖姐,不要这样,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好好说…”

 “说?我还能‮么什说‬,你全都听到了,我是个肮脏的下女人,一个和自己亲阿爹伦的女人,你会要这种女人吗?”妈妈一面说,一面惨笑,那个模样,看得让人好生心怯。

 “颖姐,你别这样,我不会在意这种事的,我…”“你不在意?你怎么可能不在意?你看这里!”  m.vKexS.Com
上章 伊底帕斯的叙事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