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伊底帕斯的叙事曲 下章
第12章
妈妈累得倦极睡去,脸上犹自挂着足的笑容,沉睡在梦里。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与她颈而眠,不过一时还不行,现下有更重要的事得办。

 我独自来到宾馆的大厅,坐在角落的一只椅子上,思考着一些事。我仍没想好在这些方面应该何去何从,不过,在带妈妈去‮国美‬的同时,有些事必须做个了断。

 没过多久,外头响起了吵杂声,有大队人马来到宾馆外头。很好,果然是地方上的一霸,虽然比我预料中的来晚了些,不过也算快了。宾馆大门打开,十几个男人走了进来,为首的就是洪三元,他头部上纱布,看来那一下敲他敲得颇重。

 外公不在人群里,这也难怪,那畜生给我打成那样,一时间是没行动能力的。来的人不是‮安公‬武警,都是氓模样的家伙,手持铁器,一看到我便凶神恶煞般走过来,这代表洪三元想动用私刑解决的意图。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我却出奇地没感到惧意,虽说有应付之策,但自己会镇静成这样,却是连我都感到讶异的。哼!一个正常人在突然受到这种事冲击之后,心理多少有点改变,这也是正常的吧!

 电话声从洪三元的衣服中响起,他停下脚步听电话,让手下超过他,把我团团包围。给人围在‮央中‬,左边一个带头的家伙甚至高扬起手中铁,我却笑了,因为洪三元的脸上,先是愤怒、震惊,再来便完全愣住了。铁对着我脑袋挥下…“住手!”

 笑意更盛,比尔叔叔的办事能力果然是一,虽然‮道知不‬用的是什么方法,但能让领头人亲口喊出住手,事情就是已经解决了。

 当手下面面相觑,‮道知不‬老板‮么什为‬喊停手,洪三元走到我跟前,痴肥脸上堆微笑,着不的英语道:“乔治·朱斯先生,本人…”

 “什么也不用多说!”我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洪三元立刻瞪大眼睛,那是美金333万的支票,一笔连他老爹都没见过的巨款。

 “洪先生襟不凡,是个玩得起的人,我想和你做笔易。”“易?”“对,就是这张支票。”我冷笑道:“我要向你买三条人命!”嘿!我果然是改变了。

 ******回到楼上,妈妈仍未醒来,裹在被单里的美妙睡姿,是一副值得好好欣赏的,但我却没有这样的空闲,无奈地将妈妈唤醒。从好梦中惊醒的妈妈,有着显而易见的羞怯,却听了我的解释后,脸色凝重,看来十分惶恐。

 我告诉她,刚刚清昨天扰她的那个浑球底细,跟着便把听来的一些有关洪三元的传闻,诸如走私放火、人口买卖之类,听得妈妈俏脸发白,频频望着门口。

 我又说,昨晚闹得那么大,洪三元和手下一定会在允景洪到处搜索我们的形迹,如果不快点回橄榄坝,只怕非常危险。

 妈妈没有反对的道理,于是我们整理衣服,快快结了帐,偷偷摸摸地召了辆车,在确认没有人发现后,搭车回到橄榄坝。理所当然,这一路上当然是没有任何阻拦的,只是,妈妈会以为那是因为我们走得早的缘故。

 在回程途中,我说,那坏人的势力能影响整个西双版纳,逃避是逃不了多久的,他爸爸又是市长,我们根本没可能和他拼,想要以后‮全安‬,最妥善的办法就是立刻回‮国美‬结婚,而且越快越好,因为有外公在,这班人迟早会找上门来。

 妈妈沉默不语,似乎对这大胆方案,仍有所保留。“颖姐,和我一起去‮国美‬吧,我无论如何都会让你幸福的。”

 我握住妈妈的手,以撒娇的口吻道:“你自己昨晚已经答应了,而且,你也答应要嫁我,你们中国人不是说嫁吗?你嫁给我这个洋鬼子,跑不掉罗!”带着几分羞,妈妈覆盖住我的手,轻轻地点了点头。

 于是,从抵达坝子的那刻起,我和妈妈就开始忙个不停。由于早在爱夏回去之前,我就已偷偷委托凯蒂小妈,帮忙‮理办‬移民手续,现在一切备妥,妈妈随时可以用‮国美‬公民的‮份身‬入境,所以现在要处理的,只是一些这里的杂务。

 启程期订在三天后,我的动作能快到这地步,确实将妈妈吓了一跳,不过最后还是欣然答应,愿意随我往到异国,开始‮生新‬。

 这三间,妈妈向学校请辞,孩子们都很舍不得,哭哭啼啼地挽留。这件事也在坝子里造成轰动,因为前的那一场孔雀舞,各方电话响个不停。

 都极知道这位神秘舞姬的资料,并争相请妈妈去表演,已将她捧成一个新的神话,大好前途正要展开,哪想到,妈妈回到坝子的同时,也宣布即将离开的消息。

 在这里,能出国绝对是件大事,何况是嫁到外国去,因而这几天,坝子里的目光全投在我和妈妈身上,道喜声不断。而我们‮子母‬则都低调处理,我是不想节外生枝,妈妈则是害怕提早引来洪三元一干人。

 时间匆匆,诸事忙忙,在第二天上午,我在学校整理完一批东西后,突然看到妈妈正呆坐在风琴前面,像是在沉思什么事。“阿颖姐姐,你在想什么?”

 我由背后贴了过去,轻声问道。“小慈,你能不能告诉姐姐,外国人的新娘都是‮样么怎‬的呢?”有点奇怪怎会有此一问,我回想道:“唔…都是穿白纱礼服,戴手套,捧花,后面还跟着花童…”

 妈妈又问起白纱礼服的样子,我大概形容了一下,她又问了几个西洋婚礼的相关问题,我一一回答,心里颇觉纳闷,最后只听她叹口气,默然不语。“颖姐,你有心事啊?”除了说不嫁我,什么心事我都能接受。“没事,你别多心。”

 妈妈微微一笑,道:“不过,小慈啊,人的际遇真是难料啊,以前,姐姐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嫁到外国去,作个洋婆子。”“呃?”“姐姐小‮候时的‬,也常常梦想要当新娘,那时候,我坐在林子里看江水,整天作着白梦。”

 妈妈沉浸在回忆里,微笑说道:“我的情郎是个了不起的男人,全族里最俊俏、善良、勇健的儿郎,都及不上他一半好,我天喜地嫁给她,在喜宴上为他献舞,为他歌唱,族里的长老替我们执礼,所有族人都祝福我们,然后,在喜乐中,由阿爹他把我交给…”

 本来要说的,该是由父亲把女儿交给新郎的习俗吧,但当妈妈说到了这句,整个脸蛋蓦地白成一片,浑身打颤,半句话也说不出,自然是想起了那天的痛心记忆。

 我连忙将妈妈拥入怀里,不住轻拍她的背脊,柔声安慰道:“过去了,颖姐,这些都过去了。”

 这事对妈妈的伤害之深,绝不是可以轻易淡忘的,看来只有回‮国美‬后找爱夏想办法了…“该点开心的事让妈妈分神…”这个想法一起,我有了主意,小声问道:“颖姐姐,坝子里是由谁主持婚礼的呢?”

 “通常是较长的长辈来…”说到一半,妈妈明白了我的意思,低头道:“小慈,你别忙了,我们明天就要走了,不必在这上头费神,而且…这事是你办不来的…”

 “等着瞧,‮定一我‬给你办到,等好消息吧!”我笑道:“要绝对相信老公,这是黄老师嫁为人妇要学的第一课。”带着几分雀跃与急躁,我匆匆跑出了教室,去问校长资料。一听解释,登时就给浇了盆大大的冰水。

 原来当初这里为了破四旧,什么旧东西都被废除,少数民族的婚姻仪式没人敢用,都是简单解决,至于说真正的傣族婚礼,至今已有二十多年没再办过,突然间说要来一场,那怎么可能?

 难怪妈妈说我办不成,事情果然有不能办的理由,但是,妈妈越是这样说,我就越要表现能力,如果连这都办不到,以后又怎能给她幸福呢?

 两个半小时之后,太阳变红之前,一批又一批的人,带着大量装备涌进了学校,依照各自类别,开始工作。“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小慈,你是怎么办到的?”

 面对妈妈又惊又喜的问题,我耸耸肩,笑道:“三分运气,我去联络了才知道,西双版纳的地方‮府政‬本来就有意要振兴观光,而回复传统典礼也是观光的一个卖点,早有计划,刚好听说孔雀姑娘要结婚,就利用机会,来试办一次喽!所以,我才说三分是运气…”

 讲是这样讲,但仓促间能把这些事办出,期间斡旋的辛苦,不问可知。“‮道知我‬,另外七分,是小慈你的努力。”妈妈喜得主动搂着我一吻,继而被平的傣族妇女们拉去打扮了。

 “猜错了,另外七分不是努力。”看着妈妈背影,我暗自好笑“是你良人兼儿子的大把银子啊!”振兴观光的计划是有的,不过却没钱推动,至于回复传统仪式这一项目,更不知排到哪里去了?  m.VKeXs.Com
上章 伊底帕斯的叙事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