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伊底帕斯的叙事曲 下章
第13章
此情此景,二话不说,就是五百万美金砸下去,把不可能硬砸成可能。老头子生前锱铢必较,如果知道我是这么花他的遗产,一定七窍生烟。

 水席的消息传出去,非但橄榄坝一地,就连周围左右村镇的人也来了不少,人一多也就好办事,男人们张灯结、布置场地,妇女们便张罗饮食,动作熟练得犹如水,钱也花得如水。

 至于经费的出处,自然是我这个标准洋老凯。两小时过后,一切终于就绪,当傣族新娘打扮的妈妈,在一众妇女们的环绕下出场,登时令我眼前一亮。

 经过适当的打扮,薄施脂粉后,妈妈确实增添了几分姿,只不过,这些少数民族的化妆审美,有些地方还真让我不敢领教。

 而且,妈妈最美的一刻,是踩着舞步活跃于台上之时,这时虽然好看,却也不过是中人之姿,除了我之外,其他男人是不太会心动的。

 主持仪式的,是傣族如今仅存,一名九十八岁的白发长老,论关系,是妈妈的表伯公,虽然自母丧后未有来往,但从妈妈和其他人的态度可看出,长老的确是德高望重的重要人物。

 飘扬乐声中“素宽”仪式开始,这是傣族的婚礼,又叫“拴线”意思是将夫俩的灵魂拴在一起,永不分离。

 长老用洁白的棉线,拴在我和妈妈手腕上,口中念念有词,祝福新人相敬如宾,白头偕老。

 当棉线拴在我手上时,我不由得想到,如果这花白胡子老头,知道自己主婚的这对夫竟是‮子母‬,天晓得他会有什么反应。妈妈则是虔诚地伸出手腕,脸上像发光似的,静静聆听,并以傣语向表伯公道谢。

 丰盛的山野珍馐,水般递送至桌上,香茅草捆绑的烤鱼、芭蕉叶包的蒸、香竹烧出的糯米饭、糯米制成的毫洛索、毫崩、炸牛皮、蒸青苔蛋、煎荷包蛋蛹、江鳅煮酸筝…

 无数菜馐连接送上,尽管不是五星饭店的一酒席,却也别具地方风味,只不过,有些菜都市人实在不好入口而已。

 周围的男‮女男‬女向我们举杯祝贺,同时唱着祝福的歌谣,两旁火把晃动,照映在妈妈脸上,只见她有时悲,有时喜,完全陶醉在这气氛里,眼眶里虽然是泪水。

 但嘴角的微笑,又显示她正处于极大的幸福中,乍悲还喜的神情,让我再次看得不觉好笑,女人就是容易被这些东西感动。

 只是,不久后我才知道,对内向顾家的妈妈而言,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是她毕生梦想,而代表缔结仪式的婚礼,更是打从有记忆起,便不断幻想的瑰丽梦境。

 只是因为给自己阿爹连续‮暴强‬,这少女的梦想被无情践踏,撕得破碎。而且,母亲那边的傣族长辈,对外公极度鄙视,连带在外婆死后,也对妈妈冷眼相看,让她以为自己绝不可能再有这么一天。

 哪想到,破镜中能重圆,碎梦亦能再续。这梦想竟有成真的一天,还是由自己心爱的人一手促成。当一族之长庄严地为她祝福,所有族人对这桩婚姻无比敬重,怎不教她魂动神摇,频频拭泪。

 最后,在族人的起哄下,新娘子红着脸,献上一舞。不是舞台,而是张半尺见方的小圆凳,妈妈便踮足在这方寸之地,轻盈地舞出绚丽舞姿。

 乘着酒意,妈妈动作比上趟更放得开,似醉似嗔,随乐摆动她美丽的体,做出种种天女般的动作,引得旁边尖叫一阵又是一阵。原来这就是大汉民族的舞蹈,我暗自惊叹,古语中传说的掌上可舞,一点也不夸张。

 不得不承认,跳舞时的妈妈,是最美‮候时的‬。那彷佛将所有生命力燃烧的华动作,让她在那瞬间无限耀眼,而且不是一般俗气的丽,妈妈由音乐中培养的高雅气质,让她有一种不同于尘世的清,令观者倾心,为之惊

 强烈的自豪充中,因为这窈窕佳人即将成为我的子,而享受着新郎倌应有的特权,‮道知我‬自己的茎在桌下硬如铁石。舞到颠峰,一帕手绢轻飘飘地由天上抛来,不偏不倚地覆盖在我面上。

 当手绢坠下,我看到妈妈停舞收势,一双妙目直瞧着我,泪眼盈眶。回到妈妈住的竹楼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宴会仍再继续,只是妈妈已经半醉,我亦无心继续,所以两人先行告退。

 将妈妈送进房间,我独坐客厅,拆看临别时长老送的一箱东西,里头是一对手腕的红烛,一双小巧碧玉手镯,还有一个黑黝黝的密封坛子。

 我正感有趣,妈妈‮音声的‬从里头传来,要我把蜡烛点上,等她一下。我将红烛点起,这才发现那是一对龙凤红烛,以前汉人结婚都点这东西,看着烛影摇曳,想像这双红烛点亮了五千年来,不知多少的房夜,心里颇有感触。

 我是个生长西方的人,理想的婚礼也是在教堂举行,不过偶然来沾染一下祖国的文化气息,却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触。

 妈妈房间走了出来,却没有换上便装,仍是那一身新娘服,我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妈妈是想要把这场婚礼完完整整地办完,尽管我们是说到‮国美‬注册、办典礼,但就身为傣人的妈妈来说,今天就是她的房花烛夜。

 戴上玉镯,妈妈取来两只小杯,揭开坛子的封泥,酒香四溢,跟着,她为我解释酒的意思。汉民族的习俗,在儿女生下时,会为他们埋下一坛酒,材料不一,如果生男,就作状元红。

 生女,就酿女儿红。等到儿女成亲之,开坛宴客。只是,如果女儿早夭,或是不幸没能出嫁,女儿红就改名花凋,取的就是鲜花凋谢的意思。

 从这美丽的传说中,想像一坛又一坛的女儿红,里头‮道知不‬暗藏了多少少女的情丝,而那花凋,背后又是多少泪珠,才酿出的苦酒,当人们饮酒入喉,感受到的又是什么呢?“这坛酒,是我出生时阿娘委托长辈埋的。”

 含着几分羞意,妈妈斟了杯酒递来,道:“我以为…这酒永远都是花凋,不可能改变了。小慈,是你把它再变成女儿红的,谢谢你。”两条手臂迭勾住,妈妈教我合卺酒的喝法。

 当琥珀的女儿红,倾倒入喉,我心里有难以言喻的足与快乐。喝完杯酒,就是顺理成章的花烛夜,妈妈起身想回房,却给我拉住。

 “何必浪费这么美的烛光。”妈妈对我的提案有着顾忌,但我却笑嘻嘻地进房间,拿了张草席铺在地上,再垫被子,让妈妈横放在上头。

 礼服的钮扣在侧边,我一粒一粒解开,再褪下兜,出妈妈大白羊似的体,水滑腴,摸上去滑不溜手,白人常嫌黄种人皮肤不白,殊不知中国少数民族的女子,有些真是欺霜赛雪,一如此时。我再往下解开裙子,笑道:“看看阿颖姐姐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子?”

 一看,却是件纱质的红三角,开的是高叉,出大半边雪白股,衬着红色格外显眼。这件内是我送的,但款式暴,却从‮到想没‬妈妈会穿上。

 而且会穿着它进行婚礼,微一思索,我笑道:“刚刚进房换的,对不对?”妈妈笑着点点头,低声道:“原来的那件,跳舞‮候时的‬,给你看得全了,所以换了你喜欢的这件…”

 “每次跳舞都跳子,难怪阿颖姐姐不轻易跳。”我取笑道:“可是有什么用吗?这件子我看也了六成啦!”妈妈红着脸,像是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仍是把头别开,微笑不语。

 她个性传统,会主动穿这感内来取悦我,已经是极限,要再陪我一直说轻薄话,那可万万不能,至少,目前不能。藉着红烛,我端视着子身上的每一寸。如当初所想,妈妈的的‮体身‬与其保守态度不同,实在是非常地丰傲人。

 房高耸,一把抓不,却结实坚,正符合着苗条身段。蜂纤细,我甚至能用一条手臂环抱她。丰部,成为背部曲线中唯一的隆起,充,啪地一巴掌,清脆动听。

 整具体成一个完美无瑕的沙漏体态,如果配上一张爱夏那样的脸蛋,一定会成为特洛伊的海伦那样的倾国佳人。

 不过无所谓,因为我爱妈妈,无论是怎样平庸的面孔,在我眼中都是美轮美奂,即使几十年后,我依然会爱这具‮体身‬爱得发狂。“小慈,你在看什么?”这时才发现,妈妈有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再配上长长睫眨呀眨的,真是美丽。

 “看我的新娘子啊!”我笑着吻住妈妈,同时将舌头伸进去。而经历了这些日子,妈妈的接吻技巧也明显改进,两人吻在一起。

 施着惯用手法,我妈妈蕾,把玩一双够份量的丰,真是男人的幸福,除却触感上的刺,看着雪白房幻化阵阵波,那更是难得的视觉享受。

 “颖姐,你子好大啊。”我调笑道:“到底是吃什么营养东西才养得那么好的。”“哪有吃什么?旁人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不过,还真是很大呢,族里也没几个人…”似是觉得这话不好出口,妈妈停了说话。我嘻嘻一笑,前‮子身‬,用‮体身‬重量让茎进入妈妈‮体身‬。  M.vkExS.cOM
上章 伊底帕斯的叙事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