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伊底帕斯的叙事曲 下章
第15章 幸福的母亲(全书完)
“外公,不,爸爸,我是前进,你还记不记得,就是你和妈妈生的儿子,你刚刚才提过的。”说完了话,我站起身来,冷冷一笑,朗声道:“如何?国忠兄,你现在相信世上有报应了吧!”出奇的,老人脸上没有出现眦目裂的惊恐。

 眼神似乎有着短暂的空白,但在那之后,他出了一种极为诡异的笑容,像是想要大笑,却因为喉咙哑掉而笑不出来,但一双眼睛却猛盯着我,手也指着我,不是愤怒,反倒像是某种揶揄。

 这令我感到极度不快,同时内心竟有种说不出的恐惧,一抬脚,我用力把他踢开,这提供我子的老人,再也说不‮么什出‬话,几道血泉从他嘴里咕噜咕噜地出,他脖子一软,就此离开了人世。

 五个男子脚地拿出袋子,装起尸体,向我打个招呼后迅速离去。我沿着江边走回去,心里仍是有些沉重,却是与来时不同的两样心情。

 而生父断气时的奇异表情,则像块大石一样口,久久不散。天,快亮了啊!从坝子里离开,前往最近的机场,一路上颠簸劳顿,总算在天黑之前上了飞机。

 当螺旋桨转起,飞机逐渐离地,下方景成了一片碧绿,我们‮子母‬已经在前往‮国美‬的路上了。初次离乡,妈妈一直沉默,不停地看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景,想把故乡的一切刻在脑里。

 我拍拍她的手,温言道:“刚到‮国美‬,生活会比较苦,不过我会尽量努力让你舒服的。”话的意思是,因为不懂英文,刚去可能比较不适应。

 而妈妈却错了话意,对我微笑道:“三餐一宿,有钱就多吃点,没钱就少吃些,既然是心甘情愿嫁了个穷小子,难道我还像那些女人一样要大车洋房吗?颖姐跟了你,就是你的人,只要有你在,多苦我都能捱的。”

 ‮道知我‬她会错了意,因为以前只提过我父母双亡,家境普通而已,不过眼下不忙解释,反正一下飞机,事实就在眼前。“小慈,‮起不对‬啊!”妈妈忽然低着声音“姐姐有件事想求你。”“什么事那么严重,看你紧张成这样,有什么话不好对老公说的吗?”“‮道知你‬,姐姐曾经有个儿子…”妈妈吐吐道:“就是和…生的。”

 此言一出,我恍遭五雷轰顶,立刻转头看着妈妈,脸色大坏。妈妈像是给我吓着了,直过了好久,才勉强说道:“我晓得…你听着这个不高兴,不过,以你的子一定不喜欢我把这事埋在心里不提。”

 妈妈道:“而且,我真的好想那个孩子…当年我不能让族里人知道我未婚生子,所以孩子一出生就送走,听说是送给了个‮国美‬人,小慈,姐姐想求你,你在‮国美‬路子广,如果可能,就帮姐姐打听一下。”

 “…”“你听了心里大概不快活吧,可是,姐姐也只能求你了。”妈妈说着,眼睛竟红‮来起了‬“这些年来,我每次想到那孩子,心里就好痛。

 我从没对他尽到一个作母亲的责任,常常在梦里看到他,问我‮么什为‬要抛弃他,每次我都是哭着醒来。小慈,姐姐不敢求你接受那孩子,但请你帮忙留意一下,查查他的下落好吗?”“孩子今年多大了?”我故意问道。“应该和你差不多岁数。”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曾说你的年纪可以当我妈了。”我沉声道:“可是,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他会把你当作母亲吗?颖姐,我不希望你受伤害。”

 “没关系,把孩子遗弃在外,我不敢奢望他还会认我这个母亲,也没有脸去认他,我只想…远远地再看他一眼,看看他过得好不好,这样就很够了。”

 妈妈罕有地怯声道:“不行吗?”我哈哈大笑:“别对亲老公那么客气,我们是夫,你的儿子不也就是我的儿子吗?我会帮你留意,如果找到了,我们就把他接过来团圆,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好吗?”

 “可是,那孩子和你一样大,你或他会不会觉得…”“呃!这不是重点,我们找着再说吧!”口中说得漂亮,我心里却为之好笑“你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儿子”

 那么现在坐在这里的人又是谁呢?难怪古人把‮子母‬伦视为忌,关系果然成一团啊!“谢谢你,小慈,姐姐真高兴自己没选错人。”

 似乎感动于我的宽宏大量与乐意帮忙,妈妈抱着我,主动献上香吻。我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老实‮气客不‬地吻了下去。

 唉!妈妈,你真是个愚蠢又可爱的小女人!瞥向窗外,西双版纳已成了一个小绿点,而不知怎地,我想起了昨夜已与之永诀的血亲,我的外公爸爸。

 嘿!阿爹,子承父业,实在是件有趣的事啊!而,我的爸爸啊,我并不恨你,也不怪你,因为今天儿子也和你作了同样的事,或许正因为如此,我才肯定你是我的生父吧!

 只不过,今天你还是得死。套用一个你的理由“因为你玩了我的女人!”在雄动物的世界,争夺雌必须靠‮力暴‬,所以为了让这个女人永属于我,在形式上,我就得要你的命。

 而这也的确让我有征服的快。永别了,西双版纳!永别了,我的父亲!往后,我会好好让妈妈幸福,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母亲的。

 伊底帕斯(俄狄浦斯),俄狄浦斯,弑父娶母者,以前从没想过,这称呼会有与我如此相配的一

 【全文完】  M.vkExS.cOM
上章 伊底帕斯的叙事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