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嫁给我 下章
第三章
 巴洛当宣布时!目光刻意瞄了她一眼。是要办个化妆舞会啊!罗拉避开他灼热的目光,她可不是来听他讲话的,她的企图跟在场的这些因他而蠢蠢动的女人,可是完全不同!

 巴洛当又说了一些话,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目光总是盯着她,还特爱跟她的目光相撞。

 快宣布完毕,一些女人涌了上去,罗拉有些急噪,这样她怎么取回她的金项链嘛!她们的目标是巴洛当,而她也是。

 虽说总会有机会说的,但眼前可是万头蹿动,人人只为巴洛当疯狂啊!罗拉心道,她才不要成为其中一员,她可是很自命清高的!再待下去,只是浪费时间,她转身就走。

 凭着一些记忆,她找寻到回去的方向。但到了角落,她却停住脚,因为巴洛当正朝她走过来。

 她不心想,他是如何身的?还有,他那无时无刻散发出的魅力是自哪来的?罗拉还没回过神,他已在她娇的脸颊上印上一吻…是个有点超乎国际礼仪的吻!罗拉硬是不将那吻当成一回事。

 “来看我的吗?”他一开口,就打破她好不容易替他建立起来的好形象。

 “少臭美了,才不是!”她虽仍因刚才那一吻而感到心跳失速,但却伸出手,毕竟办正经事要紧。

 “把我的金项链还给我!”“有这种东西吗?”他摸摸子口袋!不由自主的握紧她急讨回的东西。

 “就在今天你救我时,我交给你的,你那时骗了我!你刚拿走不久的东西,不可能会忘记的!”罗拉气呼呼的道。

 “哦!我记起来了。”他说话时,眼中含着笑。“那可以还给我了吧?”那金项链对她而言是很重要的。

 “只要你将它还给我,我可以不计前嫌!”“是这个吗?”一条金项链垂放在他高举的手上,正闪闪发光。

 “没错,你手放低些,抬那么高,分明是要欺负我。”她的个头只到他的膛,要拿到金项链是不可能的任务,她的手都抬酸了。

 “拿得到我就还你。”巴洛当皮皮的道。“物归原主,这个道理你不懂吗?”她瞪着他。

 “不是你自己把它交给我的吗?不然,它怎么会在我的手上?”他立刻反驳。“那是因为你骗我!”骗人还敢那么大声!

 “总之它现在在我的手上,你要拿得回去才是你的,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他说得头头是道。罗拉豁出去了。

 挨近他,她的手放在他的肩上用力跳,虽然她人小,但却志气高,她非争口气不可!巴洛当却看得哈哈大笑,觉得她的模样真可爱,身上还有股淡淡的香味,怪吸引他“ja!”

 他又这么叫她了,而且是情不自。那名字究竟是啥意思?“不要这么叫我!”她气极了。

 “这是我的专利,你别忘了!”他眼中有着赤的企图,显而易见的!他对她是有情愫的。

 罗拉傻了,这大男孩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吗?就在她不知所措时,巴洛当将她困在他的‮体身‬与墙壁间,他强而有力的手臂定在她的手旁,令她不有些腿软。

 她虽没谈过恋爱,但也有不少人追求,他现在看她的眼神她当然明白。

 罗拉深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把金项链还给我!”她是来讨东西的,不是来跟他谈情说爱的。

 巴洛当让金项链滑入他的口袋“它就暂时由我来保管,有了它,我就可以确信你会在我身旁。”

 “你在说什么啊?你只是个大男孩,不该对我说这种话的,我比你年长你知不知道?像你现在这样让我动弹不得,就是不对的行为。”她故意用大姐姐的口气训他,想令他知难而退。

 “你会说这种话,真是令我很讶异,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再认真不过了。”他弯下,盯着她看。他深受她的吸引,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恋一个女人!

 第一眼见到她,他就坠入不可思议的情网中,那种感觉很澎湃、很烈,而他尚属血气方刚,不懂得控制,他会吓坏她吗?但若一味的压抑住不表现出来!他又很怕她会不知道他的心意。

 “巴洛当,你一定是昏头了,你根本不晓得你自己在说什么!”她力持镇定,却感到面红耳赤。“你为什么讨厌我?我很喜欢你!”他甚至想时时刻刻都看到她。

 “我不是讨厌你!而是你在戏我。我们今天才刚认识,但你现在说的这些话,令我觉得很矫情。”她可不想害他,纵使她也有心跳加速的感觉,但那全是错误的感觉,是不该有的。

 他是个很好的大男孩,她感觉得出来,所以,她宁愿让他立刻回到现实。

 巴洛当眼中有着失落和不解,她的话伤到他了“或许你不相信,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再真心不过了,也许我是没有经过深思虑,吓到了你,但我必须让你知道我的真心。”他没有矫情。

 “你只是个大男孩…”她重申。“你也大不了我几岁,你甚至看起来比我还小!”

 这哪是问题呢?她分明只想逃避!好大的污辱!“不用多说,把我的金项链还来就是!”不知为何,在他的面前,她就是无法像往常那么理直气壮的逃避那些对她死烂打的追求者。

 “不还!”突然,远处有脚步声靠近。“我听见有人在叫你,你先放开我,我不想被别人看见我们这样!”

 今晚她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巴洛当却感到依依不舍,手指由她乌黑亮丽的发丝划过,没问题,今天他就不勉强她,但他会以行动来证明他百折不挠的精神。

 “要取回金项链,你就必须跟我约会,不然,它就是我的了,你听仔细了吗?”软的不行,他就来硬的!他一贯霸道的作风又使出来了。

 “约会?我才不要!”“别把话说得那么早,难不成你要放弃金项链?”他很近的与她说话,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身上。她脸红的样子勾动他的心弦,他觉得她美极了!

 “巴洛当,你不可以这么卑鄙!”竟然以此威胁她。巴洛当笑了笑,跟她道了声晚安,觉得今能有这样的进展,他已经很高兴了。

 这几天的天气恶劣,温暖的彭巴草原经不起圣婴现象的摧残,变得怪里怪气,冷到不行,几百年没用的厚重棉袄都被翻出笼。

 一些旅行团因此延后参观的时间,没办法,长期生活在温暖气候的人们,是无法招架如此的酷寒的。

 镇上没什么人迹!连随便呼口气,都会升起白色的烟雾,冻得人四肢发麻。

 大白天的,罗拉在街上闲晃着,艾莉约会去了,她一个人待在宿舍觉得无聊,干脆出来走走。

 她爱透了这地方的安宁,这里有着清新的空气及单纯的人们,不论是左邻右舍,人人都不会吝惜给出外人一个善意的微笑。

 这里的人身上都没什么钱,也没有馆子能让人挥霍,对于那些惯常大花特花的人而言,这里是住不下去的;但在罗拉眼中,这儿却处处都是宝。

 罗拉在地上捡了好多东西,她知道只要经过洗礼,它们就会变得焕然一新,这是磨练自己设计能力的好机会。

 是以,她捡了一堆羽,且有个构图开始在她的脑海中成形。反正她待在宿舍内也无所事事,既然巴洛当把她的心情糟糟的,那她就利用做事来让自己不致胡思想好了。

 “ja!”忽然有声音愈来愈靠近她。好熟悉的叫声!罗拉旋过身,见到“道高大的身躯由小坡上跑上来,嘴巴吐着要凝成霜的气。

 是巴洛当!不知为何,一见到他,她就心神不定!“嘿!你想落跑吗?”

 他大声嚷着,试图发他一直为相思所苦的寂寞感受。“没有啊,只是不晓得你在唤谁,当然就走我的罗!”

 两人并肩而走,其实!她一开始确实想落荒而逃,但给他逮住了。“我想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罗拉。”

 “这个我略有耳闻,你是队伍内唯一的‮湾台‬人。”他观察入微“但我还是要叫你ja!”他很固执。她也无可奈何“那就随你!”他的声音比往常更低沉,脸上的红晕也很明显,这让他简直俊翻天了!

 “天气冷,你怎么不待在宿舍里避寒?”他的语气中有着责备。也许是因为天气冷,还是有什么魔力,在听到他这样毫不掩饰的关心,她竟莫名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

 “我的好朋友不在,我待在宿舍也无聊。”

 “我平常也是顾虑到你同伴在,她跟你跟得很紧,害我都没机会靠近你!”巴洛当低声埋怨。“你有注意我们?”她好奇的问。

 “注意女生宿舍里的你,”至于其它人,他当不存在。罗拉拉拉单薄的外套,对他的回答不表示意见。

 “这么冷,你穿这样还敢出来!”他从外套口袋里取出围巾及手套,要替她围上,这些东西把他的口袋挤得的。

 “不用了!”罗拉不好意思的拒绝,但在他瞪她一眼后,她立即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任由他摆布。

 他温暖大手所传导到她身上的温暖气息,使她莫名变得不对劲,三魂七魄彷佛都想往他身上飞。

 “可以了!”他把她包得密不通风。“你怎么会带这些东西出来?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街上?”

 他方才是从小坡上挥着手朝她跑过来的,他…是来追她的吗?“我见你朋友出去,就到你宿舍找你!”  M.vKExS.cOM
上章 姐姐嫁给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