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情宝鉴之欲卻滛香 下章
第三章
 罗烈卯足了劲猛攻狠打,大头次次撞击着‮心花‬,触底、次次入,陆卓妍双手双脚得更紧了,肥拼命耸去配合罗烈的狠,舒服得媚眼如丝、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淋、娇呼呼,舒服得水猛

 “唉唷…美死我啦……太了…好大的巴喔…我快不行了…”陆卓妍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住罗烈的肩膀,用来发她心中的喜悦和快,小水一而出。

 罗烈感到头被大量热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部猛的连连数,一股又滚又浓的有力地飞而出,陆卓妍被这滚热的一烫,声娇呼:“啊…美死了…”

 她高后气弱如丝,罗烈温柔地‮摸抚‬着她那美体,从房、‮腹小‬、肥,一直摸到、小、美腿等部位,然后再亲吻她的樱小嘴,双手‮摸抚‬她的秀发、粉颊,轻柔问道:“卓妍,你…你舒服吗?”

 “嗯…好舒服…”陆卓妍觉得罗烈长‮大硕‬的巴干得她如登仙境,事后又如此体贴入微的‮抚爱‬,使陆卓妍甚感窝心。

 她粉脸含,一脸娇羞的媚态,嘴角微翘出了足的笑意,两人彼此‮抚爱‬着对方的肌肤,像一对相恋已久的夫那般完全融合在爱的喜悦下。

 绵过后,接着是疲乏的来临,两人相吻相抱了许久才闭目睡入梦乡夜深了,陆卓妍先行醒过来,张开媚眼发觉自己和罗烈赤身体搂抱着。

 想起刚才的绵做真是舒畅痛快,罗烈大的巴直捣她小深处,把她领入从未有过的妙境,不握住罗烈的巴百抚不烦的‮抚爱‬。

 罗烈被她温暖滑的玉手得也醒了过来,大巴一柱擎天,得青筋暴、‮硬坚‬发烫。“罗烈,你醒了?你看巴又大又,好像每次都在长大,真吓人!”“卓妍,是不是又想要了?”

 罗烈抱住陆卓妍的体搂紧她猛亲猛吻,两人吻得许久才松开。“死相,要死啦!给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真可恶…”

 “卓妍,你老公的巴和功夫比我的如何呢?”“死相!他…他要是够劲的话,我…我也不会被你的大了…你呀,坏死了…

 “陆卓妍娇羞怯怯的像个少女,她小嘴在数落着他,但是玉手仍旧套着罗烈的大巴。“罗烈,它又硬梆梆了…”

 “谁叫你逗它的,它又想要你的小啦!”罗烈起身坐在边,一把抱过陆卓妍赤的‮躯娇‬,面对面的要她的粉坐落在他的‮腿大‬上,要陆卓妍握住他那高翘的大巴然后自己慢慢的套坐下去。

 陆卓妍一看他的大巴好似一柱擎天般高翘立,大得令人有点胆怯,罗烈把她的玉手拉了过来握住大巴,双手则摸着她酥上白晰柔软的房:“卓妍,快把巴套进你那小…”

 “罗烈,巴这么大…好怕人呀!我不敢套下去哟…”她含羞带怯的模样还真人的。“来嘛!别怕,刚才不也玩过吗?”“不…我没有和我老公玩过这个花招,我怕吃不消的…”“卓妍,慢慢的往下套就行了…不要怕嘛!”

 陆卓妍拗不过罗烈的要求,二来也想要试试坐式的新爱滋味,于是她左手勾住罗烈的脖子、右手握着大巴对准自己的桃源,慢慢的套坐进去。

 罗烈双手搂紧她那肥厚的粉往下一按,他的部也用力往上一“噗滋”一声,大巴全进到底。

 “好呀…唉哟呀…”她小嘴娇叫一声,双手紧抱住罗烈的颈部,两脚紧扣着他的际,开始不停扭摆,急促上下套动旋磨。罗烈双手捏着她那两颗抖动的房,并张口轮着左右两粒头,他抬起部一地向上顶着。

 “唉唷…罗烈…亲哥哥…大巴哥哥…小…好舒服…好过瘾啊…快…快往上顶…顶深点…“陆卓妍‮奋兴‬得语的叫着,肥上下套动,愈叫愈大声、愈套愈快、愈坐愈猛。

 她双手紧搂着罗烈的背部,用柔软的房贴着他的部以增加触觉上的享受,她像发狂似的套动,还不时旋转那丰的肥,以使小内的研磨着大头。

 陆卓妍极点,水如溪不断出,小口两片紧紧的含着罗烈‮大巨‬的巴,且配合得天衣无

 她愈扭愈快,臻首猛摇,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摇晃的头左右飞扬,粉脸绯红、香汗淋淋、媚眼紧闭、樱一张一合,陆卓妍已置身于死的境界。

 “啊…大巴哥哥…好舒服…唉呀…忍不住了…我要?要丢了…”陆卓妍只觉骨酥体软,舒服得水如洪般出。罗烈这时也快达到高,他急忙一个大翻身将陆卓妍上,再把大入小狠命着。

 “唉唷…你…你饶了我…大巴哥哥…我受不了了…我够了…我…我不行了…““卓妍…好…快动你的大肥…我…我想了啊…”陆卓妍感到里的大巴突地猛涨得更更大,于是鼓起余力双手双脚紧抱着罗烈,拼命摆动美高小接他那最后的‮刺冲‬。

 “啊…心爱的卓妍,我…我给你了…”罗烈背脊一酸,头一,大量滚烫的浓而出。她被浓,如登仙境般舒服的大叫着:“喔…罗烈…你烫得我好啊…好…好舒服呀…

 “两股水及在小里冲击着、着,两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情的高,‮女男‬两人手儿相拥着、脸颊相贴着、腿儿相着,微闭双目静静的享受那高后尚在体内的情韵味,又亲又吻的相拥而眠。

 清晨五点多,陆卓妍悠悠地醒转了过来,想那罗烈的大巴比自己老公硬起来时的巴还还长,真是女人至宝!

 大的充实感竟使得她甘愿投怀送抱,背夫偷情。2、风女大学生周名山等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天快黑了一直没有拉客人,一心想着能和那个美感、媚入骨的‮妇少‬能出来,可是‮妇少‬始终没有出来,真他妈的能干。

 这时候一个性感的美貌少女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去东华大学。”他偷偷打量着这个美之极的少女,比起那个‮妇少‬还是差了很多,但也十分人,身上发出淡淡的沐浴的香味,刚刚在凯越酒店洗了澡,用脚后跟也能想像出她干了什么,大学生也干那事儿!

 他现在正硬的的要命,几乎想问问多少钱一次,可是还没那么大胆子,看来今天得早点收工去找‮姐小‬了。

 少女显得很累,说完后就闭目养神。他描了一眼,她穿着今年最流行的米薄纱连身背心裙,乌黑的长发贴着白皙的颈脖,原本就嫣红的双抹了淡淡的口红,更显得丰盈滴。

 更令人侧目的是她丰部,在贴身衣料的衬托下格外浑圆。令他吃惊得是女孩儿居然没有穿罩,高耸得房上两个凸起,十分人,短短的裙摆仅仅及膝,现在坐下来出一大截白皙圆润的‮腿大‬。

 他了口口水,开了车,前面有点儿车,他停下车仔细端详这个美丽得少女,少女脸蛋儿一,身材又火,得周名山火中烧。女孩儿睡着了,两腿叉开着,他低头一看,差点儿出鼻血,她竟然没有穿内

 ‮裙短‬因为叉开腿而向上卷起,连出来了,他忍不住把自己得巴掏出来,看着女孩儿鲜得小打起手,他手伸过去想把女孩得裙子拉得更高一些,却没胆子。

 突然女孩伸手拉起了裙子,将美丽得户完全了出来,他吃惊的抬起头,只见那个女孩笑着看着他:“好看吗?想不想要啊?”他长大了口,女孩伸手抓住他得巴:“哇,好大啊!”他被女孩摸得好,而他那超人的尺寸也令女孩儿心大起:“好了,我今天就陪陪你,去万全街,我在那儿新租了一套房子,你是第一个被我带回去的男人。”“不会这么巧吧,我也住在那条街。我叫周名山,你呢?”“曲。”

 两人聊着天就到了万全街。那是在东华大学附近的一条步行街,左边是东华大学,右边是和光中学,而她和室友两人租的房子都是江玉莉的。说到这个江玉莉倒也不简单,她18岁结婚,当时老公已经有个6岁的女儿叶雪,后来与老公又生了个女儿叶灵。

 6年前老公死于车祸,留下四栋楼房两两相对,她自己与女儿住了一栋,把其他的房屋进行了改造和装修,出租给东华大学的学生和一些来沪打工的人;然后自己又开了一间网吧,现在靠着附近的两个学校,年利润几百万。

 她一直都没有再婚,和丈夫前的女儿相处也如亲生女儿一般,她保养得很好,又有早晨邉拥牧晳T,所以虽然已经36岁了,可是和那24岁、18岁的女儿站在一起就好像姐妹花一般,而她更多了两个女儿所没有的成韵味。

 这三个‮女美‬自从周名山搬来的第一天起就成为他幻想的对象,只是没有机会也没有胆量。到了曲的房间,看不出这个出来坐台的大学生房间收拾的还别致,周名山环顾四周,是个两室一厅的套房,能租的起这样的房子却出来卖,真是奇怪。曲却笑着走了过来,媚声道:“在发什么呆呀!”

 他说了心中的疑惑,曲娇笑着说:“去你妈的,谁他妈出去卖了,我哪是吊凯子,我啊!男朋友丢下我去了‮国美‬,我不做就浑身难受,受不了了就去酒吧找个喜欢的男人去开房,只有让我放心的男人才带回来玩儿。”

 曲说罢,一只手不停地在名山的部‮摸抚‬着,试图引名山、‮逗挑‬名山。名山哪里能经得起如此的‮逗挑‬、引,尤其今天又需要得厉害,更是容易火的燃烧。

 于是,名山一下子反手抱住了曲,并且还将嘴凑了上去,对准了她的嘴就亲了起来。“嗯…”这一吻也是十分火热,而且这一吻也吻得曲全身酥软无比,真可以说是未饮先醉了。

 名山的一双手更是丝毫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摸索着,一只手更探进去了那裙子里面。这一摸之下,只觉得里面润润的,想必她早已是心大动,情泛滥,而引发水直而出。

 名山调皮的用两指头捏了捏那,捏得她既感酥麻又酸,使得她不浑身颤抖着“嗯…”一面吻着,口中还不住发出舒服的声音。名山更是偶而去捏那核,这一来,使得她更是颤抖得厉害。

 因为核是女孩子全身最感的部位,能挑起女孩子的最高情,所以曲这时实在已经有着非常强烈的望了,她的‮体下‬也不的‮动扭‬了起来。她们彼此的嘴才分了开来,可是曲却不停地吻著名山的脸、名山的颈子,更不时的去咬名山的耳朵。  M.vkExS.cOM
上章 偷情宝鉴之欲卻滛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