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情宝鉴之欲卻滛香 下章
第八章
 早上两对‮女男‬又各自进行了一场临晨,苏静和男朋友高达要去旅游,曲燕也准备去看看舅舅,周名山和曲燕在门口吻别,名山着女孩香滑的舌头,双手用力捏着她浑圆、丰盈的股,女孩儿已经开始息了。

 “要不要再来一次?”他的话吓坏了女孩儿,今天早上起前他就又搞了一次,现在还要,哪能受得了?她用力推开名山。看着女孩儿惊恐的样子,名山得意地笑了,她才明白这是在开玩笑“你好坏啊!”说着,用粉拳在他身上猛打。

 两人正在打情骂俏,一个中年美妇从楼上走下来,正是他们共同的房东叶太太江玉莉,显然刚刚做完,脖颈粉红,还有细微的汗粒,更添几分娇

 三人都有点尴尬,江玉莉红着脸向两人问好,然后下楼去。名山看着她被邉泳o身紧紧裹着的丰,不由了口口水。

 “怎么动心了,鬼?”曲燕笑着打趣,伸手一摸:“哇!还真硬起来了,你们这些男人呢…哼哼,都一个毛病,贪心不足!”

 “怎么吃醋了?”名山捏捏她的股:“晚上再你。”曲燕娇笑着说:“来者不拒。”二人吻别,名山虽然玩了‮夜一‬却精力奇好,回去洗澡更衣就去出车了,曲燕则又睡了半天才去舅舅家。

 江玉莉回到自己的房子,飞快的光衣服冲进浴室,拿着头对着‮体下‬猛力地冲击,冰凉的水柱冲击着热的道,却浇不息她内心熊熊燃烧的火。

 刚才在阳台上,她看到曲燕一丝‮挂不‬的趴在上,将雪白的股高高翘起,周名山趴在她背后,大巴正在她淋淋的小中疯狂地,女孩儿被死,叫;而另外一间房间里,苏静也正被男朋友叫不已。

 她被两个男人超人的住了,竟然一边‮窥偷‬一边手起来,听他们在做时的说话,竟然干了差不多‮夜一‬,她又是羡慕又是妒忌,火始终就没有平息过,后来实在忍不住,跑到天台上狠狠手叫了一番才下楼,却又看见曲燕与名山打情骂俏。

 这两个女孩儿搬来不到一星期就勾引了在这里住了快半年的周名山,自己怎么没发现身边有个宝?曲燕也就罢了,一看就知道是个小货,却连这样文静害羞的苏静也在男人体下叫,真是让她大开眼界了。

 洗澡后(其实是又手了一次),她光着‮子身‬穿了件白色丝绸睡袍来到卧室,小女儿去乡下看爷爷了,大女儿公司组织去‮陆大‬旅游,家里就剩下她一人。

 她坐在镜子前,让漉漉的长发披在肩上,丝绸‮擦摩‬着赤的‮体身‬,她那感的头又硬了,小也开始变得润。

 她打开抽屉拿出女儿送的假具,那大黝黑的巴上散发着一股人的靡气息,她忘情地着,一手隔着睡袍捏着丰房。

 她的两只‮腿大‬分开了一些,在一片漆黑的下面,有条稍呈弯曲的,玉莉的右手在自己那淡红色的黏膜上轻轻碰了一下,不由得使她“啊…”地叫了一声,又见她‮身下‬动了一下,以中指轻轻着两片薄薄的,手指捞起了一些黏,又摸了一下上端突出来像绿豆状的小核“啊…”又叫了一声,全身一阵颤抖,娇媚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像痛苦又像快乐般的神情。

 玉莉手指头不停地抚着那使她快乐的感部位,纤细的枝也由缓而急地在椅子上‮动扭‬了起来,她把手固定在‮腹小‬下方的半空中,却向她自己的指尖,肥圆的到空中,变成了拱起的形状,嘴里的嗯哼声渐渐变成了叫声,仔细一听,玉莉叫的是:“啊!

 …我…还…还要…”她两间的一直颤动着,一股股透明的体不停地溢出,全身像是痉挛似地抖着、抖着。

 玉莉的手指头按在花瓣上涨大的芽,然后像捏一般地个不停。接着她把整只手掌户上头,以姆指、食指、中指的顺序由下往上摸去,一边从她嘴里出一阵阵甜美娇媚的声:“啊…亲爱的…”

 玉莉以无比的姿态和语声叫出了一阵阵让人心神俱颤的叫声,整具‮躯娇‬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着,像是在对着一个隐形的男人献媚一般。

 玉莉狂了一阵子,大概觉得还不过瘾,接着把两手指放入送起来,再用姆指在外面核,只听她叫了一声:“啊…好…好舒服…呀…”

 沾水的手指在她的里发出了“唧…唧…”的这种猥的声音,就连站在五公尺外的我,也听得清清楚楚的,一阵阵“还…要…我…还…还要…”的叫声回响在房间里。

 玉莉躺倒在柔软的上,细细的手指在她的飞舞着,儿狂悍不畏地扭摆着,一会儿,玉莉左右分开那两片沾片,现出美丽湻奂t壁,股股黏的体正从里面像挤出来似地溢着。

 玉莉把手里的黑子对准了的进口处,稍微地向前推了一下,几乎没有任何干涩的状态下,子的前端就像被进了她的膣腔里了。

 她继续地向前推,这次却没那么容易了,好像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一般,道口扩张的软,随着黑子的入侵而向内陷了进去,同时玉莉的里面像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原来颤动着的‮子身‬更是抖得很厉害“啊…”地,玉莉的嘴里发出了似呻又像悲鸣般的叫声,而她的手却继续把黑子往自己小的深处去。

 玉莉把她的‮腿大‬分得更大更开了,手慢慢地离开了那支黑子,看她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好像由她的‮体下‬传给了她一股极为舒适的感觉。

 那子正以缓慢的韵律在动着,这表示玉莉中的壁在收缩着哪!水一直由玉莉的‮腿大‬单上,她也一直叫着:“啊…我受…不…了啦…”

 玉莉让‮腹小‬收缩了一阵子,再度握着黑子,向她自己的里左右旋转着,叫着:“啊…这样…快…快要…了…”地不停自言自语着。

 就这样来回转动黑子,开始出现了怒涛般的高了,最后在她“啊…要了…了…”的叫声中了身。

 玉莉那美丽而成的36岁‮体身‬倒卧在上,像触电般地搐着,奔向感的最高峰,一直颤抖着的还紧紧咬着子不放松呢!

 就在高初至之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她拉回现实,她努力调整呼吸,慢慢拿起电话:“喂?”对方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阿姨您好啊,我是子杰,在你门口呢,你怎么不开门?”

 她这才想起几天前妹妹说,她与老公一起被派到加拿大,而独生子陈子杰要考大学了,要来自己这里住,在和光中学读书,今天早上的飞机。

 一定是自己刚才沉浸在手的快中,没有听到门铃声,她忙说:“对不起啊,子杰,我刚刚在洗澡。我给你开门。”她忙把那个沾自己水的假到枕头底下,也顾不得换衣服,只好把睡袍的带子系上,理了理头发去开门。

 大门外的陈子杰17岁,由于长时间邉樱L得很强壮,英俊的外表很讨人喜欢。两人问候了一下,玉莉带子杰上楼,跟在阿姨的背后,子杰被一股淡淡的沐浴和成女人的体香包围着,阿姨丰结实、高翘浑圆的部紧裹在丝绸睡衣下,没有内的痕迹,显然没有穿内

 玉莉走路时,股优雅的‮动扭‬着,要是能从背后阿姨的小那该多好啊!子杰的立刻开始膨,尤其刚刚看到阿姨香汗淋漓、面带桃的娇滴的美丽脸庞,他就知道自己没有选错地方。

 父母因工作要出国两年,母亲要他选择住在阿姨家还是叔叔家,虽然婶婶对自己很好,可是阿姨也很疼自己,而且与那个成美丽的阿姨比较起来婶婶就有点形象过差了,更何况还有两个美貌不亚于阿姨的表姐,他当然选择阿姨家了。

 自从两年前无意中看到父母在客厅里一丝‮挂不‬的情做,他就恋上自己那成美丽感的母亲,但是亲情伦理和父亲的严厉让他不敢越轨,于是开始偷看父母做时手,后来居然发现父母为了培养情绪的黄影碟和书籍,让他欣赏幻想。

 去年英俊健壮的他先后被班主任和英语家教两个成‮女美‬勾引,在她们身上品尝了做的美妙滋味,对他来说,成的女人比少女更加人。

 而成美丽不亚于母亲而身材、气质更胜的阿姨江玉莉,显然是他所见过的最最美丽人的女人。在胡思想中,两人上了楼。玉莉脸一直红着,感觉自己的秘密像被人发现了一般,好羞人啊!

 而外甥看自己的目光中居然掺杂着很强的男望,那个不加掩饰的目光,‮辣火‬辣的就好像要把自己的睡袍拨开似的。

 而这种望的眼神让她感到羞愧而刺,高尚未退去的‮体下‬又,她甚至感到手留下的水在顺着‮腿大‬往下,千万不要被子杰发现了!

 “子杰啊,以后你就把这里当自己家好了,随便坐,我给你倒水。”她的脸还是红红的,子杰贪婪地看着阿姨部:“阿姨谢谢你。”

 玉莉去倒水,而子杰刚刚盯着自己的部猛看,那种目光…她低头看了一下,几乎要羞死了,原来紧张当中睡袍带子没系好,丰房有一大半了出来,甚至能看到一个头,她慌乱的整理着,扭头看看希望子杰没有看到。

 但是子杰的目光始终就没有离开过她,还是那么‮辣火‬辣的充望!她脸红得更加厉害,那种成男人才有的望眼神,在英俊的外甥那儿更显得灼热,紧张、羞愧、莫名其妙的刺,以及一早上没吃早点情况下的三次手,一起夹杂着让她感到一阵眩晕。

 子杰一直看着美丽的阿姨,发现她手扶着桌子,‮子身‬在摇晃,急忙跑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扶着她的手:“阿姨,你生病了吗?”

 玉莉被子杰这么一搂,嗅着他身上浓烈的男人气息,整个人都瘫软在子杰怀中:“我只是有点头晕,休息一下就好了。”

 子杰舍不得当前的好机会,扶着阿姨走进卧室,他的手有意无意的放在阿姨丰高翘的部上,整个人都贴上去。

 而他那起的茎自然地抵在玉莉的部上,玉莉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回头看了子杰一眼,连她自己都觉得那个眼神与其说是责备,不如说是鼓励。

 虽然隔着子,也能感觉到他的健壮和热度“子杰的巴应该不小了,好硬啊!哎呀!我这是怎么了?羞死了。”她胡思想地,也许是今天受到的太多了。

 而子杰看到阿姨娇媚的样子,在自己巴抵在她股上时那回头一瞥,一分责备、二分惊喜、三分害羞、四分渴望,那个眼神可以用“回眸一笑百媚生”来形容,以他的经验看来,与阿姨做的机会起码有了六成把握。来到卧室,子杰扶阿姨上,想把枕头垫高一些让她躺得舒服点,他拿起枕头,却发现那个水斑斑的宝贝,这对他并不陌生,母亲也用过。  m.VkeXs.COM
上章 偷情宝鉴之欲卻滛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