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情宝鉴之欲卻滛香 下章
第十二章 顺水推舟(全文完)
 玉香搂着他的脖子撒娇:“人家要你用点力嘛!”名山一边开始用力她娇热的小一边道:“你这么平时怎么忍得住,有没有着别的男人玩啊?”

 玉香一边得‮动扭‬部将户凑上来接大巴得一边得说:“人家只对你一个忍,小笨蛋,人家对你一见钟情嘛!用力啊…哥哥…你好死了”

 名山听她叫得紧,得更加用力:“快说嘛,哥哥喜欢你,喜欢得要死,我你当我老婆。要不要当我老婆啊,妹妹?”

 玉香紧窄的小紧紧的包住名山的,而且不停的夹紧口中叫着“要,我要…我是你…你的,我被老公干死了,天啊,啊…啊,飞起来了,我飞了,啊…你要听我就告诉你…好舒服…我16岁就和…老师做了…最近…啊又来了…最近三个月都和男人做了…啊大巴哥哥…死我…”

 “你和你表姐怎么忍得住?”“忍不住了就互相足,哼…哼…大巴哥哥…心被你得…美死了…快活死了…”

 “哇这么有趣儿,怎么玩,几天玩一次?”“用假巴玩,…以前一周三、四次,最近每天都玩,啊…太美妙了…哎呀…真巴真好?认识了你,我天天…都想和你做…表姐嘴上不说…可我知道…她也喜欢你…以前她喜欢带着假我,哦…你…你好硬啊!

 好…好…人家…人家…又要丢了,大巴好老公,你最了…哦,好舒服…我又要开始了,啊…老婆要被死了,啊…大巴,好…不行了…我要死了…现在老让我她,我知道她是把我幻想成了你,啊…”听到美丽文静的‮妇少‬这么的和表妹玩玉女磨镜,还幻想自己,名山不由巴更加‮硬坚‬,而玉香阵阵叫,加强了他的举动。他身,重重的一下一下地着,大巴一出一入的,将户的红色内壁往外翻。

 “何以见得,宝贝快说!”玉香小着他的,快节节地高涨。“有一次她被我到高时叫你的名字,啊…在快一点…还不承认…大巴哥哥,你想我表姐吧,她一定很想的…我要和表姐一起陪你、”

 “美死了,我被你死了,你别那堋慢的,快一点,用力重一点儿嘛 ”名山想像着两个‮女美‬赤样子,巴更加有劲,他运用着熟练的技巧,一上一下、忽进忽出的具,直把小得“滋滋”

 作响。玉香‮腿双‬伸、肥扭摆来配合着他的。这的叫声和她脸上的表情,刺得名山暴发了原始的野,再也无法温柔怜惜啦 开始用力起来了。

 玉香紧紧搂著名山,她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吁吁 发梦一般的呻着、享受大给予她快的刺,使她感觉到浑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烧似的,全身四肢像在一节一节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顶。

 她只知道拚命抬高肥,使小与大具贴合得更密切,这样才会更舒服更畅美“哎呀… 我要丢了…大巴哥哥… ”

 她被一阵阵‮奋兴‬的‮刺冲‬,和大头每次碰触到户里面最感的地方。不由放声大叫、水不停的狂而出。

 玉香已经连三次,可是名山却没有丝毫的意思,让玉香又高兴又害怕。他紧紧的把玉香抱在怀里,只见眼前的‮女美‬双颊晕红,媚眼如丝,娇不止,小还不停的夹紧。

 “亲我!”玉香撅起了红,要名山亲,名山也俯身亲了下去,两人疯狂的把舌头纠在一起,换着口水,亲了好长一阵,玉香口的起伏才稍稍平静。

 “好老婆,舒服吗?”名山好不容易摆玉香舌头的纠,问道。“哎…还问人家,你好厉害哦。我快被你死了”玉香楣笑承认,她从来不曾被干到失神的地步。“水那么多,好可哦。”玉香感到自己的股都答答的。

 “要再来吗?”名山问。玉香红着脸点头,名山便换了一个姿势,玉香上身趴在上,白白的圆翘股高高起,她从来不曾这样办过事。“这样好丢脸啊。”玉香说。

 名山也不回答,一手扶着她的纤,一手调整的位置,头对正,一下狠到底,磨了一下之后又慢慢的出。

 “这样舒服吗?”名山双手向前抓住玉香的子,两人的‮体身‬紧紧的贴在一起,名山知道玉香已经累了,便不再狠干,改用狠的招数慢慢提高玉香的。果然玉香也配合的摇动着股,追求着快

 “这样好紧好刺,啊…你的东西撞得人家好舒服。”玉香回答,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雪白的背部,背部也因为流汗的关系闪着细细的光点,从纤部葫芦状的曲线也让名山看得血脉贲张,一越发‮硬坚‬起来。

 “我的什么东西?”名山故意把头顶在口,不肯深入,逗着玉香。“你的小弟弟,我的大巴嘛!人家想含蓄一下嘛,坏哥哥”玉香正在高张,这时哪里得起‮逗挑‬,便摇着股往后追著名山的

 “含蓄什么,老公就喜欢你的模样,听好了这是你老公的大巴在干你的小。”名山说,狠狠把刺到底“噗滋”一声,水从结合的隙挤出来。

 “要不要大你啊?要不要?”玉香被这一撞舒服得很,哪还管什么含蓄的,连忙说:“要!要!大巴快我,快,哦…你…你巴好硬啊!好…好…人家…人家…又要丢了,好老公,你最了…哦,好舒服…我又要开始了,啊…老婆要被死了,啊…大…不行了…我要死了…”

 名山扶着玉香圆翘的股,开始做长程的炮击,整完全拔出来后又再整进去,只撞得玉香好像发狂一样叫,手紧紧抓着单,一直把脸往上挤,水好像洪一样的的出来,名山每次出来,就上,进去时又是“噗滋”

 一声,名山这时也头大汗,狠命的加快速度,玉香的小也不停的收缩,她的高似乎连续不断的到来,这是她破身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而不可言喻的

 爱中所赐给她的快程度以及舒适感。她舒服得几乎要疯狂起来,花蕊猛颤,小腿踢,肥,‮躯娇‬在不断的痉挛、颤抖、气吁吁嘴里歇斯底里的大叫∷“好宝贝,心肝,哎呀我可让你给死了,我要命的大巴,你就死我算了,我快受不了啦”

 名山这时感到‮腿大‬一阵酸麻。“哦,我要了!要我出来嘛?”“给我,老进来,我要你,啊…”名山低吼着,把深深的刺入玉香体内,火热的开始到玉香的体内,得玉香又是一阵抖。

 “啊…我不行了…一直到…要死了…”玉香一阵激动的叫后,全身无力的趴在上,这么一战下来,玉香已是香汗淋漓,张大了嘴,不停的着气,沙发和地板上一大片的痕迹。

 名山也趴在玉香的身上休息,刚完的还留在玉香体内一抖一抖的,每次抖一下,玉香就全身颤。

 两人相拥着口舌,‮体下‬仍然结合在一起动着,享受着的快,终于呼吸慢慢恢复了正常,名山看着怀里这个而又可爱人的小美人儿,吻着她的脸颊:“好老婆,我爱死你了,嫁给我吧?”

 “好啊。”玉香‮摸抚‬他健壮的肌,娇媚的回答。

 “我是认真的,我要和你结婚。”玉香显然有点儿吃惊,她很喜欢这个男人,而且和他做是如此的死。

 可是她觉得自己16岁就被老师勾引,后来因为强烈、美丽人不断的又男人勾引她,虽然只是为了,可毕竟和不少男人上过,现在心爱的男人向自己求婚,不由百感杂,难以形容。

 “哥哥,我喜欢你,也想和你做,可我配不上你,只要你想要我,我随时让你玩。可是…”

 “玉香,别这么说,我是真心的,一见道你我就知道我想和你结婚,请你不要嫌弃我,虽然我不能够向你保证不和别的女人上,可是我最爱的人是你啊。”

 “哥哥…”玉香喜极而泣,搂着心爱的男人失声痛哭:“我是你的,从今以后我在也不给别的男人玩。我是你老婆。”

 “玉香,我不在意你的过去,就算我们结婚后,你遇见心动的男人也可以和他做,只要能享受爱的快乐,不伤害自己,我都不会介意,这一点我可以发誓。”名山正说道。

 玉香吻上他的,二人又热吻了一会儿,这场后求婚也有了答案。一起洗澡时不免又嬉闹一番,在浴缸里二人又做一次。躺在上聊天。

 “哥哥,你是不是喜欢我表姐?”名山看着玉香,没有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妒忌于是点了点头:“是的,玉香我…”

 玉香手按在他嘴上:“别解释了,我明白,你都那么大方我还会小气嘛?我和表姐就像亲姐妹,从小我就是姨妈养大的,你喜欢表姐我很高兴,其实现在表姐也很寂寞,所以才会和我玩那个…我希望你能足她。”

 名山抓着她坚的玉:“我不但足她,还要足你呢,小宝贝。今天别回去了,我让你好好尝尝我得厉害。”

 “我当然知道呢的厉害了,我得回去了,要不表姐要担心了。你送我回去吧。”玉香又穿起名山得衬衫,将衣服抱起来,与名山相拥着来到理发店门口,薛丽已经回来,给玉香还留着门,二人热吻着“哥哥,要不你也进去,了结你得心愿。”

 “还是不要了吧,太突然她接受不了。宝贝儿会进去别感冒了。”玉香又吻了他一下:“好得老公,我听你得。”

 二人告别。玉香和薛丽就住在二楼得美容室,她走进表姐得,只见巾被下表姐美丽得体在不停得动,她忍住笑一把拉开,果然表姐在一个人自娱自乐,无得小着一又黑又得假巴。

 表姐妹早在青春期就玩过了,现在更是每夜得必修课,平时害羞得薛丽也不在乎,一边继续刺,一边道:“小蹄子,到哪儿发去了?”玉香笑道:“当然是我们最喜欢最想要得男人那里呀?”

 “名哥?!”薛丽发现自己不打自招已经来不及了,玉香掉衬衫搂着表姐:“你终于承认了吧,我今天没带钥匙,天又下雨,顺水推舟了!他好啊!”薛丽有点妒忌:“比你姐夫怎么样?”玉香发现自己以为掩饰得最好得秘密原来表姐早就知道不由脸红了。

 薛丽本来就只是说了一句气话,老公被抓,全靠了坚强的表妹自己才没被仇人侮辱,还一直忠实的扮演者自己伙伴,她搂住玉香:“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刺你的,好了小货给我说说你新男朋友的好处。”

 一提自己的男人玉香可来劲儿了:“他好厉害啊,巴又这么长,这么,别假的好玩多了,他把我的高迭起,我都记不清过多少次了,他也在我体内了两次,姐夫虽然巴也厉害可是就知道横冲直撞,不像他好多花样,他还从背后我呢,就像上次看的片上那样,好啊,姐姐他也喜欢你,你想不想和他做?”

 “你真那么大方?”“当然咱们是好姐妹嘛,他还向我求婚了呢!”于是她就绘声绘的给薛丽描述两人的做过程。

 薛丽听得水长,要求玉香像名山那样自己,可怜的玉香被名山的筋疲力尽,谁知道又把表姐的逗起来了,只好穿上带假巴的皮短足表姐旺盛的

 而薛丽在表妹自己时脑子都在想着名山会如何自己。

 (全文完)  M.vkEXs.cOM
上章 偷情宝鉴之欲卻滛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