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胖子的幸福生活 下章
第三章
 电话里传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不是妈妈太好了林雪鑫立刻平复了心情答道:“是的,您是哪位,有什么事吗?我是他女儿。”“哦,是这样的,我是建龙房产的马秘书,我这有点东西要交给你爸爸,我在你家楼下,你能下来取一下吗。”

 马秘书道:“好的,您稍等一会。”林雪鑫放下电话走进卫生间把衣服光伸手在泥泞的‮体下‬中拔出了那个‮磨折‬自己的跳蛋,这枚金色的特制跳蛋是胖子特意送给林雪鑫的生日礼物,并让林雪鑫自己给这个跳蛋起名字。

 在胖子当天第五次用这个跳蛋把林雪鑫玩失后,林雪鑫终于确定了它的名字…双头小怪兽。本来宋雅文是提议叫双头胖子的,然后她被胖子按在上用着这个跳蛋狠狠玩了一次就再也不发表意见了。

 这个跳蛋与普通的跳蛋不同,有一个细长柔软的小尾巴,小尾巴上有一个直径4毫米的菱形金属块,当胖子把跳蛋放进林雪鑫道开启后。

 跳蛋上的垂下来的小尾巴立刻会翘起来,菱形的金属块就正好刺入林雪鑫的道口内,金属块会随着跳蛋在林雪鑫道里震动如果开到最大时金属块还会发热并放电。

 胖子为了训练林雪鑫对这个跳蛋的反应连续两个月不准林雪鑫正常小便,只允许林雪鑫在跳蛋的刺下失

 最后的林雪鑫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跳蛋开到最大就会有极强烈的意,时间稍长就会控制不住失,这也成了胖子平时惩罚林雪鑫的常规手段。还有什么比让一个‮女美‬随时子更能让她听话呢,这是胖子的原话。

 想到这里林雪鑫狠狠的对着金色的小跳蛋吐了口口水:“啊呸!”然后痴痴地傻笑了一下,就像口水是吐到胖子脸而不是跳蛋上。做完这些林雪鑫把脏衣扔进洗衣机,回房间换了干净的衣服,想了想还是把跳蛋揣在身上下楼去了。

 林雪鑫刚打开门一股味就传入鼻子,她连忙跑进屋拿拖把经门口收拾干净,又了点香水确定在没有异常才锁了门下楼。

 单元门前面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q7车牌很打眼xb66668,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高个中年人站在车前,看到林雪鑫下来急忙上前询问道:“您是林‮姐小‬吧。”

 看到林雪鑫点头后他从车前坐拿出一个档案袋道:“这是给你父亲的东西,您千万亲手交给他,这是很重要文件。”林雪鑫拿着有些沉的档案袋点点头道:“好的。”

 马秘书说了声谢谢匆匆上车走了。林雪鑫回到家,把档案袋放在客厅,自己又屋里屋外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的东西。

 就又开始纠结宋雅文这个好妹妹到底有没有给妈妈打电话,想来想去林雪鑫无奈的发现如果胖子真的叫这个好妹妹打电话通知妈妈的话,那她一定会打绝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别看自己这个妹妹平时疯疯癫癫的好像什么也不在乎,可林雪鑫知道在宋雅文心中胖子的命令可比自己这个姐姐重要得多。那个死丫头只听胖子的林雪鑫恨恨的想到。好在什么证据也没有了妈妈应该会当成扰电话吧。

 下午林雪鑫踩着点进入教室,偷眼瞄向胖子的座位,发现他正在和成功聊天完全没注意自己,这才安心回到座位上。

 纠结了‮中一‬午的林雪鑫已经下定决心这几天绝不搭理胖子,就算他再怎么样也不让他碰自己,一定要让他知道宠物狗也是会咬人的。

 胖子并不意外林雪鑫下午居然还能来上课,因为今天早上胖子已经知道林雪鑫的父母会被请去给自己家旗下的林海山庄剪彩,那个地方山清水秀景优美唯一的缺点就是‮机手‬信号不好,进了山就等于与世隔绝了。

 胖子那个活宝的老妈早上天没亮就把胖子叫起来暗授机宜,说林雪鑫的父母中午不在家让胖子自己把握机会。不知自己的宝贝儿子2年多以前就已经把握住机会把林雪鑫变成自己的私有小宠物了。

 中考结束那几天胖子天天和兄弟们喝酒,喝完酒就去找林雪鑫和宋雅文泻火,有一天胖子宿醉在家没起,中午家里没人胖子就打电话叫林雪鑫买了全家桶来家里送炮。

 俩人折腾了小半天一身大汗,胖子洗完澡就坐在大厅看电视,林雪鑫却洗了半天才回胖子房间穿衣服。

 一般这个时间胖子的老妈都会在牌友家战斗所以胖子也不着急吹促。没想到那天胖子老妈的牌友急事先走,牌局三缺一只好提前散场。胖子老妈买了全家桶回家,刚打开门就看到林雪鑫光着脚从胖子房间走出来。

 当时胖子是处变不惊完全没有一点当事人的觉悟,而林雪鑫的俏脸却涨成了红苹果就差在额头上写上“我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更有趣的是她慌张地从地上捡起袜子后,又冲回了胖子的房间躲了起来。

 胖子对老妈仅解释了三个字:“我朋友。”然后就带着不知所措地林雪鑫出门了。暑假这件事后,胖子的老妈不断地旁敲侧击加疲劳轰炸,终于知道了那天看到的漂亮女孩是林行长的女儿林雪鑫,之后胖子就觉得自己老妈已经有要林雪鑫做自己未来的儿媳妇的打算。

 想想也对林雪鑫人长的漂亮不说,还是‮行银‬行长的女儿家室也没得挑,本人又是知名的才女唱歌、跳舞都在省里获过奖特别是写的一手好字,胖子记得的林雪鑫说过教他写字的老师还获得过兰亭奖。

 别人不了解,胖子却知道能获得兰亭奖的都是数一数二的书法大家。这样算起来胖子的老妈有这种想法一点也不奇怪。想到这些胖子不嘿嘿一笑,这样算起来自己的眼光也是相当不错了。

 第一节下课后胖子悠哉悠哉的从林雪鑫身边走过没有看她一眼胖子刚晃到出门外,就看到匆匆下楼的宋雅文。

 她跟着胖子走到走廊深处后就凑到胖子跟前小声解释道:“我中午真的给姑姑打电话了,可是老是不在服务区,你别罚行吗。”胖子一下一下的隔着衣服弹着宋雅文的口道:“你说呢,我不是说过打不通就处罚你吗?”

 宋雅文一边侧过身挡住胖子以方便他弹自己的珠一边道:“那好主人,你轻轻地处罚我行不行。”胖子隔着衣服捏住宋雅文的头道:“怎么轻轻处罚啊?”宋雅文忍着口的疼卡息道:“嗯…就是别用姐姐那个蛋处罚小‮子婊‬就行。”

 胖子嘿嘿一笑道:“好主意。”“小‮子婊‬,回去把你的小头做上记号我刚才找了半天才找到。回去吧,晚上我去你家楼下等你。”

 胖子松开手又在宋雅文的股上拍了一下。回到班里胖子又一次直接在林雪鑫身边走过根本没有看她。下午第二节刚上课胖子就跟任老头打了声招呼去老库房取军训服了。走在最西侧的走廊,人多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一个人还真有点瘆的慌。

 胖子紧走几步到老库房门口,门没锁但是里面却没有人。胖子暗叫了一声倒霉,正准备离开转念一想自己直接去里面拿一套军训服不就行了。走到库房最里面,胖子扫了一眼空空的架子一件衣服也没看到,只看到一大串钥匙放在架子上。

 胖子想了想本着贼不走空的高尚品质解下几把钥匙揣进了兜里。又回去找任老头解决衣服问题。任老头打电话叫来一个李老头,他带着胖子在学校里转了一大圈,才在女寝门卫室里找到了管库的中年大妈。

 又转回到库房,中年大妈看着空空的架子说了句今年学校扩招衣服发没了就没有了,让下胖子和李老头带上库房门,自己拿着那一串钥匙走了。

 胖子回去和任老头解释一遍,任老头看看胖子直接道:“那就别穿了,又不是一定要穿。”胖子恨得牙有这种你怎么不早放呢。回到教室看到林雪鑫犹如深闺怨妇幽怨的眼神。

 胖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直接把她扒光了就地正法。强下火气等到放学。胖子走到林雪鑫身边说了句跟我来,而林雪鑫看了看胖子却没有动地方。

 一下午时间没有和宋雅文通气的林雪鑫也是度如年,胖子不理自己,又担心宋雅文这个好妹妹中午真的打电话告诉妈妈。各种各样的想法一直在她脑袋里浮现,直到最后一节课间在厕所遇到宋雅文她才真的安下心来。

 胖子提上子就走,临走前还按响门铃,种种行为表示胖子根本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家人发现,既然这样我林雪鑫就不让你碰我直到你认识到错误为止。

 下定了这种决心的林雪鑫坚定地吐出一个字:“不。”说完立刻抱起书包冲出教室向家跑去。看着林雪鑫向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跑出教室,胖子咬着牙说了句:“好样的。”

 九月的夜晚来临的还是很晚,微凉的夜风吹动柳叶沙沙作响。“啊…疼…疼…好主人轻点…疼…求你了…别咬了…啊。”

 柳岸边的长椅上一对火热的在一起。胖子穿着白色体恤坐在长椅上,‮身下‬的大短到膝盖以下,他身上一具赤的修长的女体如蛇般‮动扭‬着。

 “妈的,你不是很喜欢吗,小‮子婊‬。”胖子说完又一口咬在宋雅文的娇上,随着宋雅文一声哀叫她的左上又多了一个齿痕。

 一个小时前胖子来到宋雅文家所在的水秀家园小区,这里是s市唯一临水的小区,小河沿岸移栽了大片的柳树林每隔一段还有实木的休闲长椅,每隔一段距离还设置了照明灯。

 所以这里一到晚上就有很多小区的居民下来遛弯。胖子来时宋雅文正牵着大金…新闻从楼到里走出来。新闻一出来马上拖着宋雅文着冲向胖子还伸出大舌头胖子穿着拖鞋的脚。

 这只大金是胖子两年前买来送给林雪鑫姐妹俩的所以就在她们的名字里一人摘了一个字叫“鑫文。”用胖子的话说就是让这只大金时刻提醒姐妹俩她们是属于他的小狗狗。

 不过因为林雪鑫的爸爸鼻感所以“鑫文。”一直养在宋雅文家,登记狗证的时候工作人员把狗的名字登记成了新闻,姐妹俩也没有给解释更正,所以大金的狗牌上写的就是新闻。

 这只狗出生不久就被胖子带回家,怕它不习惯陌生环境胖子足足养了它三个月。送给俩姐妹之后胖子也会经常地买喂它。所以它跟胖子特别亲,胖子也特别喜欢它。

 胖子蹲‮身下‬轻轻地摸着新闻的头顺手把它的项圈和狗链解了下来。看着宋雅文道:“今天做个乖狗狗。”新闻也跟着胖子汪汪叫了俩声仿佛是赞成胖子的话。宋雅文立刻小声道:“好主人到那边在带好不好。”  M.vKExS.com
上章 胖子的幸福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