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瞎妹妹 下章
第一章
 我有一个差两岁的妹妹,但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忽然的高烧而害她变成瞎子,但也幸好她其余不论思考或行为能力都和正常人一样,只是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国小二年级甚至更小的时候不懂事,所以总喜欢欺负妹妹。但很奇怪的,妹妹每次都被我欺负之后就好像更喜欢黏着我,更求我带她到处玩。我也总是很恶劣的这时骂她瞎子,骂说就算带她跟邻居朋友玩抓鬼游戏她也没办法玩。

 最后?当然是她终于哭着跑去跟妈妈告状,我就被修理一顿…所以小时候当我跟邻居的小朋友玩抓鬼或跳房子之类的游戏时,妹妹都只能待在家里听音乐,听广播,听卡通电视节目,听ㄅㄆㄇ的儿童教育录音带,或是由妈妈或拿着教材教她用手指点字…只有当我玩到尽兴回到家里,妹妹才会抓紧机会的又着我要我陪她玩。

 妹妹很喜欢我跟她玩一种游戏,我们都称为猜数字的游戏,就是我伸出手指比个数字,她用手来摸之后说是多少。

 其实这游戏很无聊,非常无聊,但妹妹却玩的非常高兴…现在想想,当时的妹妹一定很孤单,什么都看不见,又不能玩其他游戏,只能留在家里,想要我陪她玩我又只会惹她哭,我也真的蛮后悔那时的自己很不会想…

 如果真要苦中作乐的话,除了妹妹的听力异常敏锐,就是在忽然停电的家里妹妹也依然能来去自如,甚至能帮我们找出蜡烛与打火机,这应该就是她比我们更强的地方。

 因为我跟妹妹睡同一间房间,是睡上下铺的那种,妹妹睡下铺,所以有时晚上妹妹做恶梦时会哭着跑到我的上来,然后我也吓的醒来开始哄她,她才愿意抱着我睡觉。

 不骗你们,就算是个瞎子,也还是会作梦或做恶梦。妹妹常常梦到她周遭完全没有人,不论怎么叫都只有自己而已,所以有时她醒来后会还分不轻是梦或是现实,直到终于找到小楼梯爬到我身边被我哄才平静下来。

 所以我也不知道该说我跟妹妹的感情是好或不好,总之,我们小时候就是那样…接着我能说的事,就是我国小五年级要升上六年级的暑假时,那时我和妹妹还是睡在同房间的上下铺,但父母已经开始讨论要让我们分房睡了,只是还在讨论中,毕竟他们要让妹妹一个人睡也不太安心。

 我却还是没有什么烦恼,因为刚开始我真的对妹妹没有丝毫的念…直到我忽然透过朋友的耳濡目染,加上自己透过各种成人漫画与书籍开始了解这方面的知识,终于知道‮女男‬间的所有事。

 还记得有一天深夜睡觉时我还没睡,我将返校时朋友借我的黑皮A漫带回家躺在上偷看,主要是怕被父母知道才这样,并且妹妹已经在下铺睡了。

 我看着看着自然的就拉下子一手握着老二自。忽然间我感觉到好像在摇,那时我注意一下就没有在意,以为妹妹只是翻身继续睡就又要继续手,没想到又是一阵摇动,我还来不及反应妹妹就已经开始爬到上铺我这。

 我本来吓得就要立刻拉起子与藏起A漫,后来很快的想到妹妹什么都看不到,就又决定不要有任何动作以免让她提起警觉。妹妹站在阶梯上问我睡了没,我故意躺平没回答她,她就又说我在装睡,她有听到我一直在动的声音。

 其实当时我起的老二仍在外面,并且还是妹妹只要伸出手就能碰到的距离,加上A漫还放在枕头边,所以我非常的紧张,不知该怎么回答。

 妹妹可能是看我都没有回答,就干脆的爬上来,我立即知道她要像以前作恶梦时一样躺在我身边,或是睡不着想找我玩时来烦我。我只能赶紧将子向上拉,将老二重新盖回去,这动作也让妹妹确定我还醒着。

 妹妹当时只是问我说在作什么,一边就那样躺到我身边。我好像是急中生智的回答她,我在拉薄被到旁边,她就没有怀疑的说她睡不着,要我陪她玩猜数字的游戏,或是要我说故事给她听,于是为了安抚她我也只好乖乖照作。

 那一晚也没什么事,只是那样而已直到她终于被我哄睡,留下我心的惊悚回忆。当时的妹妹才十岁左右,但我从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开始逐渐对她产生不正常的渴望与望。

 记得那个暑假好像从那天开始晚上妹妹就都会跑到上铺找我,因为她知道暑假时我不用上课可以晚睡,就都不是要我陪她玩就是唱歌说故事给她听。

 而我就那样每晚看着她躺在我身旁,看着她的平静睡脸,我才敢将朋友借的几本A漫拿出来看,任由老二在子里翘的半天高,就是不敢去他与用手玩他。

 我们就这样过了几天吧,直到那天我忽然看到一篇画兄妹伦的漫画,是大哥夜袭妹妹,才使一切变得不同…

 我忽然警觉到妹妹其实也是个女人,有女人的正常‮体身‬,看不见任何东西,又非常信赖我,并且就躺在我身边睡觉,这真的会是我想研究甚至侵犯女生最好的机会。

 但我也是会感到沉重罪恶感的害怕,一直告诉自己她是我妹妹,对她做任何事都是伦的,被爸妈知道更是不得了…那几天我都过的很挣扎,白天是在烦恼,晚上是妹妹来找我时会让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接着我又看了几篇兄妹伦的漫画,有调教,有。想当然,对当时步入青春期的我来说,不论我怎么想要约束自己都没用,我还是对妹妹下手了,并且幻想自己或许能想办法调教甚至骗她…

 妈妈有时打骂我时真的说的对,妈妈说她把我生的太聪明了,所以我才会一直有这种小聪明,那晚也才会敢计划好之后决定对看不见的妹妹下手…

 记得那一晚妹妹又跑到我的上后,我跟她面对面侧躺着。我们一边聊天,我一边开始将手慢慢向下伸,并将短拉下后出已起的老二,然后看着妹妹的脸偷偷用手慢慢自

 当时感觉不只是,更感觉混杂了罪恶感与刺感的极端感觉,所以第一天我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一直自,直到妹妹终于睡了为止。

 只是因为当时我还不会让自己的方法,所以也只有自而已。就这样过了几天,我的望胃口越玩越大,就决定紧张的问她说会不会热?

 因为爸妈是辛苦的工人,没有钱买冷气与缴太多电费,所以夏天的晚上我跟妹妹只能开窗与靠电风来纳凉,还是感觉很热。

 妹妹跟我说她也会热,我就紧张问她说我能不能衣服,这样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在她面前体偷偷自也没关系,不然每次都得担心紧要关头时我的子来不及拉起被她发现。

 妹妹因为都是让妈妈或教的,没有去读盲人学校,加上一直关在家里对事一定不懂…果然她跟我说好,我就开始衣服,并很快的将衣服全光。

 我知道对妹妹来说,‮女男‬之别的观念是非常非常薄弱的,甚至可能认为我们的‮体身‬完全一样,所以就在我光了衣服后,妹妹边跟我聊天边用手摸着我的膛,发觉其实跟她的膛一样,我就看准时机紧张问她要不要也将衣服掉才比较凉快。

 妹妹果然完全没有怀疑的将衣服掉,薄上衣之后就是短,接着我亲眼看着她下内部的一条,就又先躺回上并且笑着说这样好凉。

 当时我也真的觉得好凉,双眼更是大吃冰淇淋,因为她躺平后就放松的张开‮腿双‬,因此坐在她身边一直盯着妹妹的下部看,看到两个,知道那是什么就就越看越‮奋兴‬。

 妹妹过一阵子后可能奇怪于我怎么不躺回去,就也又爬起来问我,我才只好陪她躺下,不然怕她真的会起疑。

 我就又跟妹妹面对面侧躺,她一直跟我说话,我则是一边自一边脑中想着刚刚看见的部景像,嘴巴只是稍微应付她的回话。就这样过几分钟,可能是脑中有很明确的妹妹下部景像,所以我感觉很有快,就忍不住自的手越动越快。

 就这样,忽然一阵挡不住的爆发感,就像要将出来一样的强烈,我真的以为自己要出来了,就吓得赶紧停下动作并用手挡住头口。

 但这没有用,开始一阵阵猛烈出,我也被这从没经历过的动作吓得不知所措,以为自己真的忍不住了。妹妹发觉我的情况有异,就也关心的问我怎么了,但我只能继续感受时各种感觉与惊吓,半句话都说不出。

 我很快就发觉自己竟然自了,很快的就也闻到的味道,妹妹也闻到后就爬起来问我什么味道?我还是什么都不敢说,也在上爬起来后发觉手的,有些甚至已经沾到单上,就赶紧跑下书桌上的面纸擦拭双手。

 本来当时我是想将沾了的卫生纸丢到垃圾桶,但又想到那样的话味道会一直留在房内,就果断的打开纱窗将卫生纸丢出去。

 毕竟我的房间外就是大楼与大楼间的防火巷,底下只有一条臭水沟,所以也不怕被人捡去或什么的。妹妹依然坐在上关心的问我怎么了,并偶尔问我说什么味道,我都没有回答她,只是将手擦干净后拿着卫生纸爬上收拾单上沾着的地方。

 一切都处理好后,我知道要是不对妹妹说的话她会产生怀疑,甚至可能害惨我,我就只能急中生智的骗她说是我放到过期的饮料在上打翻了,我已经收拾好,妹妹就接受了这样的答案又躺回去。

 然后我们就又躺在一起,但因为高完之后真的觉得很心虚,就又劝妹妹将衣服穿回去,那一晚就这样结束了…  M.vKExS.cOm
上章 我的瞎妹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