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瞎妹妹 下章
第四章
 接着我很快的就读国中了,我也开始有生理上的许多变化,比如长出鬍子与,老二也跟着变长变大,虽然绝对是不至于到会吓死人的夸张长度,但也真的是逐渐长大成了。

 当时妹妹本来晚上会陪我聊天睡觉的习惯,好像是在这时开始消失,因为我开始觉得尴尬又彆扭,因此没什么兴趣陪他鬼扯。

 总之上国中后,感觉自己做事很容易冲动,加上父母天天在工地从早到晚的为家计奔波,只有会偶而到家里帮忙照顾妹妹,所以我比起妹妹更缺乏家人关心,所以我上了坏朋友。

 记得当时自己忽然很讲义气,跟许多坏朋友都很义气用事,还夸张到我们之中一位带头的说他以后要成立一个帮派什么的,问我们要不要帮他成为老大,我也真的很义气的跟他说好,大有天下任我们打的氓气魄…要怎么说呢,国中时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让我再铸下大错…

 国中时正值青春期,所以手天天打,有时一天都曾打过三发以上的纪录,过的校园生活更像上面说的很荒唐,在家里也慢慢的不再陪妹妹,所以跟妹妹又不知不觉疏远起来。

 慢慢的升上了二年级,因为讲义气而产生的学校打架事件让我记了好几个小过,父母也被老师叫去沟通过许多次,父母也对我严加管教过,但我就是一直觉得他们的高让我很不,就都完全不愿反省改错,所以工作本身就很忙碌的父母最后也不再想管我了,只跟我明说不要杀人放火或做其他坏事就好…事情的真正改变,是那位老大朋友他国二寒假后忽然很高兴的搂着他的小太妹女友,高兴的跟我们说他们已经同居在一起,那小太妹都住在他家他房间,要我们以后叫她大嫂。

 当然他们双方的父母也都不想管他们了,更想当然的他们已经做过了…还记得老大当时私底下跟我们谈这种事时眉飞舞的,并且跟我们说做时感觉很,所以就又勾起我国小六年级时曾与妹妹有过的一段往事。

 当时我本来还是忍着就算了,因为罪恶感一直盘绕在心中,只能羡幕那老大每天到学校跟我们吹嘘这种事,但听他说到最后又不住望。

 也难怪,当时大家都还是正值青春期的国中生,有过经验自然会比较骄傲与出风头…尤其是在那种争锋不愿输人的小氓团体中…

 那时记得是国二的的三月下旬左右,天气已经要开始回暖,也好像是四月的假时候…反正那时我还是穿着长袖的睡衣

 那天我有点紧张的等到父母应该都睡了的十一点左右,大着胆子问妹妹睡着没?她被我叫了好几声才叫醒,并问我什么事?

 我说,我们已经很久没在一起睡觉了,就要她来我身边陪我睡。妹妹竟答应了,并且很高兴的样子,可见就算他当时正值国小五、六年级的年纪,还是一样很清纯天真。

 那时妹妹侧躺在我身边,我也侧躺看着她,发现她好像有变比较小,或许更正确的说是我长大了。

 妹妹高兴的说我从国一后就好久都不理她,她一直想再跟我玩猜数字的游戏与聊天说故事之类,就像以前那阵子一样。

 我只是麻木的听着与回答,并且一直紧张看着妹妹在灯光下的长。或许该说是类似运动长之类的,是我国小穿的,上国中后父母就改给妹妹穿。

 我一直看着她子上的三角地带幻想与回忆,然后挣扎没多久,我就像打架时的心态决定豁出去,不再抗拒野的渴望,在妹妹身前将自己的子拉下出老二,然后看着她开始偷偷自直到用卫生纸遮着,就像国小六年级一样。

 那时一定是因为我变得很小氓,所以我不再感觉到有罪恶感,只是觉得好,跟平常自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既紧张又刺,就几乎每晚都这样找她

 也因为不太在乎妹妹的感受,就都自结束收拾残局后,就草草的将她赶回下铺睡觉不再理她。

 但我相信妹妹还是没有对我有任何怨言,毕竟我知道她一直很喜欢我这个哥哥,也是她唯一年龄相近的朋友,更是她唯一能亲近我的机会。

 刚开始我就都还是这样自,我就又越玩胃口越大,加上天气也越来越热,妹妹的衣服终于被我用老方法骗的光。

 但这时我不是这样而已,我直接就让她躺平后,骗她说脚张大一点会觉得比较凉,妹妹就真的乖乖听话将脚‮腿双‬张大并立起来,就像人家在生娃娃的姿势。

 她只是过一会后心理作用的跟我笑着说真的有感觉比较凉,我却是早就大着氓胆子屈膝蹲跪在她‮腿双‬间,双眼盯看着,头方向也对着她的

 当然我完全没碰到她,更没有入干她,胆子再大也还没大到那种程度,只是已经有心理准备与预备好说词的将在她‮体身‬上,然后妹妹闻到味道与发觉后,就一直疑惑问着那是什么沾在身上,还曾用手摸过说黏黏的。

 我赶紧用卫生纸擦干净,并说是我有点想睡觉了就不小心口水到她身上,妹妹就没有再说什么的被我赶回下铺去睡觉。

 从那天晚上又恢复与妹妹的不正常关系后一个月左右吧,胆子真的玩大了,我在她身上后故意先不擦的让她用手摸,然后要她沾在手指上吃吃看,甚至骗她说那是很有营养的东西…

 那时我看着妹妹完全相信我不怀疑的用手指沾,然后含到嘴巴里将我的吃下去,真的让我有很奇怪的快…妹妹只是跟我说苦苦咸咸的,我则是开始‮奋兴‬的要她多吃一点,但她却忽然说她不想吃哥哥的口水,依然以为那是我以前一直骗她而说的,是我差点睡着后出来的口水。

 我着急的想了一会,赶紧骗她说那不是口水,是口水的话应该会跟她自己的口水一样没有味道才对,妹妹才半信半疑的又被我说服,但还是有点抗拒自己再用手去沾来吃。

 于是我干脆就用手指从她‮体身‬刮起来后一边哄她,直接就伸到她嘴里让她含着下去,直到差不多原本沾到她身上的都让她吃光我才停下来,而妹妹也是天真的一直皱着眉头说咸咸的。说起来很‮态变‬,当时我也真的因此慢慢有一种不正常的想法,觉得妹妹身上真的沾有我的,更吃过我的,已经是我的人了,是我地盘内的东西,就越来越不将她当妹妹看,而完全是一个女人,或者该说是一种我独享的战利品?

 就这样,虽然不是每次每晚,都真的是忽然心血来到不顾可能后果时才有这种行为,但我还是又有好几次都是鼓起氓勇气后骗妹妹吃下我的

 只是后来我也记得自己开始有点疲于应付她,因为妹妹一直问我说为什么每次她上跟我一起睡觉前的聊天时间,最后都会闻到我到身上的口水有很浓的味道,并且有时我会要她吃下很有营养的黏,就问我说那些到底是什么?

 虽然我知道妹妹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情况只会越来越危险,但我还是只能随便应付她,然后持续每晚透过她来发自己的青春期野

 就这样到国二下学期结束的暑假,我跟那群朋友在学校附近的大型购物超市要买东西,最后却反而被店员挡住并被‮察警‬抓去,主要是因为其中一人偷东西被逮到,所以我就跟那群人一起被带到警局。

 当然父母被请到了警局,他们完全不相信我会做偷窃这种事。当然我也真的是无辜的,却因为义气而想要与他们同进退就不想离开。后来好像‮察警‬对我这种小氓见多了,也知道我是无辜的,就训斥我一顿之后就让父母将我回家去。

 也因为这样,完全改变了我…父母将我带回家就是狠打我,认为我进‮察警‬局很让他们丢脸,并完全强硬的要我不能再跟那群朋友往来。当然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但那时我怎么可能听进去,就很不服气的干在心底。

 本来如果能这样就没事的话也就好了,问题是,他们当时竟然挑起我的斗争心,一直说他们生错我,要我多跟听话的妹妹学习,说我已经没用了,还说我跟妹妹比起来是完全的废物。

 很不凑巧,我知道妹妹当时一直在房间安静听着,我就当然觉得很不服气,因为当时真的觉得妹妹已经沾过我的,也吃过我的,算是我的人,怎么可以骑到我头上去?

 也就因为这样的心态,我真的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那时我被父母骂到一半,就自己不的走回房间将房门一甩,留下父母在客厅骂得更凶。妹妹也只是害怕的坐在边,半句话也没有说。

 我爬到自己上拿起漫画就躺下来看,门外父母的怒骂声也渐渐没有了。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妹妹坐在下铺叫我,我大声的问她干嘛,她就又怕得不敢再说话。然后又过了几分钟吧,妹妹就终于鼓起勇气又叫我,然后问我怎么了?为什么被爸妈骂得这么凶?

 我边看漫画边回答她,我是要义气帮朋友之类的,是父母不懂我们的友情,却没想到妹妹说了:“但妈妈有时跟聊天时是说你到坏朋友…”

 听到这句话我就更火,也更生气的觉得妹妹好像是跟妈妈站同一边的,就立刻想也不想的口而出问她:“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人?”

 当时我是说完后才想到这句话不对,但我也立即想到妹妹应该完全听不懂这句话,她还非常纯洁,父母不可能教她这样的事,就也放心不少。果然,妹妹当时语气天真的回答我:“…我是哥哥的人啊…”只是那时我听到还是忍不住心虚的吓了好大一跳,以为她是已经知道我睡前一直对她做的事是什么而跟我说的,但我就冷静之后觉得应该不是那样,就试探的问她:“你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妹妹就果然回答我:“不论妈妈怎么骂,我永远是哥哥的人啊…”这时我才确定她认为我问的是:“她是不是跟我站同一边的?”

 但我还是因为听到妹妹一直说是我的人这句话,就立刻联想到,并感觉腔的怒气好像终于找到一个爽快的发点,也像是终于找到能完全住她,不会再怕让自己有被妹妹超越过去的一劳永逸办法…

 但我还是想到这里就把持着理智,告诉妹妹说:“反正你不知道啦…你不是我的人…”妹妹依然天真的回答我:“为什么?但我很喜欢哥哥,哥哥也不是一直对我很好?为什么我不是你的人?哥哥不是也应该是我的人吗?”

 我被问烦:“你不知道啦…反正你如果要真的变成我的人,就必须跟我做过一件事才行…”妹妹依然天真的问我:“什么事?”

 就在我在想要怎么回避重点的骗她来回答妹妹时,我就听到母亲忽然从客厅走过来,然后打开我们房门,对我严厉的说他跟爸爸决定绝不再给我零用钱,直到我真的离开那些朋友为止,就又将房门大力关上。

 我本来刚才陷入挣扎与罪恶感而用理智保持住自己对妹妹那样说话,但现在却因为刚刚妈妈那样高的一句话与决定而让我又完全反弹,心中只存有怒火与想反击回去的氓脾气。

 毕竟当时我就是想打工也一定没有商店或公司愿意收我,所以觉得几乎完全被父母压制住,让我真的不到极点想揍人。但我再怎么样都还是不能对父母还手,因为不要看我们当时在耍小氓,我们心理对于义孝理情还是看的很重。

 这时候我又想到刚刚跟妹妹的交谈,一直心想着可以藉此来伤害父母反击,所以我就终于不顾三七二十一,加上青春期想做与发怒气的野望大于一切,我终于下定决心再问坐于下铺的妹妹:“你真的想成为我的人?不论怎样都不能后悔喔!”

 妹妹也天真的回答说愿意,我就又严厉再问一次,她可能是被我的语气吓到就迟疑一会后才说愿意,于是我终于下定决心今晚要跟妹妹做,完全变成算是一种对父母高管教的另类报复,更开始期待的告诉妹妹今天晚上她再上来陪我聊天,她就能真的成为我的人…

 那天的事情,真的就是这样发生的…让我直到今天依然后悔不已…  M.vKExS.com
上章 我的瞎妹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