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瞎妹妹 下章
第五章
 那天好不容易才让我捱到晚上睡觉时间,因为下午三、四点回家后我就都将自己关在房间,晚餐也不出去吃,结果到九点多就肚子饿到痛,还是体贴的妹妹知道我饿到痛之后,才出去帮我盛饭菜拿进房间解救我。

 那时候我一直在想着要让妹妹真正成为我的人这件事,真的有点后悔自己太不顾一切,但又觉得其实她也吃过我的,就这方面来说也算是我的女人,罪恶感就又因此很快消失无踪,反而又开始期待自己真正的初夜来临。

 我一直在想着这整件事,在回忆‮片A‬的作法,而且我也很怕到时候会无法顺利进妹妹的道,就又‮奋兴‬又紧张的想东想西。

 妹妹依然天真的没有感觉到就要跟我做了,她也真的完全不知道做是什么,甚至连我股间有个女孩没有的茎她都肯定不知道,但她还是对于所谓成为我的人这句话的意思有疑问,就问了我好几次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要跟我作什么才会变成我的人,我也都只是告诉她等睡觉时就知道了,并不忘紧张的警告她绝不能去问爸妈,更不能告诉他们这件事,所以妹妹就真的很信任我的说她绝不会说出去。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大家都睡了,听到微弱传来的父母房间关门声后,妹妹正要爬上我的时我就先制止她,并跟她说等我通知她再爬上来,因为我是想再等个一小时,等父母确定都睡了之后再做。

 那时我躺在上的思绪更混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心中对于被父母责备的不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与‮奋兴‬。

 我就那样等了一个小时以上,我看着时钟指着十二点十四分,加上也听到爸爸的酣声,心想可以叫妹妹,就紧张呼唤下铺的她,并猜她会不会睡着了?结果妹妹没有睡,她很快的就回应我,然后踏着小阶梯向我的上铺爬上来并躺到我身边。

 当时我又跟妹妹安静侧躺面对着,我们刚开始都没有说话,只是一直闲聊,并且我又开始挣扎。

 妹妹又疑惑的问我成为我的人到底是指什么,要作什么,我就是直接问妹妹说她喜不喜欢与爱不爱我?然后听她没有迟疑的应答后,我也会告诉她说我也喜欢她,我也爱她,所以她可以真的成为我的人,我也可以真的成为她的人。

 而且为了确定,我又问了妹妹几次她是不是真的想成为我的人,她也都跟我应对,所以更让我觉得妹妹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而比较不会有罪恶感。说到最后,我又因为小氓讲情义的意气,觉得自己与妹妹如果真的发生关系,那我也该像对待学校那些朋友一样的负责到底,就真的一直告诉她说等等她真的成为我的人,哥哥以后就会天天找时间陪她,照顾她,在她需要的时候一定帮助她,更愿意每天带她出去玩,所以妹妹也天真的就出很高兴的笑容,并跟我用手指打勾勾要我不能反悔。

 但说来说去,我还是没有详细告诉她的事。可能我也是想藉由这样的交谈来降低自己对于伦的罪恶感,就像国小六年级差点骗妹妹时一样…

 所以我绝对不敢说自己是圣人,因为当时的我真的只是个国中生,被野望淹没而渴望做的人…有时事情也真的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就在终于下定最后决心,我紧张的再跟妹妹说一次,我们做的事要她以后都不能说出去,不然我以后就再也无法陪她,妹妹就很郑重的跟我答应,然后我才终于告诉她成为我的人时她必须照我说的作,她就也期待的等着听我的指示。

 那时的妹妹是国小五六年级的时候,还没像我一样正式发育,但也快要离儿童阶段。我先要她将衣服光,妹妹就问我为什么?我依然没有回答她,只是要她就对了,所以妹妹也就很单纯的开始将衣服光,完全不会觉得彆扭,毕竟两个多月来的晚上她都是这样体面对我。

 接着我让她躺平到上,就紧张的在上张开她的‮腿双‬,然后我移到她两腿间得上蹲着,我也开始紧张的衣服与子。妹妹一直天真的跟我喊好凉快,并且问我接着要作什么?因为像她现在这样平躺着又张开‮腿双‬,可说也是差不多每晚都在作。

 只是她有感觉到我也在衣服与子,毕竟国中这一两个月以来大部份我都是偷偷拉下子自而已,所以妹妹就好奇的问我也在衣服吗?我只是简单的应是,然后妹妹就天真的问我说哥哥也会觉得热吗?

 然后我光衣服就迫不急待的将夏天充当棉被的小巾折好几层,垫到妹妹股下抬高道位置。

 她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依然没有回答她。我接着就紧张的跟她说我会着她或抱着她,然后妹妹就依然张着什么都看不见的双眼微笑看着我,并依然问我说为什么要着她?

 这次我有回答,但我却是告诉她,不论我接着对她作什么,她都绝对不能出声,也绝对不要反抗我而发出声音,不然要是让隔壁房的爸妈知道就惨了,妹妹也依然天真的出不论如何都会与我同一战线的表情就说好。

 我接着就是伸出手摸上妹妹的与用手指张开,确认的位置,也是我真的第一次摸到女孩子的部。可能是因为本来心情就很紧张了,所以我没有什么感觉,妹妹则是笑着跟我说好冰好

 接着我用手比了茎此时的起长度,就又比到妹妹的‮腹小‬上,因为本来怕我的茎对妹妹来说会太长,就会入时遇到问题,但结果比较之后发现不会,所以就让我对这件事安心起来。

 妹妹则是觉得我一直不知道在她的‮腹小‬与的地方摸来摸去作什么,就好奇的问我。我没回答,只是一直告诉她哥哥也很喜欢她,以后我会一直陪她,照顾她,带她一起出去玩,并要她现在自己忍耐一下…

 就这样,我了口水后就紧张的将妹妹‮腿双‬张到最大,正式到她身上。但虽然说是,其实也没有真的上去,我还是有用手撑住自己的‮体身‬,只是我就在妹妹的正上方。

 我一手握着茎很快就将头顶到她的道口上,紧紧靠上去。妹妹疑惑的咦了一声,然后想伸手去摸那是什么东西,我就赶紧叫住她,口气紧张的要她听我的话不要摸,她也就马上停手。

 妹妹本来那时还想说什么问我,我只是紧张的警告她可能有点痛,要她忍耐不能出声,再一直哄她说,因为我爱她才会想与她这样做,然后我放开握着的老二,迫不急待的开始将头送进她体内。

 我很顺利的就将前半段的头送进妹妹道内,并感到一阵强烈快。妹妹是感觉不对劲,就像要叫出声音,但她又像是想到我一直警告她的话就张大着嘴不敢叫,只能咿咿咿的像是在呻

 本来我要将茎整个推送进去,但忽然一阵强烈的快,我开始要了,就赶紧将头拔出来之后,像以前一样蹲在她的‮腿双‬间到妹妹身上。

 虽然不多,因为没有动作,所以当时几乎是个几下就停,但妹妹还是闻到味道知道我又“口水”在她身上,加上刚刚那阵折腾,又想到以前的许多疑问,妹妹就完全紧张的问我说到底这是怎么回事?还一直问…

 那时我本来也慌了,没想到会因为太‮奋兴‬而提早,所以也是看着妹妹身上的少许说不出话。妹妹因为一直等不到我的回答,加上刚刚好像被我顶入时会痛,就很疑惑与害怕的想爬起来。

 我赶紧着她,将她上,因为当时的我完全不希望这机会跑掉,也怕她跑去跟妈妈说,然后我一直哄她说很快就结束,并一直惑她说不想真的成为哥哥的人吗?不想以后可以让哥哥一直陪你吗?妹妹她才又安份下来…

 总之那时我真的是狼狈的一边哄妹妹,一边赶紧卫生纸将她身上有沾到的地方擦干净。

 妹妹她又问了我许多问题,但我还是没有什么回答,只是一直哄她,然后觉得自己终于又恢复冷静,茎也再度变硬后,我就又重新要回她身上,让妹妹完全成为我的人。

 我很快的重新提醒她刚刚说的那些事之后,就又握着头顶上妹妹道,紧张的警告她不能出声,就立即又向前送。

 妹妹又张大嘴的轻轻啊了一声,我的茎也在妹妹的挟挤道中直闯进入,并且有感觉顶到尽头。我动也不动,知道终于进到妹妹的道,感觉真的只有一个字可说。

 妹妹也终于从破处开苞的震撼中恢复,一直小声害怕的问我在作什么,说我的‮腹小‬着她的地方好像有东西进去,也跟我说会痛。

 我只是看着妹妹的脸,然后一边告诉她再忍耐一会她就真的是我的人了,然后要她再忍耐一会不要出声,就开始学‮片A‬
‮动耸‬股。我的动作并没有很大,只是浅浅的拔出,然后又重新入,但这样就已经感觉很了。

 妹妹一直忍耐的躺着,将嘴紧闭,偶尔会张开小声叫着哥哥,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搭在我撑住‮体身‬的双臂上,使力的握着。

 那时我有感到这顶上下铺的木也随着我的动作而轻轻摇晃,并微微传出木头交接处的吱嘎声,但我相信这是因为这顶实在是太老旧了,所以才会我稍微动一下就有声音。

 这时终于干在妹妹的道中,我真的有难以说出的快与征服感。我只是看着妹妹忍耐的脸,心理想着终于对父母报复了,也感到自己终于转大人,更可以不必再只是忍受老大吹嘘与她老婆的房事。

 当然我也有想到对妹妹的承诺与责任,加上又看到她这么忍耐,就开口告诉她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会一直陪着她,妹妹也只能一直点头表示她有听到与会继续忍耐。

 我其实真的没有几分钟,不到五分钟吧,我就开始想了。因为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保险套去哪买,更不想要用保险套,所以我当然没戴了。

 但我也不怕妹妹怀孕,毕竟她的月经都还没来,怎么可能怀孕。所以最后我就将茎完全进她体内,完全不动的就开始,心里只是想着:这真是太了!

 也完全上瘾了…我发完毕,还本能反应的稍微将茎留在妹妹道内一会开始用力搐,就像是要将道内的余都挤进她道后才出,便有点累的蹲坐在她两腿间看着妹妹的‮体下‬。

 妹妹则是发觉我终于没有着她与用东西着她股,本来想爬起来却又有点担心的问我可不可爬起来,等到我有点慌张的说可以之后,她才赶紧爬起来用手摸下面被我开苞入的地方,并且一直摸着倒出来的,一直紧张又疑惑又依然有点痛的说着:“哥哥,你刚才和我作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口水从这里出来?”

 也是这时我看着妹妹才又真的恢复理智,罪恶感又开始浮现…  M.vkExS.cOM
上章 我的瞎妹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