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瞎妹妹 下章
第十二章
 因为那时也已经跟妹妹做了好几个月,对已经没有太大的遐想与吸引力,加上白天要爬起来上学,所以我慢慢的并没有每晚都干妹妹,只有真的很想要时才会做,而这段时间通常都是三天左右一次。

 但妹妹还是每晚睡前会跑到上铺来找我聊天,并且我要求的话就会子让我相干,也相信我的是最营养的东西,对我每次都内在她道的行为更是认为我是让她用肚子直接收,因此还曾经关心问过我:“哥每次都让我吃你‮体身‬最营养的,真的没关系吗?”

 那时是十月左右,我放学后回到家,妹妹竟然高兴的跑来找我,并跟我说她到新朋友了。当时我还听的真是莫名其妙,因为妹妹被止自己出门,怎么可能会到新朋友?

 因此本来我以为她说的是儿童电视节目里的人偶或其他什么的,却没想到是真的小朋友…妹妹将我拉进房间然后就走向窗户,并说新朋友就住在对面,是新搬来的。

 本来我们房间窗户外是一条防火巷,下有臭水沟,五十公分左右的更对面才是另一栋公寓的房间。

 只是那层楼好几年都没人住,所以我当时才没想到这点。我看着对面,窗户已经半开,不再紧闭,另外也看到那间窗户内的房间有书桌书柜和各式家具。我问妹妹:“搬来的是谁?”

 “也是哥哥和妹妹,他们说是读国小六年级的哥哥与三年级的妹妹。妹妹说话很好笑喔。”“你们下午都在聊天吗?”“没有聊很久,因为他们还在搬家,然后他们妈妈就说又要带他们出去。”“喔…”

 那时我是蛮好奇的,真的也想知道搬来的兄妹是怎样,只是很明显的他们家里似乎都没有人,就只好等有机会时再见面。

 晚上吃过晚饭,我躺在房间上看漫画,就听到窗户外竟然传来叫妹妹名字的声音,我很快也就想到是妹妹说的新朋友。

 我好奇的将漫画放到上,并走下阶梯到地板,然后向窗户走过去。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在对面的窗户边,她看到我之后有点吓了一跳,然后蹲下来躲到窗下我看不见她。

 我觉得她的行为有点好笑,并不生气:“你是要找我妹妹吗?”这时她才慢慢的站起来又现身,然后跟我点头。

 于是我走去将房门打开,并对着门外大喊:“你的新朋友找你。”妹妹她才赶紧从客厅跑回来。她们俩人一遇到,就隔着防火巷开始聊天,还聊的很投缘,主要就是些互相介绍与了解的内容。

 而当她知道妹妹是瞎子看不到时,显的有点惊讶。聊到后来,我听到对面传来男生的声音,也加入了他们小女生的聊天行列,所以我就又好奇的放下漫画走过去看。

 他们兄妹看到我又出现,就又安静下来,然后妹妹才帮我自我介绍,跟他们说:“他就是我的哥哥。”之后我也是加入他们的闲聊行列,知道他们今后会转学到这附近的国小…

 睡觉时,妹妹同样又静静爬到我的上铺,并且躺在我身边跟我聊天。因为白天才上过体育课,所以这时觉得很想睡,一点都不想找妹妹做,只想早点打发她回到自己的上睡觉。

 我听着妹妹跟我说故事,并偶尔说着她下午与对面新朋友聊天的事,只觉得越来越爱睏。忽然间,我听到什么声音从窗户外传来,就在我想注意听时又消失了,只剩妹妹对我说话的声音。

 没过多久,我又听到什么闷沉的声音从窗户传来,并且有点久,我终于好奇的从上立起上身,而这时声音又消失了。“哥?你怎么了?”妹妹也跟着我爬起来,好奇的问我。“你有没有听到窗户外有声音?”

 “是他们在房间内玩的声音。”妹妹跟我说的很干脆,这才让我想到妹妹的听觉是很灵敏的。我好奇的看向窗外,依然只见到对面半开的窗户,与室内阴暗的灯光。

 因为有过睡觉时还醒着,偷偷夜袭妹妹的经验,所以我很快就联想到对面的小兄妹不知是不是在做与我们同样的事?毕竟我记得那个大哥好像是国小六年级,正是要对产生好奇的年纪…

 虽然我觉得不可能,毕竟我知道不会有多少大哥跟我一样对妹妹做这种事,但我还是听着他们传来的闷沉声音,心中忍不住紧张起来。我紧张的问妹妹:“你听的出他们在做什么吗?”

 “…好像是盖着棉被,躲在里面玩。”就在这时,忽然对面传来很急促与沉重的脚步声与跳到另一张上的沉重声音,十秒后就听到另一个女人转开房门在说:“还不快睡觉?”

 看来是他们妈妈听到吵闹声,所以来催促早点睡觉…后来对面就都没有再传来其他声音。那晚,我也真的因此就一直想着那对兄妹不知道躲在棉被中玩些什么,就有点‮奋兴‬的睡不着。

 隔天放学回家,妹妹没有来我,依然留在房间内跟她的新朋友聊天。我放下书包后看着她,加上昨天已经有大家聊过,所以她就对我已经没有怕生的感觉。

 这时我忽然想起昨晚的事,就想知道他们昨晚到底玩什么,于是开口问:“你们昨晚好像睡觉时玩游戏被妈妈发现?”“对啊。哥哥还差点来不及跑回自己上。”她笑着回答。“你们在玩什么?”我忽然直接的问她。

 “我跟哥哥都会玩抓游戏。”“抓游戏?”“对啊…”听到这里,加上她也都没有任何迟疑或遮掩的回答,本来我会很单纯的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给彼此抓而已,却没想到她太纯真了,又说了一句话,让我很快就知道他们在玩的内容。

 “但我哥哥说我不能跟别人说…因为你们是我的新朋友,我也很喜欢‮姐小‬姐,所以你们不能说出去喔!”

 那时我听到这句话,不必想也确定了那个六年级的哥哥一定是透过妹妹的‮体身‬研究,不然为什么会需要妹妹保守秘密?

 我又开始紧张起来,因为我第一次发现有人也跟我一样,在偷偷对自己妹妹做这种事…我让自己冷静一会,装做若无其事的问她:“哥哥怎么跟你抓?”

 “你跟‮姐小‬姐她都不能说出去喔。”“我们保证不会。”这时她才天真又相信我们的小声说:“哥哥都会抓的地方…”果然没错,对面的那个哥哥也是睡觉时假借玩游戏的名义,侵犯天真妹妹的‮体身‬与‮处私‬。

 而他们的父母一定是跟我的父母一样,不相信自己的子女会有这样的行为,所以才会每次都只是叫他们早点睡觉…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其他行为?“你们玩游戏就只有这样?”

 “对啊,就是哥哥会抓的地方,有时会要我抓他的小…还会变大喔…”她依然天真的笑着说。“多久你们会这样偷偷玩一次?”“以前是好久才会玩一次,现在是每晚哥哥都会找我偷玩。”

 我则是知道这件事后,还是难免讶异了好一会,然后才平静下来,并很快想到,不知道妹妹她有没有也将我们的事说出去?

 毕竟我不是只有跟妹妹抓而已,我是已经干了她,所以当时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紧张的抓着妹妹要离开房间,说等会再让她回来聊天。“你有没有将我们相干或其他事跟他们说?”站在走廊,我担心的问妹妹。

 “我什么都没说啊…哥不是说不能说?”我又不放心的问了好几次,确定了妹妹没有说谎,什么都没有说,这时我才放心下来,并再让妹妹回到房间内跟对面的小妹妹聊天。

 晚上吃过晚饭,两位妹妹一样隔着窗户聊天,这时我才听到对面男孩的说话声音传来。我知道他做着与我一样的事,就忍不住又紧张起来,并且不想跟他见面,因为总觉得像是看着自己一样…

 果然那一晚睡觉时,对面又隐隐传来玩耍声,他们一定又在互相‘抓’,并且整个情景与画面就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也因此,那几天我完全没有跟妹妹做,因为总是想到对面正在做的事,就忍不住会感觉到沉重的罪恶感…

 那几天我只要想到对面那个哥哥,就忍不住心底升起一阵厌恶感,并自己充罪恶感。只是我竟然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慢慢的有一种想法,如果他们也完全跟我们一样,那么我应该就能好过点吧…

 但要怎么让他们跟我一样?我竟然很快就想到一个方法,并相信一定会成功…那晚在房间里,妹妹同样又跟对面的小妹妹聊天,我只是一直静静等着。

 好不容易等到对面哥哥出现,我就跑过去窗边面对他:“你妹妹跟我说了,你们每晚都玩抓游戏,摸妹妹的下面,也让妹妹握你那。”

 他听到我忽然这样说,就像是惊吓到一样,全身动也不动。只是这两位妹妹依然天真的没有太大反应,尤其是对面的妹妹,毕竟她们对这种事什么都不懂。

 我看着对面哥哥的狼狈紧张模样,紧张的就像要哭出来,知道他此刻已吓的半句话都说不出,就还是只能先跟他说:“每晚都跟妹妹玩…你其实很想要跟她做做看吧?”他依然吓的没有回应,只是一直看着我。

 “她妈的到底是不是!?你妹已经跟我承认了!”我有点大声的凶凶对他喊着问,他就吓到并‮体身‬跳一下,眼框更整个泛红,眼泪真的就像要出来。

 “你不说的话,我就告诉你的爸爸妈妈…”这时他才赶紧跟我点头,一直害怕的点头,承认他也很想上妹妹,半句话都不敢说。

 “为什么没做?”问了他之后,他还是没回答,我就又恐吓他说要说出去,他才赶紧跟我说:“…我不敢…而且我跟妹妹不能这样做…”这些话说完,他就像是嘴巴终于打开了,开始一直求我不要说…

 “知道不能做还跟她玩那种游戏?好吧,我可以不说出去。但是…”我故意看着他停顿一会“你必须今天晚上睡觉时下定决心跟妹妹做…”

 他又哑住,一直紧张看着我。我有点凶的再恐吓他一次:“今晚睡觉时你就跟妹妹做,窗户不要关,我会在这里的窗边注意你有没有跟妹妹做,不然明天我就告诉你的爸妈说你睡觉时对妹妹玩的游戏,听到没?”

 果然对国小六年级的男生来说,这样的恐吓非常有效,他们甚至吓的不敢反抗,加上我又装出一付小氓要打人的样子,他还是只能屈服的对我点头…

 至于妹妹,他们俩人都察觉到我们的对话与气氛有点奇怪,就半句话都不敢说,只是静静听着。

 尤其是对面的妹妹,她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毕竟她一定认为我答应过她绝不会说出去,这会她一定只担心他的哥哥等等会骂她或打她…

 我看着她,知道她依然天真的不知道晚上会发生什么事,就对她说:“你不懂没关系,今晚睡觉时你的哥哥会找你玩新游戏,你安静的不要出声,照哥哥说的做就好了,知不知道?”

 我只觉得充‮奋兴‬感,罪恶感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因此一直很期待睡觉时间的来临…对面那位哥哥,则是被我恐吓完后,就干脆紧张的离开房间,就像是要躲离我的恐吓与必须与妹妹做的命运一样。

 因此剩下两位妹妹不知道该说什么,加上气氛很不好,就都只是彼此互望,什么都不敢说,直到我为了洗澡而离开时他们才好像又开始聊起来。

 但也没聊到什么,主要就是在彼此互问我刚刚在说什么,想要了解事情…睡觉时间终于到了,关上房间电灯后,我就‮奋兴‬的拿着椅子坐到窗户边,看着对面。

 只是对面房间依然电灯全开,非常明亮,却都没有说话的声音,可能他们都对今晚的事非常紧张吧…妹妹这时坐在她的边望着我,好一会才小心的问我:“哥?你到底叫对面的哥哥跟小妹妹玩什么?”

 “没什么啦,你不要管。”虽然我是可以跟妹妹说他们要相干,她也应该多少有猜到,但我还是觉得没必要说,就干脆要她别多管,妹妹也就不敢问。

 我等了十几分钟,好不容易才等到对面传来妈妈的叫声,然后才听到对面妹妹开口应答的声音,然后电灯才调暗,并传来房门关上的声音。

 我一直等着,看着对面半开的窗户与阴暗的灯光,等对面的哥哥有行动。但却等了好久,都等到我隔壁房的父母回房睡觉了他还是没有动作,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尽量小声的向对面说:“你不怕我说出去吗?”

 又过一会,我又说了一次,才听到模糊的应答声,与有人下的声音。在阴暗的灯光下,对面的半开窗户被人很快完全打开,我看到那个哥哥阴暗的脸,却看不清五官。

 但我想就算看的到,八成也只是恐惧的表情吧?或许还会多了点对做的‮奋兴‬?“我会在这看,也会听你们的声音,听到没?”

 他点头,但却都没有移动。又过了十几秒,我觉得他好像是想跟我求饶,所以我就只好再恐吓他:“你要我说出去是不是?”他这才终于打算移动脚步,向妹妹的走去。

 “等等…”我叫住他,并打算告诉他几个动作,因为我怕他会骗我“你先在我面前子与内。”就算他不愿意,但我又恐吓他几次,他还是只能乖乖的子与内,并用手遮着‮处私‬。

 “你房间有没有卫生纸?”他很快的点头。“你现在能不能?以前有没有过?”他迟疑一会,然后又跟我点头,这也表示他一定手过或梦遗过。

 “那等等作了之后你必须全进去,然后从妹妹股那里出来的,你都用房间卫生纸擦干净,再丢过来我这边当作证据让我检查。如果我发现你在骗我,我就会说出去,知不知道?”

 很快的,我就看到他消失在窗边,向妹妹的走去。虽然我什么都看不到,但我知道对面的妹妹一定还醒着,并且正看着着下半身的哥哥向她走来,不知道要玩什么游戏…

 我一直‮奋兴‬的专注听着,想听任何风吹草动,一直觉得其实不是对面的哥哥要做,反而像是我要做一样。

 没有多久,我就听到很模糊的说话声,他们兄妹不知道在说什么,可能是哥哥要妹妹子之类的吧?也或许是妹妹问哥哥为什么要这样?

 我想到我的妹妹,然后转头看着她,她也依然安静的乖乖坐在边。“你有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她跟我点头:“但很小声…”

 “他们说什么?”“哥哥要小妹妹子…小妹妹好像问她为什么…哥哥说她必须照做,不然哥你会害他们被爸妈打死…”听到这里,我知道我的恐吓的确对他非常有用。

 “小妹妹好像在笑…说股那里会…”当妹妹说到这,忽然我隐隐听到对面窗户传来闷哼,也或许是一声低叫…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心情也‮奋兴‬到极点。我赶紧将头转向窗外,果然听到很轻微的弹簧开始摇晃声。

 “那是小妹妹在叫…我最后只有听到对面的哥哥很紧张的要小妹妹别发出声音…”妹妹有点担心的对我说她灵敏耳朵听到的,看起来就很担心她的新朋友。

 我则是‮奋兴‬的一直坐在边,等着他们兄妹做完第一次。“哥…”妹妹终于很担心的叫我“你是不是要他们相干?”  M.vkExS.cOM
上章 我的瞎妹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