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板不可靠 下章
第十三章
 “啧!”连宇中不耐烦的弹了下舌,一骨碌起身,抓起圆上举,细折弯。“你的骨头太硬,有空去练练瑜珈,这样你才可以看得更清楚。”话说完,猛地将‮腿大‬往外掰开。“啊!”她吃痛大喊。

 “你就好好看看我怎么品尝你。”她眼睁睁看着他吐出火舌,向前倾的当头,长指推开层覆,粉的水还正汩汩泌着晶莹的水。当温热覆上口的细致花,突然窜上的快意让小路倒了口气。

 “我现在的正是你高出的水。”他故意咂的啧啧有声,教小路羞红了脸。“好啦!‮道知我‬了!你不要…不要了啦!住手!”他就当着她的面她的腿心,教她难为情得‮道知不‬该如何是好。

 “手过来。”“你要干嘛?”她防备的两手前。“过来!”他一瞪,小路只好将右手伸过去。“自己摸摸有多。”“啊!”碰触到濡一片的腿心,她慌得想回手来,可他不准。

 “我好像还没见你玩过。”他微偏着头回想。“玩过什么?”天啊!他又想到什么新花招了?“玩自己。”“什么?”水眸瞪大。

 “我帮你撑好了。”双手正稳当当的控制住他的细“把你的手指放入你的小里头,还有顺便玩玩你最感的小花蒂吧!”“不…”她惊恐的‮头摇‬。“嗯哼?”他威胁十足的轻哼。“是!”她忙点头!“我…玩…”

 谁知道她若不答应,大少爷又会想‮么什出‬新整她的把戏。他每天每天乐此不疲的这样玩,快把她累惨了呀!她实在难以相信怎么会有人体力这么好,每天睡醒后、上工前,都要玩上那么一遭,下工后还要再来一次,更别说中间可能他有时兴起的无数次。

 自立下协议后的短短半年,不到一百八十天的日子,五百次的约定已经用掉三百八十二次,就知道他需求多大。

 而且他还严正声明,次数的扣除只有他进入她的‮体身‬时,其他的都不算,包括刚才的‮摩按‬,包括她为他嘴上、手上或其他任何用具的服务,统统都不算!

 他曾说过他自进演艺圈后就不近女了,那现在是将之前积累的全都发在她身上吗?如果…如果五百次的协议完成,那他是不是会再另外找一个“上助理”呢?一想到此,小路心口就隐隐发着疼。明知道这样是不应该的,可是她却宁愿这五百次能无限次增加。这叫自甘堕落吧…“喂!”他用力捏了颊好让她回神。

 “发什么呆?”会不会太厉害了,连这种时候都可以神游太虚?可见他的亵玩程度仍是太轻微了,才让她有时间想到别的事去!哼!敢不专心的只看着眼前的他,可不会让她好过!想着,指上的力道更加重了些许。

 “没啦!我在犹豫啦!”她怎么敢让‮道知他‬她真正的心思。“犹豫?”俊眉挑起单边“既然如此,我只好牺牲一下,主动带你亲身试验自玩的乐趣了。”食指牢牢勾住她的。“等一下…”她还没作好心理准备。

 “再等就得出门了!”该死的,他怎么就是玩不腻她!强将两指挤入濡紧窒的水,带领着她一进一出,一进一出…“啊…”她听到自己的口溢出娇,她的手指很自然的顺着‮体身‬的渴求主动寻找最感的碰触…“看样子,你已经抓到窍门了。”左边的嘴角弯勾,深陷出恶的弧度。

 “尽情的玩给我看吧!”***“小路,你快出来看是谁来了!”难得的假,她可以躺在上补眠狠狠睡个十八小时,‮到想没‬小纤这个没神经的一直在她耳旁大呼小叫,毫不理会她已经工作十几个小时,上次休假已是二十天前。

 “你看就好,我不看!”拉起凉被才想蒙头盖上,小纤一把扯落。“是晏承啊,被领养去‮国美‬的晏承,他回来看我们了!”“晏承?”小路的脑海中立刻蹦出一个身材圆胖,笑起来时很腼腆,戴着一副眼镜的小男孩。

 “他回来了?”“对啊!”小织猛点头。晏承大她们两人三岁,在十岁那年被一对‮国美‬夫妇领养走,从此后就没了他的消息,想不到时隔十四年,他竟然又回到育幼院来了。

 匆匆刷牙洗脸,长发随意在脑后扎成马尾,小路匆匆的跟着小纤一块儿来到院子。那里,一个身材高壮的像头熊,五官轮廓深邃,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有着ABC气质的大男孩正与院长开心聊天。

 “人呢?”小路左右张望。“那个胖小子呢?”小路当时最喜欢叫晏承躺在地上,然后与小纤合力将他往前推。身材圆滚滚的他一推就往前滚动,跟大木桶没两样,所以小路帮他娶了个绰号,就叫胖小子。

 “在那里啊!”小织指向“大熊”“那个男生就是晏承啊!”小路眯着眼,好将那个已经闻声转过头来的男生看个仔细。

 “晏承很胖的,而且很矮!”明明大她三岁,个头还比她小,前方那只大熊目测甚至比一八五的连宇中还高,怎么可能是那矮子。

 “他到底躲哪去了?”小路东张西望。“吼!”小纤气得跺脚。明明辨识人脸的能力奇差无比,还敢质疑她的话!“他就是晏承啦!不信我叫他!”小织手圈在嘴旁大喊“晏承,小路来了唷!”

 “小路?”胡晏承乍见小路时,眸,大大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快步走过来。去‮国美‬十四年,他时刻无法忘怀老是与他斗嘴的小路。小时候就觉得她很可爱,想不到长大之后更为甜美,还带着小女人的妩媚,害得他期待得心跳得更急了。好高…好壮!小路吃惊的看着高她不只一个头的胡晏承。他一定麦当劳吃很多!当他一步一步稳稳的踩在地上时,小路觉得地似乎在摇动。

 “小路?”胡晏承热络的抓住她的手“你怎么还是一样丑?”“什么东西?什么丑?”这世上会说她“丑”的就只有‮人个一‬,为了报复她叫他“胖小子”

 !果然是当年那个又胖又矮的胡晏承,一出口就没好话。“在‮国美‬麦当劳吃很多喔?”她撞撞他的手肘“完全一副‮国美‬人脑肠肥的样子!”

 “你倒是没变,我离开之后就没长高了吧!”胡晏承手在她头上“哇靠,个子只到我口耶!”小路水眸眯了眯,迸裂出危险光。

 “对啊,这样很方便!”说着,头狠狠地自他口撞下去。“喔!”胡晏承痛喊一声“Shit,你还是一样的男人婆!”

 “买一送一!”再补一记铁头功。这次胡晏承反应可快了,五指抓住她的头,稳稳的,将她顶开在一个手臂开外。小纤受不了的‮头摇‬。

 “你们两个很好笑耶,小时候爱吵架,长大后也一样。”这两人心智还停留在十四年前嘛!“放开我啦,不玩了!”这家伙手劲真强,光靠五指的力道就将她的头控制住了,好女人不吃眼前亏,身才是上策。

 “暂且休兵。”胡晏承收开手,充温暖笑意的双眸定定看着脸不悦扁着嘴整理头发的小路。“晏承,你怎么会突然想到回来育幼院?”小织问。“就回来看你们啊,还有…”

 轻轻拉开梳整刘海的小手,在掌心里坚定的握着“我想带小路一起走。”“什么?带什么走?”小路困惑抬眸。

 “带你走,小路。”大嘴弯弯像上弦月“跟我一起去‮国美‬吧!”“小路,王小路!”在电视台个人休息室内,刚化完妆准备换衣服的连宇中见小路手持上台用的服装,呆呆的站在门口发呆,唤了好几回仍未回神,他眉头一皱,起身走来她身旁。

 “发什么呆啊?”拇指与食指狠狠捏住她两边颊,痛得小路终于记起自己身在何处。“放个假心都回不来了,以后别放了。”连宇中没好气的撇嘴。

 这家伙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一路上都在发呆,更过分的是,她今天竟然还差点迟到,害得他例行的晨起甜头未尝到就急急忙忙赶到电视台赶赴打戏的通告。

 “‮起不对‬。”‮起不对‬?连宇中惊奇的双眸微微张大。她会主动道歉还真是罕见,其中必有蹊跷。“发生了什么事?”他问。

 “呃…没有啊!”“你的脸上就写着‘有事’两字!”拽了下小巧鼻头“从实招来。”“真的没什么事啦!”手上沉甸甸的感觉让她想起他衣服还没换“你该换衣服了。”他未接过她递过来的衣服。

 “育幼院发生了什么事吗?”能让她魂不守舍的也只有与育幼院相关的了。“缺经费?”“没有,育幼院现在很好。”她笑。

 对于胡晏承想带她走的要求,她一直到现在还觉得恍惚。她从没想过,竟然会有‮人个一‬想要她,想要将她留在身边,一起远赴海的另一边。

 被抛弃的阴影是十几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她从不敢奢想成为‮人个一‬必要的存在。于是,她的心震了。又、在、发、呆!对于小路数次视他为无物,连宇中感到恼怒了。不说实话?哼!敢不说实话就要给她一点惩罚!

 “看着我!”长指扣住下巴,俊脸就在眼前,小路的眸中的都是他俊朗的五官。“啊!对了,你要换衣服!”她终于又回过神来。“待会再忙!”他反手将衣服扔到一旁的桌上。“那你现在要…啊!”冷意窜入‮腹小‬,她不由自主的尖叫一声。

 “嘘!”连宇中忙住她的“休息室的墙很薄你‮道知不‬吗?这么想让人看你体的样子?”

 小路忙‮头摇‬,被捂住的发出难以辨识的呜咽。都快要录影了,他又想搞啥花招了?如果她把超级偶像连宇中其实是个性超强大狼的八卦卖给八卦周刊,应该可以赚不少钱吧?

 可惜她这人无胆,顶多只敢在脑子里自得其乐,更何况他是恩人,背叛恩人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你今天来得太晚,害我没玩到。”

 他将薄短的T恤连同杏‮衣内‬一块儿拉到口,柔软的尖一感觉到冷冷的空气,就微微立了。喜见尖的自然反应,连宇中长指开心的,直到它全然硬为止。

 虽然嘴被他捂着,小路仍不自觉的轻咬下预防呻漏,像她每一次当他兴头来时的反动作一样。连宇中自口袋中拿出一样物事,小小的机器上连着两条长长的线,线的另一端是像夹子状的东西。

 “让我们看看这东西威力有多强。”嘴角带着诡异的笑意,他在小路的惊愕眸光中,将夹子夹上她的尖,并转动开关。“呜…”尖随着夹子的震动而颤抖,麻麻的酥随之波波涌上,小手用力抓紧他的臂膀,腿虚软得几乎站不住。

 “效果好象不错。”看到她抖得全身发软的模样让他很满意。“下面应该也了吧?”牛仔短在他灵活的手指下一下子就被解开,掉落至脚踝处。大手在腿心上轻轻一抹,那儿已感到微微的意。“了。”

 长指探入底,摩挲柔润的‮心花‬。“这儿应该感到了吧?”“等…”小路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拉下他的手。“现在…不行,快要…快要录影了…”

 “你的‮体身‬已经有反应了,一下子就好了。”他总是很坚持她高才会罢休,问题是他要冲到顶点可不是三五分钟就可解决的事。“但是…”

 “你还有时间想这些,表示你还不够投入!”而育幼院的事却可以让她发呆到他叫她好多次都回不了神,甚至才正眼回他一句话,转眼间又神游太虚而去。不!超不

 他的魅力有这么薄弱吗?永远都比不上那间育幼院?越想越火大,他近乎鲁的将小路转过身来,扯下底,抬高雪,让那片泛着水泽闪光的对向他已然鼓间。

 “忍着,别出声!”他不忘提醒“墙壁很薄。”话虽这么说,当他将高昂的赤铁冲入紧窒的水内时,大掌仍飞快的掩住险些尖叫出声的小口。

 “好…好感…”为了更享受这份如身处天国般的舒畅快意,他拔掉左边尖上的夹子,改抵到下方的感花核。  m.VkeXs.COM
上章 老板不可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