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贪欢 下章
第5章 眼中弥漫戏谑
 他是故意的,重复来重复去这两个字,为的就是让她适应。看她这样子,估计是正经人家出来的,没听过这等下话。自己本为亲昵的称呼,竟让她哭了出来。

 “你…”静书想要瞪他一眼,可她那微红的眼眶、沾着泪的睫,硬是让这怨恨的一眼变成了媚眼一横。红离好不容易下点望,耐心哄她,被这眼神一看,叫嚣的望再也不住。

 “真,”他几乎咬牙切齿的挤出这两个字,握住她还抓着自己的手,快速律动起来,“嗯…呼…”又娇又的呻断断续续,只是是个男声。

 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是哪里的纤弱小倌被妇人玩了,可上的情景是,红离握着静书的手不停套自己具,‮体身‬亢奋得呈现出淡粉,他仰着头,纤长的乌发披散在自己肩头,几缕汗的发丝粘在他脸颊,靡不堪。

 而静书,正瘫软在上,眉头微皱,放任他用自己的手纾解,眼睛不知道该落在哪里。她的手被他握得有些酸,手掌也被那个东西磨得微微发疼。可再怎样,也好过让他进花

 药膏已经开始发挥功效,清凉的感觉徘徊在那里,减缓她疼痛的感觉。“嗯…静书…静书…”红离高将近,失控的叫喊她名字。静书却是愣在当场,脸上全是尴尬。如果说之前他叫自己夫人甚至货、妇,她都还可以接受,现在如此呻她闺名,让她有种自己已经属于他、被他彻底侵犯的错觉。

 “静书…静书…”他的手越来越快,静书的名字也叫的越来越顺口。静书犹豫,可还是决定让他别这样,“红…”刚开口一个字,被自己紧紧握住的具就弹跳一下,放肆的出来…白色的粘全部洒在静书身上:‮腹小‬、、甚至‮腿大‬,全是斑斑

 “你叫我?”红离急促起伏着膛,半眯双眸,轻声开口。静书似乎能看见从他嘴中呼出的热气,“没事了…”她在心中默叹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敛下眼睑。“那…再叫一声?”

 “叫什么?”静书不解的看着他。“叫奴家名字。”红离依旧坐在那里,大掌握着静书小手,慢慢、轻轻抚自己发过后的具。

 “…红离…”那张布红晕的冷清容颜,此刻正慢慢开始绽放,一丝发自肺腑的笑颜自他嘴边扬起,竟如仙人般冷清透彻。

 他真的很漂亮啊…静书看呆了,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红离胡乱给两人清理一下,就搂着她又躺到上。一切就像和几个时辰之前一样。

 像静书刚睁开眼看见他的时候一样,两人依然赤,红离依然搂着她,只是…静书‮体身‬比之前更酸…好在红离的药膏效果不错,那里现在只是隐隐的疼,还可以忍受。静书累极,也顾不得红离还在,昏昏睡去。

 红离看看怀里这个呼吸平稳的女人,心中涌起一丝暖意,餍足的嘴角。足了,这才感觉出‮体身‬的饥饿。披上一件外衣,将静书用被子严严实实包好,捋一下头发,打开门轻声招呼…

 “黛…”“公、公子!”站在门口不远处的小侍立刻跑过来。“轻点,”红离不高兴的微皱眉毛,吓得黛立刻停下脚步,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去准备点吃的,还有抬水沐浴。”红离并不解释是谁在房内,只吩咐黛准备东西,说完转身就要回里屋。

 “公、公子…”黛见他又要进去,赶紧叫住,声音不自觉抬高,果然又被公子冷冰冰的斜了一眼。唔…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自己能不用和公子讲话…“妈妈让您过去趟…”

 黛越说越小声,低着头,大大的眼睛快速看红离一眼就赶紧收回。红离轻叹一口气。这个黛,如此胆小,以后接了客人,也不知道能不能掌握好。算了,他收回心思,别人的事,他一向很少心。

 “公子…”黛见红离一点儿出来的意思都没有,小声再唤他一句,可也不敢再说什么。红离公子是关雎的头牌,自己只是个小小侍从,哪儿敢在他面前多嘴…只是…妈妈…“知道了。”

 红离实在看不下去他那副大难临头的样子,“整理一下就去。”等他穿好衣服,冠好发出来时,见黛还立在门口,脸色微沈,开口的话也带着些冷冽,“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啊?”黛被红离吓得一愣,随即赶紧解释,“是,公子,已经叫人去做了。”公子以前虽然也不爱理人,可没真么可怕啊…到底怎么回事…听他这么说,红离阴沉的脸色略有好转,走出几步,又停下来吩咐跟在自己身后的黛,“你留在这守门。”

 “啊?哦,是。”黛停下跟随的脚步,又回到门口,乖乖站好。“还有,”红离没走几步,又返回来,“别让其他人进去,再吩咐下去饭菜做的清淡点,沐浴用的水也别太烫。”

 黛一脸疑惑的看着公子离开的背影,心里直犯嘀咕:公子今天怎么婆婆妈妈的,而且,以前不是总是要洗澡水热点的么…红离刚走下楼梯,就看见了那个火红的身影。

 “红离,”那人听见他脚步声,转身笑看着他。若桃花的脸上全是勾人的媚意,细长的桃花眼无论何时都好像要出泪来。“白月。”红离淡淡点头,说来可笑,明明总是穿红衣的是白月,可偏偏是自己这个喜好白色的叫红离。

 “好久不见。”白月意有所指的瞟了眼楼上,然后又暧昧不明的看着红离。红离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好久不见?哼,只怕几年不见,白月也不会想自己。

 白月正是这关雎里的第二个头牌。没错,是第二个头牌。两人实力相当,从未真正分出个高下,只是红离冷清疏离,而白月妖魅惑。“有事?”红离不愿与他多谈,直接问出口。“没有,只是,妈妈找你。”

 白月丝毫不介意红离的冷淡,脸上笑意不减。“黛告诉我了。”红离不信他守在这里,就是为了告诉自己妈妈找他。“那倒是我多事了。”嘴上说着歉意的话,眼睛也委屈似的半敛下去。

 好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只可惜,红离早已知他伎俩,依然不动声的看着他。“呵呵,”白月早知红离不会轻易上当,但没想到他会这么不配合,一个人玩不下去,索也不再演,“听说…你屋里藏了个女人?”

 红离昨天晚上加上今天整整一个白天都没从屋里出来,男人和女人的呻又大得过往人都听得见。关雎早就炸开了锅,红离公子是何等清雅冷峻的人物,何曾有人见过他如此贪

 更何况还有那种放肆的呻,就连他们这些做倌人的,听了都难免漾。“与你何干。”红离不想再与他纠下去,冰冷的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呵呵,”白月一人低声轻笑,单手以衣袖挡住自己红的薄,脸上媚态是入骨的酥麻,裹在红衣中的纤似乎也在微微摆动,“确实与奴家无关呢。”

 喃喃细语,竟如女子发丝般人。黛正无聊的站在门口发愣,就看见楼梯上出现的那个红色身影。他如临大敌,赶紧直后背,恭敬的行礼,“白月公子。”惨了惨了。

 白月公子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公子让自己守门的时候来。这白月公子和红离公子是死对头,两人互相看不顺眼,现在公子不在,自己可怎么办啊…他会不会把自己拖进巷子里打一顿…?黛越想越真,两眼眨,一眼也不敢看白月。

 他这小心紧张的样子让白月好笑,自己是毒蛇还是猛兽,让这黛吓成这样。“你在这干嘛?”白月本没打算来找他麻烦,只是他这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反倒让他来了兴趣。

 “我…公子让小的守门。”黛老老实实回答,不敢有一丝隐瞒。***“哦?”这下白月是真的有兴趣了,子以冷淡着称的红离也会有放心不下的人?敛去面上调笑的轻浮,白月低声音询问,“黛,你可知这屋里是谁?”

 “小的不知道。”“真的?”白月状似不信的一挑眉,黛果然立刻知无不言,“黛确实不知。黛并未见过此位夫人样貌,公子也不准黛进去。”“呵,”有趣,有趣。

 白月细长的双眼中浮现出玩味的光芒,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特别,能让红离特殊照顾,“黛,你家公子找你。”“啊?真的?”黛一听自家公子找他,赶紧抬头看向白月。

 “怎么,我还会骗你?”白月佯装不悦的收起笑容,黛果然立刻低头赔礼,“不是不是,黛没有不信公子,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只是公子让黛守门,要是黛去找公子了。就没人守门了…”

 唉,好麻烦,要怎么办啊。黛越想越觉得头疼,不守门吧,肯定要被公子说,可如果不去找公子,那不是还要被说?这小厮…白月无奈的摇‮头摇‬,“好心”解释给他听,“你家公子既然找你去,自然就不用你守门了。”

 “嗯?哦,对哦,”黛这才反应过来时的,一扫愁容,大大咧开个笑容,冲白月又是一行礼,“多谢白月公子。”说完,就赶紧跑下楼去。白月轻笑一声,摇‮头摇‬,确认周围没人,打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着女人的衣物。

 看那料子,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女儿。白月勾起嘴角,眼中弥漫戏谑,这红离,不会是钓上了什么大富大贵之家的夫人才这么卖命吧。

 帏,上躺着个蜷缩的女人。‮体身‬被被子裹的严实,一看就是被人仔细过,白月好奇更胜。仔细打量那张沉睡的脸。小巧的瓜子脸,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闭合的双眼下是淡淡的乌影,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M.vKexS.com
上章 贪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