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栬武林 下章
第6章 抱着不错
 师叔祖喜欢取名,还把本门的轻功改叫采花千里行,掌法改为采花探玉手。”原来如此,看来柳一刀确实是玄教主的师叔祖了,“他已经去世了,临死前他把所学都教给我,是我把他安葬的。”

 想到那对我情深意重的老人,我心里不一阵难过,不过,“,但这个玄魔女我还是不会放手的。”

 自从进入玄教总坛,我怀里的娘老挣扎,想从我怀里下来,看到玄神女更是如此,我牢牢的抱着她不让她如意,靠,我是你儿子兼丈夫,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啊。

 “既然小师叔喜欢绿荑,那我以后就让她都听您的就是了,只是…”“你说的我知道,我另有办法解决”我打断了她的说话,平白低了一辈。

 但也无所谓了,何况小师叔比小师叔祖好听一点,更容易接近她,我对玄神女那丰体也蛮感兴趣的,现在我是她的长辈,武功更是举世难有敌手,以后她还要靠我多多帮忙,套句小日本的话,机会的大大的有。

 “玄三号,以后你就听小师叔的命令,其他人包括我都不要理,知道了吗。”玄神女用一种特殊的声音说着,娘的眼睛蒙了一下,随即清晰,恢复原来的样子,眼睛看着我,点了点头,就不再挣扎要下地,乖乖的靠在我的怀里,小只乖巧的小猫咪。

 看着娘枕在我肩膀上的美不可方物的脸蛋,我心里火狂伸,玄神女抿嘴一笑,拍了两下手,“来人哪,带小师叔去贵宾房休息,尽力款待,不许怠慢。”

 我就这样抱着娘随着领路的弟子走去贵宾房,现在娘已经在我怀里,爹当初的遗嘱也算完成了,既然爹当初没有让我替他报仇,毕竟玄神女是娘的师父,我发誓所说的让玄教好看,现在决定了。

 我要把玄教教主在身下,让她替我生儿育女,替爹出口气。至于娘,我想现在还是保持现状好了。

 看着怀里的娘,我的不受控制的翘的老高。进入到贵宾房,大门一关,里面的情形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枕在娘又软又滑的膛上,我拿出那本宫图,用文火细烤一下,仔细的阅读魔王诀的心法,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和其他女人好近数十次,但都没什么进展。

 但自从遇上娘后,却一天之间达到了大成境界,我舒服的转动一下头,赞叹了声,高耸的双,令我如同躺在云端,把后脑埋在那深深沟中,享受那因呼吸引起的轻微颤动,令我几乎无法用心看书。

 我让娘用她的纤纤玉手在我的上身轻轻‮摩抚‬,继续查找原因,连续从头到尾看了三次,但都没有一字是跟我这种情况有关的,看来我是误打误撞练成的,“还璞归真,练神化虚”看到这段话,我突然觉得有点奇怪,这是道家的用语,怎么出现在这与道门是死对头的万劫魔功的练功口诀里?

 要知道,魔门与道家本来就是风牛马不相同的两个派,而且基本上是所练功法是死对头,再往上看一句,却是“顺其自然,随所为”

 魔门一却都是讲究顺应本,不理世间世俗人情法理的,难道…我心里若有所思,“顺其自然,随所为,还璞归真,练神化虚。”

 上古时期,没有现在那么多的人伦世俗,母嫁子,父娶女都是常有的事,但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

 如此近亲相,有着与其他人相合所没有的刺感,这套功法会不会是就在这种情况下的产物呢?

 还璞归真,不是道家的意思,是魔门借用的,或者根本就是万劫魔功最先使用的,我看后者居多,与自己的血所生后代结合,利用所产生的伦刺感练功,也许这就是我魔功大成的秘密。

 顺应自己心里的伦本,不理会世间的世俗伦常,与自己直系亲属相,自然会达到大成境界,应该就是、这几句话的意思。

 对答案有了个大概的意思后,我合起书,往旁边一扔,让如此美人在如此良辰闲着是在是珍暴天物,我的大嘴一把堵在那樱桃小嘴上,痛吻了起来。

 娘烈的回应着我,两人的舌头织在一起,唾在彼此间的嘴里来回输送。娘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了十几年,现在一但解放,她比任何女人都容易动情,我无视她的需要,跨坐在她的脯上,把深深埋入那人的沟,命令她自己用手往里挤房,紧紧的夹着我的,娘媚眼如丝,小嘴微张,脸红滴,女的本能让她哀怨的看着我。

 但身为玄魔女的她却无法违抗我这个新主人的命令,只能用力的挤自己高耸入云的双,借此来压制自己身的灼热火。

 我用力的在那深深沟里动了起来,娘嘴里不受控制的呻着,我突然发现娘的‮体身‬往上弓了起来,本来我只是虚坐她的身上,现在却接触的紧紧的,回头一看,我哑然失笑,只见娘的‮腿双‬紧紧的叉夹在一起,不停的磨擦着‮腿大‬部,“小宝贝,让我来吧。”

 我低头对娘笑道,回手用力进那紧夹住的‮腿大‬部中间,摸上那肿起来的小芽,食指跟拇指捏住了她,轻轻的捻动了起来。

 娘感激的望着我,我想现在即使玄神女没有命令她奉我为主,她也会听我的了,反正我双手也是闲着,我把娘的头抬高一点,用她的下巴着我穿透她双前端,用力的动着。

 捏着小芽的手也不停捻动,终于,我的一阵烈颤抖,蹦出了那紧夹的双,一阵蛇,了娘脸都是白色体,手上不由自主的用力一捏。

 娘“呀”的一声,‮子身‬用力往上一拱,‮腿大‬用力一蹬,整个人软在了上,‮腿大‬无力的分开,一股温热的体由了出来,小嘴无力的息着。

 我看着她脸的白色,吓了一条,赶紧拿了块干净的枕巾,把小嘴边上的都清理干净,在擦干其他的,现在我还不知道娘的小嘴能不能进我的,还是小心为妙,在清楚之前还是少点做刚刚那种姿势吧。

 热身完毕,现在该上主菜了,我把混身瘫软的娘抱下,放在八仙桌上,双脚着地,上身趴在桌子上,股朝天,我蹲‮身下‬去,分开股

 从后面详细的观察那桃源,高刚过人如血,扩张的道还润如,散发着一股令人望高涨的气味,还未消肿如小指。

 我把头凑了上去,大舌一伸,卷住了那小芽,用力的了起来,娘的‮子身‬顿时有陷入了疯狂的境界,她的在了我的额头上,显然上身了起来。

 ‮腿双‬用力的夹住了我的脸,我双手扶住她仅堪一握的小,舌头卖力的活动起来,娘就让孩儿好好的孝顺你吧,虽然我的已经冲血‮硬坚‬如铁,渴望即时入女体中冲锋陷阵,但我强忍着,终于又再次让那桃源再次洪灾泛滥。我一丝不剩把那洪全部下,娘的‮子身‬无力的躺在了桌子上,现在该我了。

 我握着硬多时的,对着娘的小‮花菊‬一捅而入,由于连续两次高,连带后庭眼也润泥泞,让我一冲而进,娘上身就这样趴在八仙桌上,头侧枕着。

 让我看到她因为高而红霞布的脸蛋,散的披肩黑与脸蛋的红霞相辉映,雪白的‮体身‬,浑圆纤细的肩膀,瞬然收缩的紧堪一握的肢忖托出我现在快乐的源泉。股的圆大。

 随着我的出,娘的上身也在八仙桌上前后缩,让我火更加狂升,我双手叉在桌子上,上身紧贴娘的背部,享受她由于我的而前后移动与我的‮擦摩‬快,狂顶了近半个时辰,我再次发了我体内的火在娘的股里。

 抱起娘苏软的体,还剩两个时辰就天亮了,回到上我趴在娘的身上安然入睡,早上一定要了解玄魔女的一却,只是玩娘的股太多了也不好,希望能找到解除娘不能入体的方法。

 玄神女身穿水绿宫装,端坐在虎皮大椅上,脸上的黑纱由于旁边巨鼎的丈高的火光而失去他大部分的作用,让我隐约看到里面美丽面容。

 风情万种的丹凤眼,斧凿刀削般的直鼻梁,紧紧抿住的小嘴,古典的脸蛋,显示出她是个坚强好胜的女子,笔直坐姿把那高的双峰忖托的更加高,百折裙覆盖在的‮腿大‬上,隐隐勾画出‮腿大‬丰圆润的轮廓,让我恨不得立刻分开那紧闭的‮腿双‬,探讨‮腿大‬部的桃源的奥秘。

 这一人春光却只有我一个男人可以看到,两立在平台边上的圆柱垂下的厚厚白纱把台下的众人与台上隔绝开来。

 由于我是教主师门长辈,才得以在教主旁边入坐,才可以欣赏到这一幕。娘就站在我身后,扑鼻的幽香不时传来,我反手摸了过去,把她拉进,紧贴我的椅背站着。

 我的手摸上了她的部,手指隔着两层衣服在那紧凑的‮花菊‬蕾钻进钻出,让娘的呼吸有点不自然了起来,玄神女显然听到了,尤有深意的望了我一眼,台下众人所说的我已无心听下去。

 沉醉在当众指娘亲后庭的快中,突然玄神女叫了我一声,“哦,什么事?”我茫然的问了她一句,“你该与大家见见面了。我请你当青龙堂的堂主,小师叔。”

 “什么?你有问过我愿意了没有?”我不大愿意当这劳什子堂主,整天忙个不停的,还是抱着娘舒服,抱着她也不错,我藉机狠狠的盯了玄神女的脯几眼,“您可是我的小师叔啊,现在我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担任青龙堂堂主这一职位,您就帮帮我吧。  M.vKExS.cOM
上章 情栬武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