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母 下章
第八章 不解的蒾(全书完)
 星期一的下午,小教堂里静得吓人,教堂外只听得见虫鸣鸟叫,凉亭里更是部落叶枯枝。

 这是我和母亲游戏的起点,但为何要选在这里完成我们‮子母‬的第一次,母亲的想法令人不解。“因为这里离神比较近。”母亲的话让人越听越不懂。

 “自从离婚而成为人家的‮妇情‬之后,虽然可以过着富裕的生活,但我的心却是极度枯竭的,有一天,我意外的发现山边这座荒僻的小教堂,虽然没有人来安慰我,但我却从神的身上得到慰藉。”母亲指着教堂屋顶的十字架说。

 “我要你对神发誓,一生一是爱着我,不是儿子对母亲的爱。而是男人对女人的爱。”“我发誓,若有虚言,愿遭…”母亲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发下毒誓。

 “够了,看你认真的样子,我相信我的决定不会错。”我们拥吻、彼此‮抚爱‬,无视教堂之地的圣洁,这是亵渎,亵渎神、也亵渎我们‮子母‬,因为母亲是我梦想的全部。

 而我在此刻母亲心中,则取代了神的地位,成为她所有的寄托,对我们‮子母‬而言,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凉亭中的肮脏石板凳,成了我们‮子母‬的第一张温,母亲躺在石凳上,解开连身洋装的前排纽扣,才发现母亲早有准备,洋装里空无一物,一身雪白细致的体,赤的呈现在我眼前。

 “从今天起,妈妈的‮体身‬,就属于你一个人了…”隐没在浓密中的,隐隐泛着光芒。

 那个我出生的地方,如今我又能够再次重返。母亲紧闭着双眼,害羞的不敢面对这一切,夜长梦多,我知道必须尽快完事。

 坚具缓缓没入母亲的之中,母亲闷声一哼,‮大硕‬的头直顶母亲的‮心花‬。“嗯…喔…”我们在沉默中做,教堂里的牧师随时会走出屋外。

 但越事险恶的环境,越能刺人的心灵感官,母亲咬着上衣,忍住腔的机动情绪,我则不停的,进出那个被锢千年的神圣地。

 “哼…哼…”荒野之中只能听见一阵又一阵沉重的息,母亲的水已经泛滥,顺着股间了石凳,斗大的汗珠从她鼻尖滑落,泛红的双颊让她看起来像个少女般让人目眩。

 这就是我的母亲。沉浸高中的母亲。狂摆着了,母亲不停的将‮体下‬向我,好让具能更深入子内,我抓住母亲的丰,像面团般不停的捏、再捏…“妈妈…我要…在妈妈…‮体身‬内…”

 “要在哪儿…都随你…妈妈…是你的人了…”累积了十七年的望,在短短几秒内全灌入母亲的无底深渊内,我知道从此以后,我的人生即将改变。

 ***山边的小屋,虽然也些旧,但经过一番整理,倒也十分素雅。“这里虽然不能和明山上的豪华别墅相比,但却是个隐居的好地方,反正只要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嘉义的山区,风景十分秀丽,再加上人烟稀少,是我们选择隐居地点时但重的地方。

 我和母亲已经搬来这里将近一个多月了,但一个多越来,却一直在整理这间老旧的破瓦房,没时间好好亲热。“隔壁的阿婆问我们俩是什么关系,我跟她说是夫,她竟然相信了。”

 “有这种事?”“当然,因为我骗她说,你是我的童养媳,十五岁时就已经嫁到我家,所以年纪看起来有些差距,她还讶异的说:“这年头童养媳的人家已经很少了,想不到还能在这儿遇到!”妈,你说好笑不好笑?”

 “真是个大骗子,怪不得连妈妈的‮体身‬也给你骗来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在这个村子里,就不用再担心身分被怀疑的问题了。”

 一个月以前,我和母亲在教堂后的小凉亭中发生了第一次伦关系,自此以后,我们无法再用平常的‮子母‬关系来相处了。

 其实在发生关系以前,母亲心中早已做好了盘算,决定离开那个男人,投奔我的怀抱,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母亲优渥的生活,全是那个男人所提供的,如今一走了之。

 那男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唯一的方法,就是逃!母亲带着二百万的私房钱,丢下豪华的别墅与我远走高飞,唯一从屋子里带走的,只有三大箱的感‮衣内‬

 “这是小宝的最爱,妈妈要留在身边,每天穿在身上。”母亲的体贴让我十分感动,确实,当母亲换上那些感‮衣内‬的时候。

 就彷佛换了个人似的,和母亲做的时候,如果没有这些‮衣内‬的帮忙,将会使美妙的爱失不少,而我呢?只留下一封离家出走的信,就这么告别了那个冰冷的家。山上的小屋,却是我们的人间天堂!

 我和母亲除了偶尔外出购物以外,鲜少出门,在终紧闭着的门扉中,我们任由望无止境的动,房间里只有一张大,散落一地的,是各式各样新奇的具、母亲的感‮衣内‬、擦拭的卫生纸团、和增进‮趣情‬用的各种黄书刊和录影带。

 只要一进到了屋内,什么人伦道德、什么礼义廉,通通都是狗屎!在小屋里,只有无止尽的、爱、…短短的不到半年之中,我与母亲尝尽了爱的甜蜜果实,没有了‮子母‬的忌之后,母亲便得放不羁,有时候甚至会主动要求做,这是我从未想像过的。

 圣洁如圣母般的母亲,了衣服之后,其实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虽然这样的日子很快活,但好像…寂寞了一点…”躺在上正在被我猛力送当中的母亲突然说出了惊人的话。

 “妈妈,你别想太多了,这屋子是我俩的天堂,只要有我在,我保证妈妈每天都能有无尽的高。”母亲笑了,很久没看母亲笑得如此灿烂。

 “这个我相信,小宝的能力,就连那个叫小娟的都能狂三次,妈妈哪有什么不,只是…我是说…我们该不该…”

 “妈…难道你想…”母亲显得腼腆。已经能够和我疯狂做的母亲竟然脸红了,可见这件事实在让人难以启齿。“妈妈今年已经四十多了…”

 “妈妈是个大美人,一点也不像四十岁的女人,你就别耽这个心了。”“说到哪去了?妈妈不是怕老。而是…既然你已经对邻居们宣称我们是夫,儿邻居们也都相信不疑,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因该…生个…”

 “小孩?我跟妈妈?生下自己的小孩?”母亲拉起被子盖在脸上,生小孩的提议确实让她尴尬的无地自然。

 毕竟她也清楚,母亲跟儿子伦所生下的孩子潜藏着许多的危险,这是大部分有伦关系的‮子母‬或父女所尽量避免的,而母亲却主动提议,也让我吓了一大跳。

 但回头一想,母亲毕竟仍旧摆不了做母亲的影子,自己的儿子,如今却成了自己的丈夫,如果没有一个小孩来维系两人的关系,她担心又会重蹈覆辙。

 “我知道了。!妈妈要生,我们就来做一个吧。”“真的?”母亲从被窝中探出头来,用犹疑的眼光看着我。

 “妈妈为我牺牲太多了,更何况,我也喜欢小孩,如果是妈妈和我的结晶,我高兴都来不急,哪有理由反对。”从那天起,我们不再刻意‮孕避‬。

 也不再有情的爱游戏,我做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将一滴不剩的注入母亲的子里。

 对于已经算是高龄产妇年龄的母亲而言,再次怀孕不但是生理上的挑战,更要接受心理上的冲击。十八岁的我,就要做爸爸的,孩子的妈妈,也是我的妈妈。多么可笑的人生。

 ***三年了。一晃眼就是三年。我站在明山一片荒废的工地上,空着望着前方。

 “想不到三年的变化这么大。”原本豪华的山间别墅,如经已经被移为平地,听说母亲以前的那个男人因为经商失败,已经逃到‮陆大‬去了。

 这栋别墅,也因为新的屋主要改建大楼而被拆成瓦砾,任人看了不唏嘘。

 “是呀…还好我们走得快。”一旁的母亲抱着我们两岁大的女儿,看了眼前的一切,再看看襁褓中的小生命,静静的回忆着四十多年来的崁坷命运。

 “不知道小教堂还在不在?”“你想的应该是凉亭吧。”“哪天我们再到凉亭内翻云覆雨一番,你说好不好?”母亲不答话,突然将话题一转。

 “你爸爸就住在不远,我陪你去看看他吧,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也一道去吗?用什么‮份身‬?前还是媳妇?”“都不重要了。”

 车子一路上山,却在荒僻的地方停下,抬头一看,石牌上写着“明山国家公墓”这里就是父亲的新家。

 也不知道他住得惯吗?去年的大地震,夺走了许多人的性命,有人在南投的某间旅社的瓦砾堆中找到了他的尸体。

 但他为什么要千里迢迢从台北到南投去送死呢?难道他已经听说了我们‮子母‬隐居在中部山区的消息?是为了找我吗?这是个永远不解的

 【全书完】  M.vkExS.cOM
上章 人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