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母女被奷 下章
第五章
 王仁笑着看着神情恍惚的任梦,叉开‮腿双‬一指下萎缩的物,任梦精神彻底崩溃了,这也是王仁最想看到的结果。

 任梦噎着慢慢爬过来跪在王仁‮腿双‬之间,颤抖的双手握住王仁的巴,轻启感的朱,屈辱地把王仁还粘着和女儿‮女处‬鲜血的头含在嘴里,机械地上下套起来。

 王仁捏着她那两只丰的大子,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完全屈服在自己威下的感靓女,脸上出一丝笑。

 王仁拉着任梦坐到边的沙发上,扳过任梦的‮体身‬,让她的丰对着自己的巴,双手环抱到任梦的股用力一拉,“啊!”任梦一声长叫,子处的疼痛使她全身颤抖着。

 “这样你和你的女儿可以相互看着被的模样,是不是很啊?嘿嘿嘿。”任梦美目含泪,看着女儿被男人摆着各种辱的姿势污。

 自己的子着王仁的物,双手按在王仁的两腿上。‮体身‬上下摇动着要摆这个恶魔。

 那边,王小不知从哪找来几条绳子,他把绳子吊在仓库的房梁上。任梦的心开始震颤,不知道自己和女儿又将面临怎么的‮躏蹂‬。

 黑手抓着两只脚,小林和王小各抓着一着手几个男人把同璐抬下,周璐的两条腿无力的蹬着,长发拖在地上。

 他们用绳子将周璐的两只手背到身后绑上,又用两条绳子将双只脚腕绑上。三个人同事拉绳子,将周璐背向上,面向下反曲着‮体身‬吊起来,‮体身‬的高度刚好到男人们的跨部。

 青春少女的‮躯娇‬让几个男人血向上撞,小林抓起周璐的头发,捏开她的樱,将又起的进周璐的小嘴,直达喉部。

 黑手分开少女吊着的两条腿,物对准小,两只大手紧掐周璐白的部,身用力一,“啊!”周璐大叫一声,撕心裂腑般地大哭起来,王小身材小,站在周璐的身下,用嘴着两只娇。任梦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大叫一声又昏了过去。

 当王小最后一个享受完周璐‮女处‬的‮子身‬已经是后半夜了,周璐又被放回了上。长达6个小时的凌辱使任梦和周璐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初经人事又受‮躏蹂‬的周璐目光呆滞地躺在上。

 年青俊俏的脸上泪痕斑斑,两个健康丰头在她沾白色污浊的酥上悲惨地耸立着,被糟糟的细密柔软的和红肿外翻的娇诉说着野兽的残暴。

 刚被破瓜的痛苦和暴的使这个娇的美少女甚至连并上‮腿双‬的力气都没有了。任梦艰难的穿上被撕扯得破碎不堪的衣服,抱住女儿不痛苦失声。

 她不知道是怎样离开那个刚刚夺去她们贞洁充辛酸血泪的窟的,和女儿周璐拖着疲惫的‮子身‬回到家里。

 她们拼命冲洗着受凌辱的‮身下‬,仿佛要洗掉野兽们留在她们身上所有的肮脏和罪恶。周璐晚上睡在任梦的卧室里,任梦紧紧搂着昏睡的女儿默默地着眼泪,周璐几次都在噩梦中惊醒,不时地发出几声恐惧的尖叫。任梦久久无法入睡。

 直到天明才迷糊糊昏睡过去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任梦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惊醒,她不由得心中一悸,周璐更是紧紧依偎在母亲怀里抖作一团。

 任梦黯然地轻轻推开女儿来到窗前,透过窗帘的隙看见她的奔驰专车正停靠在别墅的门口,王仁等人在小林的带领下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任梦慢慢地走到楼下的客厅门口,颤抖的手打开大门监视器开关,王仁那张令人作呕的脸立刻出现在她的面前。任梦只感觉‮子身‬发虚两腿瘫软。

 她勉强扶住门框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已经没有退路的她心一横按下了开启大门的红色按纽。

 不一会,男人们象是回到自己家里一样蜂拥而入,王仁顺手锁上房门,笑着看了看正不知所措的任梦。

 她显然‮夜一‬都没有睡好,姣好的面容有些憔悴,蓬松的秀发还没有梳理,却有一种慵懒高贵的美令男人心动。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制睡袍,丰的‮体玉‬忽隐忽现十分人,全身上下散发出成女人人的气息拨得王仁心难搔,‮体下‬渐渐支起了一个小帐篷,一股难耐的火在心底蠢蠢动。

 王仁猛地搂过任梦柔软的‮躯娇‬,迫不及待地抓住她高耸的捏起来,任梦没有反抗,她知道反抗在王仁这样的兽面前没有任何作用,只会起他更残暴的

 在她耳鬓厮磨的王仁渐渐重的息和从他口中呼出的臭气令任梦一阵恶心,她扭过头去,闭上眼睛,秀眉微皱,神情木然地任由王仁着她人的房,泪水却顺着她苍白的脸颊了下来。

 王仁抱起她来到楼上任梦和周剑豪华温馨的卧室里,此时仅穿着睡衣的周璐正一脸惊恐地蜷缩在上,王仁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黑手、小林和王大兄弟,冲周璐一努嘴,小林会意,他上前一把抓住周璐的秀发,把她从上拉起来。

 笑着说道:“小美人,你爸爸要和你妈妈做你不能从旁边看着吧?走,陪我们哥们到你房间乐乐去。”

 说完不由分说地抱起周璐放在黑手的肩上,周璐哭喊着用两只粉拳无力地捶打黑手的后背,在睡裙外的两条秀美的小腿胡乱地蹬动起来。

 任梦眼睁睁地看着黑手扛着女儿伙同嘻嘻哈哈的小林和王大兄弟向周璐的闺房走去,她的心在血,却又无能为力。

 王仁把任梦扔在柔软的上,亵的目光紧盯着眼前的尤物,快速地光衣服向任梦扑去。王仁剥下她的睡袍,里面没有戴罩,两只丰拔的子跳动着出来。

 王仁又扒下她新换的纯白丝蕾内,顷刻间被剥得一丝‮挂不‬的任梦屈辱地‮动扭‬着感的‮躯娇‬,长整齐感三角区暴在空气里,使任梦‮身下‬产生一丝凉意。

 王仁通红的眼睛看着任梦玉雕般的体,粉腿如玉、丘壑隐约…不由得猛口水,‮体下‬的物已经‮硬坚‬如铁了。

 没有前奏,王仁只是在她两座高耸的峰和人的头上胡乱地了几下后,便迫不及待地抓住任梦两只秀美的脚踝,把她两条美腿大大分开。

 王仁抬高她的部,使物很舒服地顶在任梦愤起的上,‮身下‬用力一巴撑开她两片微闭的巴深深入她幽深却很干燥的道里。

 猛地一颤,口中发出一阵动人的悲鸣,毫无前戏的‮体身‬被暴地侵犯,任梦顿时感到‮体身‬彷佛被撕裂了一般,‮身下‬‮辣火‬辣地疼痛起来。

 接着就是王仁疯狂的,‮硬坚‬的头磨擦着她柔壁,任梦光洁白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一张悄脸随着王仁的活运动而痛苦的搐着。

 为了减轻痛楚,任梦努力张开‮腿大‬,尽量合着王仁的,渐渐地变得顺畅起来,这时从周璐房间里传来女儿一阵阵惊恐的哭叫和男人们亵的笑声,任梦的心都碎了。

 她哀怨的美眸看了一眼自己雪白‮腿大‬中间王仁那享受的神情,痛苦地把脸扭向一边,无意中看见了头柜上自己和丈夫周剑的结婚合影。

 看到照片上的丈夫依旧亲切地注视着自己,心中不由一阵刺痛,她悲哀地预感到,幸福已经永远离她而去了,代替的将是无尽的苦难。

 一想到这,任梦不打了一个灵,她闭上眼睛,仿佛看见丈夫正怨恨地看着自己,怒视着正在自己身上行使着只有他才有资格行使的权利的王仁。

 任梦毫无反应地躺在自己身下,失神的美眸正呆呆地看着头柜上的照片,精美的镜框中,身披婚纱的任梦正娇羞地依偎在高大英俊的丈夫身边,秀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和此时痛苦扭曲的脸形成强烈的反差。

 王仁冷笑一声,双手抓住她随着自己的送而微微颤动的丰巴退至道口,然后用力下去,狠狠地撞击在她的子壁上,“啊…”  m.VKeXs.Com
上章 绝栬母女被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