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凡的一周 下章
平凡的一周星期二
 被周亦方折腾了一晚上,周娟娟高了好几次,最后两人才一丝‮挂不‬地相拥着沉沉睡去。一觉直到天亮,周娟娟像往常一样,在公车上被人摸得水涟涟,紧紧地夹着两条修长的腿走进公司。

 差点迟到…人已经来齐了,赵经理正在讲话:“本公司顺利获得国家充气娃娃下乡活动的资格,我们设计部受到总部表扬!各位兄弟们,总裁点名表扬了材料工程组,因为我们参加审批的那款充气娃娃使用的材质超出其他产品一个时代,已经和‮实真‬女的肌肤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相似度了!为此,总裁特别吩咐我好好表彰一下材料工程部的弟兄们。大家说,希望什么奖励?”没人说话,赵经理笑着扫视了人群一圈,道:“放三天假?每人发两张服务卡?还是?黄工,你说吧。”材料工程组的总工程师姓黄,三十多岁,身的艺术气质。他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笑道:“折中吧。放我们去海边玩一天,但是让李‮姐小‬和周‮姐小‬陪我们去。大家说怎么样?”

 “哦!”

 “好…”

 “老大就是老大…”材料工程部的员工欢呼起来,赵经理笑着摆了摆手,等喧闹平息下去,才笑道:“什么时候去?”

 “拣不如撞,就今天去吧。大家同意吗?”黄工又一次开始询问大家的意见。

 “同意…”这次是异口同声,材料工程部的十来个员工开始地看向周娟娟和李小兰,赵经理对着她们微笑起来:“周‮姐小‬,李‮姐小‬,怎么样,你们方便吗?”李小兰是三个性服务员里面最年轻的一个,齐耳的短发,像苹果一样的圆脸蛋,一笑就有两个小酒窝,显得清纯可爱。剪裁合身的OL装则为她加上了成惑,勾勒出苗条的身材。虽然不像周娟娟那样一对房几乎裂衣出,但是也不小,尤其是在她纤细修长肢的衬托下。很多男员工也很喜欢娇小可爱的李小兰,她调皮地看了他们一眼,用银铃般的清柔声音微笑道:“当然方便…足各位的是我们应该做的。”

 “赵经理真是的…怎么会不方便呢,只不过对不起别的同事了,明天再和你们做吧。”周娟娟也微笑起来,伸手掩着娇的小嘴,垂下粉脸,妩媚的面容带着感的惑,动作却又显出几分娇羞。

 真是个尤物…黄大明也在人群里看着她,想起昨天和她做的时候那极端的快下的一条已经不安分地立起来。

 “好,那就这么定吧。”赵经理在一张纸上唰唰地写了几个字,交给黄工:“我这就给后勤部打个电话,你们直接拿这个去公司的车库,叫李司机送你们去海边吧。不过下班时间得赶回来。”

 “哦…”材料工程组的员工欢呼起来,其他部的羡慕地看着他们,赵经理笑道:“这次是材料工程组的弟兄们,我希望每个组都能努力,下次也给你们这么安排!”

 “出发了!”黄工一挥手,十来人涌向电梯间。黄大明还在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跟上,黄工走到门口,发现他没过来,回头笑道:“小黄?怎么不走?”

 “呃…我昨天才上班,没什么贡献…”黄大明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是个团队!”黄工严肃起来:“你就算才进来一分钟,也是我们团队的一份子!今天是我们这整个团队受奖励,怎么能把你除外?没事,别想那么多了,来吧!”这家公司的团队精神真好,难怪会成为国际一的大企业。黄大明有些感激涕零起来,跟着黄工走进了电梯。

 “周姐,我今天可得遍你的三个。”一个员工正在打趣,马上被另一个嘲笑起来:“老蒋?就你?每个一下你就不行了吧。”

 “哈哈哈哈…”人群哄笑起来。先前的那一个涨红了脸:“姓吴的!你敢看不起我,有种我们一会比比!”

 “行,比就比。周姐,等会你可不能偏心,不能夹一个放一个。”后面那个笑着看向周娟娟,周娟娟则妩媚娇羞地又一次掩起樱,柔媚地笑道:“好,我一会都不夹,什么招都不用,随你们,看谁厉害。”两个人像斗一样互相瞪着,又一个员工笑着对李小兰道:“小兰,每次你一吹我都到你嘴里了,今天你别吹的那么狠,让我到你子上行不行?”李小兰故意嘲笑他,声音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娇:“哼,谁叫你这么没用,每次我吹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你既然到我嘴里我当然要吃掉…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控制住。”人群又发出一阵哄笑,黄大明羡慕地看着他们,感受着这融洽的气氛,心里想着一定要早点融入这个团队。很快,电梯就到了车库,黄工找到公司的司机,大家坐上中巴车,直奔海边而去。

 清凉的海风,碧绿的椰树,蔚蓝的海水,洁白的沙滩…到了一个海边风景区,大家涌出中巴车,很快来到了海边。

 “虽然是来放松,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大家:国家法律规定男不能同时和两个女发生关系,所以,大家只能一个一个的做。因为大部分人很少有机会同时面对两个女人,所以我要对不太清楚的再解释一次:女只要忙得过来,同时服务十个八个男都可以,但是男一旦入一个女的‮体身‬,就只能在她体内以后才能换下一个女对象做…呃,不一定要内在她身上也可以。总之,大家得先和周‮姐小‬做,再和李‮姐小‬做,反过来也行,就是不能这个几下,还没又跑去那个几下。明白了吗?”

 “明白…”大家异口同声地笑道。

 “行,那大家自由活动吧。”黄工笑了起来。

 但是人群都没有动,而是一致看向他。这时副总工程师孙工笑道:“黄工还没动,我们怎么好意思呢。兄弟们说是不是?”

 “黄工和孙工先来吧。”

 “黄工先选…”人群中又发出此起彼伏的声音,黄工笑着看向孙工:“老孙,你想和谁快活?”

 “黄哥先来吧。”

 “我们不用推了,让两位‮姐小‬来选吧。周姐,小兰,你们自己来决定先和谁来。”黄工笑着招呼两位女子。

 “小兰,你先来吧。”周娟娟笑着对李小兰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周姐。”李小兰笑道,乌溜溜的大眼睛在黄工和孙工脸上逡巡着,突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黄工,今天我要你和我来一次,你以前只和周姐和陈姐做,从来都不找我。”

 “哦,呵呵…不好意思,我和她们年纪差得不太多,对不起啊。”黄工的年纪正好介于陈玉和周娟娟之间,所以才这么说。他笑着走过去抱住小兰,周娟娟则走到孙工面前蹲‮身下‬子,笑着解开了他的子。

 孙工黑红的被周娟娟柔的小手一摸,马上直直地立起来。周娟娟柔媚地微笑着,张开樱,将含进嘴里,开始轻轻地起来。她给孙工服务过几次,知道他喜欢口,所以直接给他这么服务起来。手上则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女式西服左右分开,出真丝的薄衬衣,然后解开衬衣,半透明的黑色丝质罩就裹着那对高耸肥房开始微微颤动起来,两颗嫣红的头黑色的薄丝下清晰可见,因为刚才在车上被同坐的一位员工‮抚爱‬了一路,感的头已经骄傲地立起来,更显得惑。

 另一边黄工已经细心地帮李小兰去了衣服,李小兰苗条洁白的‮体身‬散发着青春的光泽,和周娟娟是不一样的惑。两只大小适中的娇俏房弹十足,不论在什么姿势下都骄傲地立着,尖则是淡淡的粉红色,头也像两颗小珍珠一样闪耀着晶莹的光泽。

 黄工细心地帮李小兰把衣服折好,放在一片干净的沙子上,才去自己的衣服,回到李小兰身边。李小兰有些感动地看着他:“黄工,你真温柔。”

 “嗯…很正常啊。男人上了年纪都会细心点的。”黄工笑着开始轻柔地‮摸抚‬起李小兰的房,和周娟娟的柔软不同,李小兰的房滑腻得像是两只小泥鳅,几乎把握不住。

 李小兰也在车上被人‮逗挑‬了一路,所以也很快息起来:“黄工…我现在只有两个老公…我再嫁给你好不好?你真好…”黄工微笑着:“我已经和我姐结婚了,对不起哦小兰。”

 “真是的…啊!”黄工开始温柔地轻吻着她的头,娇小的头马上也立起来,颜色也从粉红变成了绯红。黄工一边轻轻地吻着,一边微笑道:“还没结婚的兄弟们看到了吧…要温柔细心一点,女孩子才会喜欢。大家努力吧,看谁能和小兰结婚,做她的第三个老公…”

 “啊…黄工…好…”李小兰呻起来,清脆的声音也带上了柔软和娇媚:“我、我嫁给我爸和我哥了。第三个、老公也想找个外面的…啊…”黄工的嘴已经慢慢地滑过李小兰的‮腹小‬,钻进她的两条柔细腻的腿间。双手轻轻地掰开那双又细又直的腿,李小兰光洁粉户就羞答答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是刮的吗?”黄工赞叹了一声,舌头开始拨着粉的大

 “啊…天、天生的…”李小兰呻着抱紧了黄工的头,把他的嘴紧紧地挤向自己娇美的户。紧闭的大也在黄工的攻击下微微张开,晶莹娇的小就羞答答地出一丝真面目,沾了粘滑清亮的水。

 黄工的舌头试图伸向李小兰的道深处,李小兰却颤抖起来:“黄、黄工…别了…受不了了…”黄工笑道:“好。”站起来,想了想,在她耳边轻声问道:“从后面来,行不行?”

 “行、行的…我们入职的时候、后、后面都开发好了的…”李小兰清纯的大眼睛这时却燃烧着意,息着。

 “这沙滩干净的…不怕吧?”黄工笑道。

 李小兰赶紧转过身去,跪在沙滩上,双手撑地,向后撅起紧致圆润的美,两条腿向左右尽力分开:“进来吧…”黄工这才放心,俯‮身下‬子,跪在李小兰身后,扶着早已硬得发烫的,缓缓地送入了李小兰娇门。

 “嗯…”李小兰足地舒了口气,黄工开始慢慢地起来。一边观战的十来号人早已是目瞪口呆,只听见轻柔的海风夹杂着此起彼伏的息声。那边周娟娟则正在含着孙工的,小嘴鼓鼓地,飞快地前后摆动着臻首,乌黑的长发正在雪白的脖子间尽情地漾,一双柔媚入骨的媚眼则扬起眼帘,长长的睫颤动着,带着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看着孙工。

 孙工息着微笑道:“帮我吹出来吧…然后好好陪那些年轻人玩玩…他们不像我这样有老婆,憋坏了。”周娟娟闻言,套动得更加努力了。大的带着清亮的唾在她润火热的小嘴里不停的进出,发出一阵阵轻微的水声。周娟娟专业的口技术很快使孙工到了顶点,听到孙工的息声重起来,嘴里的也开始越发大,周娟娟伸出小手,轻轻地捏了一下孙工的蛋蛋,一股火热的就奔涌出来。

 “啊…”孙工伸出手轻轻地搂着周娟娟的头,用力地顶向她的喉咙。一股股直接进她的喉咙里,不过周娟娟早已学会了熟练地应对这种局面,没有被呛着,而是紧紧地含住孙工的,直到他完了,才松开小嘴,伸出柔腻可爱的舌头,细心地帮他干净。

 “谢谢周姐,辛苦你了。”孙工的息慢慢平复:“陪他们玩吧。”

 “好,孙工休息会,再来和我做吧。”周娟娟温柔地微笑着,站起身来,看向围观的人群。

 “嗯。”孙工笑着走开,远远地在下风头点起一支烟,开始欣赏海滩上活生香的画面。

 “现在谁要来?”周娟娟则笑着对人群柔声道。

 “我们来比!”刚才在电梯内争辩的那两个人,那个姓蒋的挑衅地看向姓吴的。

 “比就比。这样吧,周姐下面两个,我们每人一个,看谁先出来,谁就算输,怎么样?”

 “赌一个星期的白卡!”老蒋道。黄大明好奇地看着他们,他知道老员工管服务卡叫白卡。

 “行!”两个人同时转头,走到周娟娟面前:“周姐,我们两个比,你可不能偏心。”

 “好啊。”周娟娟柔声道:“谁前面谁后面?”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老吴先开口了:“我让你半手,你前面我后面。”

 “什么叫让我半手!你是在说周姐前面没后面紧是不是?告诉你,周姐虽然四十多了又生过孩子,不过她的小可是出名的紧!你说是吧周姐?”

 “真是的…”周娟娟饶是有着丰富无比的经验,但是听到两个男人这么肆无忌惮地评论她的器,也不由得有些微微害臊起来,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觉得都差不多吧?”

 “行,既然周姐说差不多,就照我说的来吧?”老吴笑道。

 “行!来,周姐,先让我们比赛一次。”老蒋笑着就开始衣服。

 周娟娟点点头,很快掉了已经解开的外衣和衬衣,出薄罩包裹着的雪白双。伸手到背后轻轻解开钩子,一对肥柔滑的球就开始在海风中微微跳动起来,两颗人的头已经充血立,骄傲地伫立在峰的尖端,享受着海风的吹拂。

 周娟娟成娇媚的体顿时吸引了所有围观者的目光,十来个人有的大张着嘴,有着吧嗒着口水,还有两个人已经解开自己的子,开始抓住自己的轻轻地动起来。

 周娟娟也很少同时在这么多人面前‮体身‬,不由得粉脸绯红,水汪汪的媚眼低垂着,半转过身去解开‮裙短‬,吊带袜包裹着的雪白‮腿大‬和薄丝小内。吊带袜在‮腿大‬处的‮丝蕾‬边吸引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那里,白色的镂空花纹下出了雪白柔的肌肤。周娟娟又撅起柔滑丰圆的雪,褪去已经了一片的小内,咬着樱娇笑着对已经一丝‮挂不‬的老吴和老蒋道:“来吧。”

 “一起上!”老吴和老蒋毫不想让地对视了一眼,一起走上前去,一前一后地抱住周娟娟柔若无骨的丰‮体身‬,周娟娟笑道:“站着来?”老蒋想了想,笑道:“就站着吧。躺下的话下面的那个吃亏。”

 “行,我没意见。”老吴一边笑,一边用力掰开周娟娟弹十足的美出小小的门。周娟娟真是个尤物,连门也是粉的绯红色,小小的一圈皱纹在柔白的肌肤间散发着一股靡的惑。

 老吴将已经硬得快要爆炸的对准那小小的口,缓缓地向里顶去。他的很长,但是比较细,所以很容易就进去了一半,呻道:“周姐…你的后面怎么也像有出来?”被折腾了大半个上午,这才被一真‮实真‬实的入体内,周娟娟也舒服得呻起来:“啊…我那里开发得早…慢慢地就会自己水了…啊!”老蒋也将顶进了周娟娟水横的小,打断了她的话:“周姐,你前面好紧…真不比你眼儿差。”

 “嗯…你们喜欢就好…慢慢,别急…”周娟娟伸出柔的小手,抓住老蒋的肩头,而臻首向后仰去,倒在老吴的肩膀上,微微侧过粉脸,撅起了娇的樱,老吴赶紧一低头,含住那香甜柔软的片,一边开始慢慢地动,一边用力起来。

 老蒋见状,不甘示弱地一只手扶住周娟娟纤滑的肢,一只手则伸到她高耸的酥前,一边动,一边用力地起那对肥的大房,并且低下头,含住一颗极度充血而变得殷红滴的头,轻轻地咬起来。

 “唔…唔…”小门同时传来的充实火热的快,以及身上其他感部位所受到的‮逗挑‬,是的周娟娟情泛滥,小嘴被老吴堵着,发不出清晰的声音,只好用力地将香甜柔腻的小舌头送进老吴嘴里,用力的搅动起来。一时间风声,海轻缓的涛声,的声音和周娟娟的呻织在一起,当然,还有旁边黄工和李小兰做的的声音。

 那两个已经差不多了,李小兰上半身已经软软地趴在了沙滩上,短发的发梢已经沾上了不少沙粒,正在低垂着的圆圆小脸边轻轻摆动,两条白皙的‮腿大‬极度地左右叉开,但是紧致圆润的股还是高高地撅着,正在黄工的冲击下前后出一团团柔媚的波。李小兰今天也被‮逗挑‬得不轻,看样子已经快到高了,光洁的小内正在滴滴答答地滴落着清亮的水,已经将身下的沙滩打了一片,并且滴出了一个小小的凹坑。

 “啊、哥哥、你真猛、妹妹好舒服、受不了了、小‮花菊‬、要被顶穿了、到妹妹、胃里了、哥哥、快、把妹妹的、出来吧…”李小兰娇柔清脆得像小女孩一样的声音此时有一种别样的惑,虽然和周娟娟一样受过专业的叫训练,但是和周娟娟妩媚甜腻的声音不同,李小兰本来的声音很很清纯,叫起来使人多了一种想要暴地侵犯她的望。

 “啊、啊…了…给、哥哥了…”李小兰突然绷直‮子身‬,纤细平滑的‮腹小‬搐起来,粉间猛地出一股白色的,正好落在水滴出的那个沙坑里,跟着又是几股,很快将沙坑装了。

 黄工也息着加快了速度,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两团柔腻弹手的烈地动着,虽然不像周娟娟那样门里也能分泌不少水,但是也足够润滑,不久李小兰紧窄的直肠对黄工迫和‮擦摩‬就使得黄工也沉声呻了起来:“啊、啊…”黄工突然拔出,李小兰高后的余韵还没褪去,但是职业使她立即转过身来跪在黄工面前,扬起清纯可爱的小脸,半张着黑亮的大眼睛地看着黄工。然后黄工的里就出一股股滚烫的,顿时了李小兰脸。

 “哥哥的好多…好烫…妹妹好喜欢…多点到妹妹脸上吧…”李小兰一边伸手套动着黄工的,一边媚地轻声叫着。等黄工完最后一滴,才凑上脸去,张开可爱的小嘴,轻轻地帮黄工干净。

 “小兰…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颜的?我没找你服务过啊。”黄工,看着李小兰帮自己干净,呼吸平复了一点,笑着问道。

 “哎呀…这是我们的工作嘛…研究各位员工的爱好是我们的职责。”李小兰松开小手,吐出黄工的,轻声笑道。然后又伸出柔腻的舌头,调皮地舐去角的一团

 “嗯,服务专业的大学生果然很专业。谢谢小兰足我的。辛苦了,你休息一会,帮他们也舒服一下吧。”黄工笑着穿上自己的衣服,走到一边远远看着的孙工身边,也点起一支烟,两个人就一边笑着看着手下尽情愉,一边随口谈论一点业务问题。

 李小兰则柔声对已经围过来的几位员工笑道:“我不用休息,洗干净就可以继续了。你们稍等。”说着就走到海边,就着清澈的海水洗去了脸上的和刚才门小出的

 那两个刚才已经掏出的员工已经按捺不住,跟着李小兰走到海边,一个直接在海能达到的边缘抓住李小兰圆润秀美的肩,就拉着她躺倒沙滩上,李小兰的一声“别急…”还没说完,就被他从下面狠狠地入了刚刚清洗干净的门。

 “唔…”李小兰仰躺在他身上,门里火热的让她有些颤栗。毕竟年纪还轻,不像周娟娟那么把持得住,清亮粘滑的水就缓缓从粉的小了出来。

 另一个走到他们身前,握着坚对准那两片柔润的花瓣,缓缓了进去。李小兰这还是今天第一次被人入小,极端的快让她不由自主地呻起来:“啊…啊…”终于又有一个忍不住的走到他们身边,掏出已经开始出黏,伸到李小兰小脸边。李小兰赶紧伸出一只小手握住部,张开可爱的小嘴含住了暗红色的头。

 全身三个都被男人入,李小兰虽然专业是服务,但毕竟年纪还小,几乎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身下两个同时传来的充实的快让她已经无法专心为嘴里的那条服务,只能一边娇着一边不规律地着嘴里的大头。

 我以前最多只被我爸和我哥同时啊…三个人真的是第一次…李小兰浑身酥软,身下的男人正在猛大的,‮擦摩‬着她娇的直肠,身前的男人则用力地抓住她两只娇俏柔腻的房,‮硬坚‬的得她小水飞溅。

 “嗯、嗯…”嘴里也被一住,李小兰只能含混不清的呻着。

 有些羡慕地把目光越过面前正在为他口的那个男人的,看着不远处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的周娟娟。娟娟姐真能干…被那两个这么还顶得住…

 其实周娟娟也被得有些晕眩了。老蒋和老吴都憋着一股劲,要在她人的‮体身‬上见个真章。这时他们的姿势已经和刚开始不一样,老吴的双手在她前,正在用力地抓紧她那对高耸入云的丰,细长的大幅度地从她娇门进出着,每一次顶入都像要穿越直肠顶进大肠里,除了极端的快还为她带来一阵阵便意,感地直肠也一阵阵分泌出大量的润滑,甚至从娇门一阵阵随着老吴的了出来。

 而老蒋正在用双手将她穿着薄薄吊带丝袜的美腿捞了起来,提到自己的间,大的正在拼命地顶着她鲜的小,当然水就不必说了,不停地从两片柔的花瓣间出,几乎可以用“汹涌”来形容,到会处和出的水混合到一起,再顺着‮腿大‬缓缓下,打了吊带丝袜的‮丝蕾‬花边。

 “啊、…啊啊啊…啊啊、…啊…”因为两个人的节奏不一样,周娟娟叫的声音也规律不起来。但是已经应允了两人不用技巧,所以她还是咬着,将美的俏脸靠到面前的老蒋肩头上,半张的樱急促地呼出了甜美的气息。

 这时观众只有五个人了。黄工和孙工已经走远,正在一处岩石上认真地探讨着人生意义,只剩下黄大明和几个资格较浅的年轻人呆呆地看着面前两个美的女人被水四溅。每个人的裆前都支起了高高的帐篷,面红耳赤的呆像和浊沉重的息诉说着他们的血脉贲张。

 毕竟是年轻了点,李小兰又到了一次高,一只柔的小手紧紧地握住正在着的那部,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抓住了身下男人的肩膀。嘴里还含着,只能吐出含混不清的“唔…唔…”但是纤细的肢却一阵阵搐起来,温暖的正不停地从入她小边缘出来。因为没有,所以能很清楚地看到她被挤成一圈的娇结合的隙里一阵阵冒出浊白的泡沫,越来越多,缓缓到身下男人正在她门里的部,被这粘滑的润滑,身下的男人动得更加顺畅,加上李小兰高的痉挛带来的直肠一阵阵的收缩和,他也马上忍不住在李小兰娇门里出一股股滚烫的

 直肠深处被这火热的一烫,李小兰控制不住地张开小嘴,吐出嘴里的,直着脖子娇起来:“啊…啊…妹妹、了…”

 “小、小兰,你的起来真…”身下的男人也息着,双手伸到李小兰前,轻轻地捏着那对娇柔腻的房。

 “嗯…曹、曹大哥…对不起,我先高了…下次你找我服务的话,我让你更点…”李小兰息了一会,再次把手中的进嘴里,仔细起来。

 “好…行了,我先起来了,让别的兄弟来舒服吧…”姓曹的员工笑着,轻轻地托起李小兰的粉,把已经软下来的轻轻地从她娇门里了出来,一团粘稠的随之滚出,落到李小兰身下的沙滩上。

 正在着她小的员工笑道:“这下换我在下面吧。小李,你要不要她的眼?”说着抱住李小兰的香肩缓缓向后倒去,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老曹笑着站起来,走到身边的海水里仔细地清洗起‮身下‬来。

 “我就想到小兰嘴里,看着她把我的吃掉。”正在享受着李小兰的口的那位小李离开李小兰的小嘴,等换好姿势才再次走到李小兰面前,李小兰扬起小脸,妩媚地伸出小手再次握住他的,柔声道:“好的李哥哥,多点给妹妹吃吧。”说着再次进了他的

 一位员工看到李小兰的后庭空了出来,赶紧走到李小兰身后,抓住她紧致的粉出那还缓缓淌着老曹,已经暂时合不拢的小巧门,掏出了进去。李小兰赶紧吐出嘴里小李的,忍受着身下正在用力着她小,努力地半转过头来,黑亮的大眼睛波四溢地媚笑着:“陈哥哥…小兰的眼里还有曹大哥的呢…洗洗再吧?”

 “不用…这样更舒服…”小陈已经等不及了,就以老曹的做润滑,一上来就开始狂猛顶。

 “嗯…那好吧…陈哥哥不嫌弃就好。”李小兰笑着再次转回头,含住小李的

 老曹已经洗干净,走过来饶有兴味的看了一会小陈在还带着自己的李小兰后庭里用力地,一边笑道:“不好意思啊兄弟。我就不奉陪了。”说着走到周娟娟身边,看着老蒋和老吴的比赛。

 这时周娟娟也高了,粉白皙的‮体身‬泛上了一片片红,美丽的樱微微张开,用力仰起妩媚的俏脸,离的美目无神地看着天上的朵朵白云,呻着:“啊…啊…娟娟受不了了…啊…”一双白的柔荑紧紧地抓住提着她一双美腿的手腕,美腿上的丝袜已经了一片,正是被自己飞溅出的的。整个上半身都倒在身后老吴的怀里痉挛起来,和李小兰不一样,她前后两个‮魂销‬的小里都涌出了大量的汁,这时老蒋和老吴也被她突然变得滚烫紧窄的膣以急促的节奏挤,同时一前一后地在她体内出了

 三个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息成一团。良久,老蒋才放下周娟娟软软的美腿,轻轻地亲了亲那惑的樱,笑道:“周姐,我和老吴谁先的?”周娟娟努力站直‮子身‬,软绵绵地伸出小手将两人的从体内出来,看着一前一后两个小里都出一滩,伸手挡着不让它们到丝袜上,才柔声笑道:“你们一起的啊。”

 “怎么可能,总有一点区别吧?”老吴还扶着周娟娟柔润的双肩,轻轻‮摸抚‬着。

 “真的是一起…我一,你们就了…”

 “周姐身的时候真厉害…一下就把我们夹出来了。”老蒋笑道。

 “我没有故意夹,是了控制不住…”周娟娟媚笑道:“我得去洗洗,还有几个人等得受不了了…”柔媚动人的大眼睛看了看还在等待的四个人,脚步虚浮地走向海水,缓缓弯下,撅起丰润的雪起一把把海水清洗起娇的小门,剩下老蒋和老吴还在互相不服:“这次算平手,等会我们再找小兰比一次!”

 “奉陪到底。”这时小李已经在李小兰的口下控制不住了,李小兰虽然又一次接近高,但是感到在嘴里跳动,涨大,轻轻地吐出来,呻道:“嗯…李哥哥…你想到小兰脸上是不是…嗯…”

 “是…周姐和陈姐我都颜过,就你还没…我试试。”小李息着握着自己的对准李小兰的脸,李小兰娇笑着伸出双手,一只手捏着他的丸,一只手握着他部对着头一捋,白色的出来,猛地了李小兰一脸,连两个娇俏可爱的酒窝里也装了。

 “啊…啊…死妹妹了…”李小兰高声叫了起来,身下两个里传来的快又一次使她也到了高,握着小李的却已经无力去清洁,软软地垂下头去,几缕乌黑的短发顿时被沾到脸上,使得可爱清纯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无比的起来。

 小李笑着从李小兰无力的纤手中,笑道:“小兰妹,你也了啊。休息会吧。我自己洗去。在你脸上真,辛苦了。”李小兰无神地应道:“谢、谢谢、李哥哥、我…”双手软软地撑着身下着她小的员工的肩膀。这个人耐久的…李小兰都两次高了,他居然还没。李小兰晕乎乎地想到他也是结婚了的,老婆现在只有他一个老公,应该每天都有足,难怪这么能抗…

 稍微恢复了一点,又一个员工走到她身前,掏出送到她小嘴边。李小兰软软地没有抬起头看他,只是有些软软地道:“我脸上都被李哥哥了…等会吗?”

 “没事,我想到你子上。来吧。”正是刚才在电梯里说李小兰老是把他到嘴里的那个。李小兰闻言,轻轻地笑了一声,张开小嘴轻轻地含住了他的,开始努力地起来。

 这是周娟娟已经洗好了‮子身‬,笑着招呼剩下的三个年轻人:“你们别呆着了,一起来吗?”那两个欢呼着跑向周娟娟,一个直接躺倒周娟娟脚下浅浅的海水里,周娟娟知道他喜欢女上位,笑着在他身上岔开两条‮腿大‬,‮腿大‬上的薄丝袜已经被海水打,若隐若现的透明感使得她丰的‮腿大‬更加惑。一只小手轻轻地掰开粉,对着他直指蓝天的就缓缓坐了下去。然后另一个就把送到她嘴边,这时周娟娟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到黄大明还没动,媚笑道:“明弟弟,你怎么不来?姐姐有三个呢,你们三个人正好。”

 “不…不好吧?”黄大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姐姐忙得过来,别怕。”周娟娟笑道。

 “呃…”

 “来吧,别担心了。虽然你才来一天,不过没人把你当外人…是不是不喜欢后面?”

 “不是、不是…喜欢!”黄大明看到刚才的几幕,早就想也试试滋味了,听到周娟娟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她身后。周娟娟这才微笑着向前俯‮身下‬去,含住面前的,撅起比李小兰丰得多的雪,黄大明紧张地掰开那两片柔腻温软的出娇绯红的门,轻轻地把了进去。

 一时间海滩上只剩下两个美的女子,每人身上的三个都被进了一,海风带来一阵阵呻息,还有体撞击的劈啪声和的水声,掩盖了轻柔舒缓的海声。不远处三三两两的几个行人驻足羡慕地看着这一幕,只是他们大多都是男子,只能干看着,有些单身的游客就对着他们打起手来,唯一一对‮女男‬也忍受不住,走到一棵椰树下,也光衣服绵到一起。

 而足过后的那几个员工则去了远处的景区服务部,买来饮料和三明治、香肠等食物。已经快到中午了,这番烈的之后就应该休息进餐,养蓄锐,以便下午再战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十男二女终于结束了一天的搏,每个男员工都足了两三次,而李小兰则已经浑身瘫软,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黄工的怀里。黄工一边微笑着轻轻地‮摸抚‬她的短发,一边轻轻地着她酸软的肩。周娟娟好一点,还有余力和几位员工调笑。不久公司的中巴车到了,黄工抱着李小兰先上了车,一挨座位李小兰就沉沉地睡去,等所有人都到齐,中巴车在众人的欢笑中发动,着余晖开向市区。

 到了公司楼下,男员工都回公司。黄工看着李小兰烂泥般的样子,以及周娟娟疲惫的神色,笑道:“你们直接回去吧。老李送她们回去,她们今天辛苦了。我回去跟赵经理说一声就行了。”周娟娟也有些顶不住了,笑道:“谢谢黄哥…那我们先走了。”

 “应该是我们谢谢你们。今天让兄弟们都很快活,实在辛苦了。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吧。”黄工下了车,也回了公司。周娟娟叫醒李小兰,对李司机说了住址,李司机笑着开动了汽车,道:“我今天和我们后勤部的服务员做了两次,顶不住了,不然也想参一脚呢。”

 “那可不行…公司规定不能跨部门作服务的…”

 “呵呵…我就是随口说说…妈的!”

 “怎么了?”听到李司机一声怒吼,周娟娟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迷糊糊的李小兰也被惊醒。

 “妈的…你听这新闻。”李司机愤愤不平地喊道。

 “…经国家发改委同意,国家院联盟今年第三次提高嫖价…规定自下月一起,特级院最低消费一千一百元,一级院最低消费五百四十元…”

 “妈的,你们听,你们听,发改委的还会干人事吗?除了涨价,就是批准涨价…我他大爷,除了工资不涨,什么都涨…”

 “呃…李哥,你也要嫖的吗?”

 “是啊,我又没老婆,靠每周两次服务不够…这他妈的又涨了…”李司机很生气,周娟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好转过头看着还有些眼神呆滞的李小兰,轻声道:“小兰,你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看你这样子是走不动了。”

 “呃…嗯。”李小兰一呆,直直地看了周娟娟一眼,才缓缓地从口袋里拿出‮机手‬,拨通了。

 “哥…嗯…我走不动了,公司送我回来,一会在门口接我…嗯嗯,今天出去…不是不是,没伤着,就是了有二十次了,不行了…哎呀,哥,你真是的…嗯嗯,好。”中巴车先到了李小兰住的小区门口,车一停一个年轻人就走到车门边,高声喊道:“小兰…”

 “哥哥。”李小兰可爱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挣扎着走到车门口,年轻人就在下面一把接住了她,打横抱起来走向小区。周娟娟听见他还在说着:“谢谢师傅送我妹妹回来…小兰,没事吧?…乖乖好老婆,好好好,哥去给你买。”周娟娟羡慕地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小区里,李司机又发动了汽车,送她回到了家。

 回到熟悉的家里,周亦方说过要出去做报道不会回来,周亦正应该去参加相亲会了吧?周娟娟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瘫倒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想看看这相亲会有没有报道。

 换了几个台,果然看到了这场相亲会,刚刚开始。一位身着薄纱,丰若隐若现的女主持人正拿着话筒,热情洋溢地笑着:“今天我们的相亲会有多达五十二位女嘉宾参加…现在为大家介绍。一号:祝小琳!”一位像主持人一样身披一袭白色轻纱,身材玲珑浮凸的女孩子走上台:“大家好!我叫祝小琳,今年二十四岁。职业是空姐!”

 “祝‮姐小‬,请问你有几位丈夫了呢?”主持人把话筒伸了过去。

 “我已经有两位丈夫了,今天来就是想找第三位。”

 “你希望第三位丈夫是什么样的?”

 “嗯…第一位有钱,可以让我获得丰盛的物质享受,第二位有权,可以保证我不被欺负,第三位我就想找个温柔细心的男孩,会哄我,安慰我,能逗我开心。”

 “好!祝‮姐小‬请稍后。各位前来应征的男士听见没?自认为符合条件的,可以将手中的玫瑰花投入祝‮姐小‬的花篮中。好,我们现在有请第二位女嘉宾:马静‮姐小‬!”周娟娟软软地倒在沙发上,眼皮像灌了铅一样已经快睁不开了。台下的男应征者黑的只看见人头,比人才市场找工作的招聘会人还多,估计是看不到小正了…算了,睡觉吧。

 虽然没李小兰那么惨,但是今天也了十余次,小眼到现在都有些合不拢,腮帮子也一阵阵酸疼。周娟娟慢地关掉电视,喝了杯牛,吃了个苹果,就回到卫生间冲了个澡。

 回到上,周娟娟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可是还不能睡,今天器官被使用过度,得保养一下…

 从头柜里拿出一只快递纸盒,撕开包装,是一套护理。这个新产品还没用过,试试吧…

 看了看包装,非常精美。正面器宇轩昂地着三排大字:“中科院科技攻关成果”

 “国家星火工程攻关产品”

 “国家火炬奖一等奖”这么贵的高档货,只有自己这个大公司能负担得起。周娟娟笑着打开包装,拿出两个瓶子,一大一小。大的是肌肤护理,周娟娟倒出一点在手心,轻轻地涂抹在全身的肌肤上,清凉却不刺,让人舒服得睡意更浓了。尤其是娇房上被捏出的几片青紫和咬出的牙印,似乎马上就得到了平复,丰腻的雪上被‮躏蹂‬出的一片红肿也马上消退了。

 真有效,周娟娟又倒出小瓶子里的生殖器护理,涂抹在头上和上,并且用手指沾上一点,轻轻地送进有些刺痛的道内,将柔壁涂一圈,不适感也完全消退了。

 真舒服…又护理过后庭,整个人都舒服得像泡在温水里飘。除了子里似乎还在缓缓地向外。今天被的太多了。很快,周娟娟就躺在上,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m.VkeXs.COM
上章 平凡的一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