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凡的一周 下章
平凡的一周星期四
 又是平凡的一天,为几位员工做过服务后,周娟娟还是职业地化好妆,整理好仪容。还有一个多小时下班,看样子没什么人会来要求服务了。

 咦…怎么又有一张服务卡。周娟娟好奇地拿起那张小小的卡片,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要才对?

 呃?秦、秦大爷?是秦大爷要求服务!

 秦大爷是设计部的保洁员,七十出头了‮体身‬还很硬朗,据说为公司服务了几十年了,而且一直拒绝退休。像他这样的,每周最多只有一次服务资格,怎么找上了我?以前好像都是找小兰…

 “爱好:正常体位。希望表现热情。喜欢扮演父女。”周娟娟稍微研究了一下秦大爷的爱好,笑着发出了请他前来接受服务的信息。

 喜欢扮演父女…周娟娟突然明白了,自己今天穿着的不是成的OL装,而是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可爱的荷叶领,紧身的上衣紧紧地包裹着丰人的‮体身‬,尤其是自己这对豪,更是显得裂衣出,感中带着娇俏。裙子则只到膝盖上二十五公分,出了半截浑圆雪白的‮腿大‬和修长拔的小腿,加上自己今天打扮得也是可爱青春,乌黑的长发扎成两个辫子搭在圆润的肩膀上,一个黄的卡通发夹为她的发型更增添了几分俏皮。膏是粉红色的,使得樱显出一种年轻的惑,本来是想看看自己老不老,毕竟要嫁给小正了,没想到秦大爷看到了,想来玩我…

 周娟娟又是自豪,又是羞涩,这时门被敲响了。周娟娟柔声道:“请进!”一位头发已经开始花白的老人站在门口,背影有些佝偻,表情则有些不好意思。周娟娟想起他喜欢扮演父女,赶紧上前来,娇笑着:“爸爸,回来啦,累不累?”

 “啊,不累,不累。”秦大爷似乎对周娟娟专业的表演有些惊奇,赶紧道。

 周娟娟却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个丈夫,就是自己的爸爸…妈妈死得早,自己刚到十五岁,就嫁给爸爸了…那时候我也是这样打扮,在爸爸下班回家的时候上去…

 “爸爸,工作了一天,肯定辛苦了。去躺着娟娟给你‮摩按‬,好不好?”周娟娟笑着伸出小手,挽起了秦大爷干枯的手,缓步走向边。

 “乖女儿…爸不累。”秦大爷也开始全心扮演起父亲的角色。

 “嗯…爸爸骗人。”周娟娟撅起小嘴,把秦大爷推倒在上:“娟娟知道爸爸工作很累。”

 “乖女儿真孝顺…”秦大爷有些感动地趴在上,周娟娟就伸出手去,开始轻轻地按着他的背。

 “爸,舒服点没?”周娟娟微笑着捏秦大爷的肩背,秦大爷舒服得几乎忘了自己来干啥的了,呻道:“呃…真舒服…”

 “还有更舒服的呢…爸。”周娟娟推着秦大爷翻了个身,仰躺在上,就伸出小手去解他的带。

 “乖闺女…你慢点…爸年纪大了…”秦大爷轻抚着周娟娟的秀发,息起来。

 秦大爷半硬半软的正在周娟娟粉脸前轻轻跳动,周娟娟媚笑着抬起眼,柔情似水地看了秦大爷一眼:“爸…娟娟让你舒服…”就轻轻地张开小嘴,含住了秦大爷的

 “爸…你还好硬呢。”周娟娟一只手伸到秦大爷前,‮逗挑‬着他干枯发皱的口,一只手紧握住部,小嘴鼓鼓地含着,含糊不清地笑道。

 “爸老啦…不行啦…”秦大爷看着周娟娟红润娇的樱含着自己的,正在努力地吐吐,不由得有些感叹起来。

 “嗯…嗯?”周娟娟又一次抬起眼帘,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奇怪地看着秦大爷。这闺女的嘴真厉害…秦大爷感到自己的在周娟娟润温暖的小嘴里不停地起,起,就想要爆炸了一样。

 “闺女…你慢点…别把爸吹出来了…”秦大爷笑道。周娟娟赶紧吐出已经‮硬坚‬如铁的:“爸,你还是娟娟的小吧。”

 “嗯…”秦大爷想直起身来,却被周娟娟伸出小手,轻轻的按住了。

 “爸你躺着就好,娟娟来服侍你。”周娟娟笑着跨坐在秦大爷身上,粉对着秦大爷高举的缓缓地套了下去。

 “轻、轻点…”秦大爷毕竟年纪大了,被周娟娟火热紧窄的道紧紧地裹住,不由得有些不过气来。周娟娟赶紧停住动作,娇笑着:“爸爸放心…娟娟知道…不会让爸爸还没舒服就出来的…”

 “好闺女…”秦大爷缓了口气,一双干枯的手颤抖着伸向周娟娟那对因为俯身而显得更加惊心动魄的豪。周娟娟媚笑着解开两颗扣子,将上衣从光滑的香肩褪落到间,出了那对被简单普通的罩紧紧包裹着的肥球。

 “娟娟啊…子都长这么大了…”秦大爷将罩杯推了上去,两只浑圆的半球就弹跳出来,嫣红的头鲜滴,已经硬硬地立在房的顶端。

 “嗯…嗯…娟娟的子终于长大了…可以让爸爸了…”周娟娟缓缓地开始套动,温柔地控制着频率。秦大爷则双手紧紧地抓住周娟娟垂挂下来的那对雪,用力地着,干瘦黝黑的手指深深地陷入洁白柔软的里,同时还不轻不重地捻着周娟娟感的头。周娟娟娇媚地呻起来:“啊…爸…轻点…好酸…”秦大爷笑着将周娟娟的一颗头含进嘴里,凌乱的胡渣子扎得周娟娟娇感的晕又疼又,令人战栗的快使得她紧紧地绷紧了‮子身‬,本已润腻滑的美内更是一股股水不停地出,每次向下套动的时候都从美之间的隙里挤出一大股,很快就将秦大爷花白的了。

 秦大爷又开始沉重地息起来,周娟娟强忍着快,降低了套动的速度,柔声道:“爸,要歇会吗?”

 “不用,我还不老。”秦大爷气吁吁地动着‮体下‬:“不信我在上面。”

 “爸~…”周娟娟撅起小嘴,娇嗔道:“你别逞能啦,让女儿服侍你就行了。”

 “嗯…好闺女,你只管动,爸没事。”

 “那我动啦,爸你自己注意哦…不舒服的话赶紧说。”周娟娟直起‮子身‬,开始加大套动的幅度。

 “嗯…知道…”秦大爷还是不肯服老,也尽力合起周娟娟的动作来。

 周娟娟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小里传来的充实热的快,虽然秦大爷硬度不够,不过大小还是不错…让我叫他爸爸呢…我第一次也是给爸爸的…

 周娟娟一边飞快地用滑不堪的小套动着秦大爷的,发出一阵阵轻微的水声,一边闭上眼睛,轻轻地咬着嘴,回想起自己十五岁那年,刚嫁给爸爸的时候,也是这么和爸爸做的…

 爸爸要是还在的话,也和秦大爷差不多年纪了吧?不知道还能不能做了?

 小里的突然变得火热涨硬,秦大爷也抽风般息起来。周娟娟一惊,赶紧停下动作:“爸,要出来了?休息会好不好?”

 “好闺女…你真会疼人…”秦大爷感动地伸出手摸着周娟娟已经被汗水打的发鬓:“不但不故意夹我,还想着让我多做会…”

 “爸…娟娟想你多舒服会嘛…”周娟娟又娇嗔起来,秦大爷笑着拍了拍她光滑的粉脸:“不用了…我够了。”

 “嗯!那娟娟要自己舒服了哦!”周娟娟笑着仰起脸来,继续套动起来,刚才怕秦大爷受不了刺一直没叫,这时也叫了起来:“爸…你好硬啊,娟娟的小好舒服…好涨,好酸,好麻啊…娟娟的小、被爸爸的大吧撑大了…”秦大爷很明显受不了这种刺,急促地息着伸手紧紧抓住周娟娟的双

 周娟娟叫的更了:“爸、用力捏…把娟娟的子、捏破…啊…啊…肿了…受、受不了、受不了了…爸、娟娟受不了了…”

 “闺、闺女…爸要来了…”秦大爷高喊一声,用力向上起‮子身‬,将深深地挤进周娟娟道深处,出了一股股

 “啊…爸…娟娟好舒服…爸…还是爸得娟娟舒服…”周娟娟其实没到高,但是秦大爷既然了,她作为服务员当然得先足秦大爷。

 两个人保持着姿势息了一会,周娟娟才微笑着缓缓抬起雪,秦大爷软掉的顿时带着一股白色的体从她那两片柔间滑了出来。周娟娟赶紧凑过脸去,伸出柔滑可爱的小舌头,开始细心地帮秦大爷清洁起来。

 “周‮姐小‬,多谢…以前就该找你的,你真敬业。”

 “…”周娟娟含着秦大爷的正在,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娇媚的眼睛,温柔地看了他一眼。

 “真是多谢你了,最少有十年没这么舒服过了…”

 “我也要多谢秦大爷呢…”周娟娟娇笑着吐出秦大爷的,帮他拉上子:“秦大爷让我又找到了原来和我爸做的感觉,自从我爸过世了,就再也没有过那样的感觉了。”

 “哦,你也嫁给你爸了对吧。”

 “是啊,我第一次就是给我爸的呢。秦大爷,你怎么这个年纪还不退休?”穿好衣服,周娟娟绕到秦大爷身后,一边帮他‮摩按‬肩背,一边柔声问道。

 “我这样的老光,退休了就找不到女人了。就这么点退休金,也嫖不起。所以我还是做工,每星期都能有一次。”

 “哦…秦大爷一直没有结婚啊。”

 “是啊…我年轻的时候,女人还不少,可惜都要房子才肯结婚,那时买不起房子,错过了…现在老了,房子也有了,却没有女人了…”秦大爷想起往事,伤感起来,两颗老泪从脸的皱纹间滚落。

 “对不起,我随口问问的,秦大爷你别难过!”周娟娟赶紧安慰老人。秦大爷笑了起来:“唉,果然是老了,总喜欢啰嗦些伤心事…没事,现在好的,每个星期可以和你们这么漂亮的女人做一次,还有什么不足的。”

 “嗯,只要秦大爷愿意,我以后一定让秦大爷更舒服!”周娟娟笑道。

 “好了,快下班了,我也该走了,今天多谢你啊,周‮姐小‬。”秦大爷笑着起身。

 “秦大爷客气了,再见。”周娟娟目送秦大爷离开自己的服务室,也开始整理妆容,准备下班了。

 仿佛回到了刚刚嫁给爸爸的时候,周娟娟快里带着一点伤感,轻轻地哼着歌,在厨房里忙碌着。两条俏皮的小辫在耳边随着她哼着歌的节奏缓缓地晃动,周娟娟心里免不了有一些得意的甜蜜。

 看样子我还不老呢…小正也想娶我,今天秦大爷也找我…

 将一碟烧好的菜端到餐桌上,家门忽然打开了,周亦正一下子跳了进来,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伸到周娟娟面前:“妈!”

 “干嘛…”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然是自己的儿子,可是他真的要正式向自己求婚了?

 “妈,嫁给我,好不好。”周亦正笑着跪到周娟娟面前,一只手捧着玫瑰,一只手托着一只水晶发夹,伸到周娟娟眼前。

 好漂亮的发夹…周娟娟不由得又想起了爸爸向自己求婚的时候送的那只白金发夹,自从爸爸过世以后就再也没戴过了…还有小方向自己求婚的时候,送的那只银发夹。那时小方大学刚毕业,还没什么钱,所以买的发夹也很便宜,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

 下次出门,我就可以戴三个发夹了…周娟娟的俏脸上神情急速变幻,周亦正有点奇怪,轻轻地又叫了一声:“妈?”周娟娟回过神来,看着周亦正的眼神第一次带着羞涩,毕竟他要成为自己的第三个老公了:“小正,你…真的要娶妈?”

 “咦?”周亦正脸上吃惊略带着不快:“我一直说要娶妈啊,可不是开玩笑的!”

 “…”周娟娟白皙的粉颈也羞得通红,垂下长长的睫没有说话。周亦正看到她的神情,知道是答应了,笑着站起身来,把玫瑰放到一边,把发夹小心地到周娟娟的头发上。

 “嗯,好了,妈现在是我老婆了。”周亦正看着周娟娟,开心的笑了起来。

 “要、要告诉你哥…”周娟娟略带局促地转过脸去。周亦正有些不:“不用告诉他吧?”

 “咦?”周娟娟睁大眼睛:“还说要结婚,你连婚姻法都没看过啊?女人要嫁新丈夫的话,虽然不用旧丈夫同意,但是得让旧丈夫知情。”

 “知道啦知道啦,那你告诉他吧。”周亦正笑着伸出手去,就要抱周娟娟。

 周娟娟赶紧羞涩地退具有、起来,同时拿出‮机手‬,拨通了周亦方的电话。

 “小方…嗯,跟你说一声,妈准备和你弟结婚了。”

 “啊?太好了!恭喜妈!替我恭喜小正!”周亦方欢呼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好办婚礼。”

 “呃,妈,我这里今天出了点事,一时回不来,没事没事,就是麻烦而已,你别担心。”

 “那我跟小正说,等你回来再办婚礼了。”

 “好…我这的事明天告诉你们…今天确实没时间…真没事!妈,恭喜你和小正啊!你赶紧先去和他打证吧,他想和你做都想疯啦!”

 “真是的…不跟你说了。”周娟娟笑着挂上电话,正对上周亦正期待的目光。

 “小正,你哥那出了点事,一时回不来。我公司那个小陈也请了半个月假,估计我现在请不到假,我们的婚礼可能要等半个月才能办了。”

 “没事…我们先去领结婚证吧?”

 “嗯…妈明天去公司申请,后天去领证,行吧?”

 “行…”周亦正笑着抱住了周娟娟,对着她妩媚的樱就吻了下去,周娟娟挣扎两下,抵不过儿子有力的拥抱,软软地放弃了抵抗。反正现在算是他未婚了…亲一下没事的。

 周亦正息着含住周娟娟柔软的双,笨拙的试图将舌头伸进她嘴里。周娟娟知道儿子虽然不是‮男处‬,不过没谈过恋爱…嫖过,也和他们单位的服务员做过爱,但是肯定没真正接过吻。

 今天就让小正知道接吻是什么回事好了…是不是他的初吻?笨笨的…周娟娟的呼吸也重起来,微微的张开小嘴将周亦正热情的舌头放进自己的嘴里。

 的确如周娟娟所想,这是周亦正的初吻。他机械地将舌头在妈妈嘴里烈地搅动着,试图去找到妈妈柔腻的舌头,终于在他孜孜不倦的探索下,周娟娟也将香甜的舌头带着清香的津送进他嘴里。

 这下周亦正更加把持不住,双手的动作狂热起来,一只手已经伸向周娟娟前,用力地起一只高耸的房,下的也硬硬地顶住了周娟娟的‮腹小‬。

 周娟娟一惊,赶紧躲开儿子的嘴,用力将他推开:“先、先吃饭,菜都凉了!”周亦正恋恋不舍地停止了动作,火热的目光盯得周娟娟面颊像发烧一般,良久,才笑道:“好。”周亦正三下两下就吃完了饭,然后仰靠在椅背上,兴致盎然地看着周娟娟心不在焉地吃饭。周娟娟刚放下碗,他就站起来走到周娟娟身边,又想上下其手,周娟娟赶紧双手紧紧地抱住部:“小正…还不行。”

 “妈…?”周亦正有些奇怪,又有些不

 “小正…法律规定资源也是资源的一种,属于国家所有,任何人不得随意处置…除了工作需要、特殊情况或者婚姻状态,不应随意发生关系…”周娟娟不好意思地扬起水汪汪的媚眼,歉疚地看着儿子。

 “妈不是经常在公共汽车上和人做嘛…真是的。”周亦正越发不

 “那是特殊情况…”周娟娟轻轻地笑着。

 “我不管…妈,谁叫你那么感,我好想和妈做。”周亦正双手搭上周娟娟的双肩,轻轻地抚起来。

 “小正!乖。反正我们后天就打证了,只要打了证,妈就和你做好不好?现在没打证真的不行,我们要做守法公民。”周娟娟坚决地看着儿子,在这样的目光下周亦正也只能放弃,哭丧着脸道:“可是我现在好想要!你看,我都硬成这样了!”周娟娟偷眼看了儿子的裆一眼,果然顶起了高高的帐篷。真是的,年轻人望太强烈了…她想了想,歪着头笑道:“那…那小正去嫖一次吧?”

 “都能和妈结婚了,还嫖什么…”

 “小正,你趁还没和妈结婚,要嫖赶快去哦。不然等结婚了,就没这么随意了。”周娟娟笑道。

 “那好吧…”周亦正无打采地走向门口,周娟娟歉疚地看着他出了门,也有些无打采地做起家务来。

 “第一‮民人‬院到了!”公车停在一栋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前,周亦正下了车,看着“第一‮民人‬院”的霓虹灯招牌在渐浓的暮霭中闪亮,建筑物两边是一对楹联,上联“和谐”下联“文明嫖娼”

 真是废话。卖法早就规定了伤害女的重则毙,轻则抓去强制变成女人终身卖…谁还敢不文明,不和谐?

 走进院大门,一位身穿笔制服的工作人员上前来,臂章上金色的“院监察”令人心生敬意,而头上绿色的大盖帽更表明了他的‮份身‬。这年头,连个拉皮条的都戴上大盖帽了…

 “光临!先生要嫖吗?”绿色大盖帽笑着问周亦正道。

 “嗯…”

 “跟我来。”绿色大盖帽笑着领周亦正走向院里面。

 “先生要消费几等的?”

 “一等吧。”特等的实在太贵了。

 “好的…”带着周亦正穿过一条长长的花廊,进了一间宽大的房间,绿色大盖帽打开暧昧的粉红色灯光,问道:“先生要点号吗?”

 “不用,给我安排一个‮女美‬吧。”周亦正嫖的确实不多,不认识什么女。

 毕竟才工作没多久,工资不高。

 “好咧!先生请休息一会!”绿色大盖帽退出房门,周亦正无聊地躺到上看着电视,新闻里正在播放着一对专家就新婚姻法修改发表意见。

 孔庆西:“…我认为,将女法定结婚年龄从十五岁提高到初次月经来的半年后是非常行之有效的举措,体现了与时俱进的思想,是符合唯物主义和科学发展观的。”司马北:“我觉得还是规定女丈夫人数增加到五个效果更佳,更能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毕竟现在的‮女男‬比例是十比一。”孔庆西:“这样不符合自然规律。你知道,女人身上只有三个。”司马北:“不一定要同时过夫生活啊,女不像男起了才能,所以她可以分批次和自己的丈夫行房。”

 …

 这些专家真坑爹,每天都只会在这里耍嘴皮子…周亦正无聊地想着,这时门被敲响了:“您好!可以进来吗?”声音又软又甜,倒和妈妈有些相像,想到周娟娟人的‮体身‬,周亦正有些脸热起来,赶紧道:“请进!”一位高挑苗条的女走进房间,披着一件几乎透明的薄纱长裙,感的‮衣内‬一览无余。笑着鞠了个躬:“很高兴为您服务。”抬起头来,齐下巴的短发使她显得清秀可爱,虽然长得不如妈妈,不过也算个漂亮女人了。只是看起来怎么这么眼

 女端详了周亦正一会,有些吃惊地道:“小正?”整么会有女知道我的名字?何况我应该不认识她!周亦正紧张起来,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是哪位?我们认识吗?”女突然笑了起来,走到周亦正身边,俯‮身下‬子,小嘴对着周亦正的耳朵吐出了一阵幽香,轻轻地说了个名字。

 周亦正大吃一惊,几乎从上滚到地下,嘴巴张的几乎可以进一个鸡蛋:“表表表表表…”

 “呵呵…”她娇笑着掩着嘴,美丽的眼睛向周亦正抛了个媚眼,娇声道:“现在是表姐了哦。”

 “表…表…那个,那个啥,你什么时候做的变手术?”周亦正还是抑制不住惊讶,结结巴巴地问道。

 “叫表姐啦!对啦…我现在还是叫李月,不过不是超越的越,是月亮的月哦。”李月看到周亦正震惊的模样,笑着转过头去,举手投足间哪里还有一点男人的样子!

 周亦正的脑子还是止不住地混乱起来:“呃…月、月…月姐。”他终于艰难地吐出了这个称呼。

 “嗯,小正乖,姐姐这是变成女人以后第一次来完成国家规定的卖任务…没想到能碰到你。”李月笑着坐到周亦正身边,身上传来一阵阵清香。

 可是周亦正却完全无法把她和女人联系到一起,只能窘迫地说着:“呃…月、月姐,我们…那个啥,我们小时候…比过谁大的,现在…”

 “现在人家真的是女人了嘛!”李月撅起小嘴,娇嗔道。

 “可是…”

 “哼!死小正!是不是嫌弃姐姐!告诉你,想和姐姐结婚的男人一大堆!”

 “不是…不是啦,月姐,我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周亦正期期艾艾地笑道。

 “早知道不告诉你了…我现在真的是女人了,不信你摸摸…”李月笑着抓起周亦正的一只手,伸向自己坚的酥前。

 周亦正紧张地握住了李月峰,虽然隔着罩,也能感觉到那自然柔软的手感。李月轻笑着:“怎么样,信了吧?”

 “呃…”

 “还不信…好。”李月突然站起身来,去纱裙,然后解开罩,一对可爱的房就争先恐后地跳了出来,快地在周亦正眼前跳动着。连两颗小小的头也呈现出自然的粉红色,在两圈绯红的晕中傲然立。

 “你再来摸!”李月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小小的三角,撅着小嘴靠到周亦正怀里,又一次抓起他的手放到自己房上。

 光滑…柔腻…温暖…柔软…坚…周亦正有些颤抖地轻轻捏着李月的房,不由得火熊熊燃烧起来:“月姐,怎么会这么‮实真‬的?”

 “这本来就是真的嘛!这是国家科技攻关项目,我是第一批做这个手术的。就是用我自己保留下来的脐带血里的干细胞用生物工程进行培养,植入我的‮体身‬后让它们发育成我自己的器官。所以小正摸的,是真正的我的房哦。”

 “啊?还有这种事?”

 “是啊…这是个系统手术。我真的完全变成女人了呢。现在我有卵巢,有子,有真正的道。脑垂体也动过手术,现在会分泌雌素…所以我还会来月经呢。以后还能生小孩…”

 “这…月姐,你真的是女人了啊,没想到你做了女人这么漂亮!”

 “整容了嘛…”

 “月姐,那个啥,就算做了女人,一想到被男人的到‮体身‬里面,会不会觉得奇怪?”

 “不会啊。国家现在的政策很好,男人想变成女人的话,不但免费变,免费整容,还免费提供心理辅导,用什么催眠啊、心理暗示啊、环境暗示啊…慢慢让你觉得自己就是个真正的女人。所以我现在看到男人的‮体身‬就会觉得很想要…”

 “呃…月姐,那你为什么要去变成女人…啊!”李月的手已经伸向周亦正的裆,紧紧地抓住了他的

 “娶老婆太难了…我又没你那么漂亮的妈…”李月娇笑着褪下了周亦正的子。周亦正已经在她的‮逗挑‬下高高举起的顿时跳了出来,直直地向上指着。

 “呃…不过…我今天是来嫖的,这样对月姐好像不太尊重。”周亦正现在已经完全相信面前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了。

 “哎呀…小正的巴这么大了啊。”李月笑着握起周亦正的,轻轻套动着:“没什么啊…也只有这样小正才能跟我做啊…要不我嫁给你?”

 “呃…我已经跟我妈求婚了…啊…”李月笑着低下头,含住了周亦正的头,开始慢慢地起来。

 可惜李月的‮技口‬似乎很一般,虽然努力地想让周亦正更舒服,但是牙齿还是时不时碰到他感的头,一阵阵刺疼。了一会,李月吐出周亦正的,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啊小正,姐变成女人还不到半年,还不太会吹…我们直接做,好不好?”

 “好…好。”周亦正已是火焚身,一边答应着一边就伸出手,拉掉了李月的小内上长着稀稀落落的一小片,周亦正将手指伸到户上一探,顿时沾了一手的水。

 “咦,月姐,你居然还会水啊?”周亦正好奇地将手伸到自己鼻子前闻了闻,没什么味道。

 “说了啊…我现在是个真正的女人!女人是什么样我就是什么样!”李月有些不起来。

 “好啦…乖月姐,对不起啦。”周亦正笑着抱住她的肩…只有这肩膀还有些宽,似乎还带着男人的一些特征,不过也算是光润腻滑,非常漂亮。

 “嗯…那,小正想怎么做?姐现在还不太会服侍男人,小正想舒服点的话就自己来?”

 “好。”周亦正笑着将李月推倒在上,李月张开一双修长拔的腿…这‮腿双‬已经完全是一双女人的腿了。看样子,只要不动骨头,这个变手术能把人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变成女人…出了娇人的户。

 “月姐,你的小好漂亮…”周亦正赞叹着握住自己的,大头顶着李月的,轻轻地拨了一下那晶莹粉的花瓣,一缕清亮的水又缓缓了出来,李月紧紧地抓住单,呻起来:“小正…别逗姐了…”

 “姐,你的起了呢…和以前起的感觉有什么不同?”周亦正笑着用头顶住李月微微探出头来的蒂,了几下,李月顿时浑身颤抖起来:“啊、啊…不知道…别了…进来…”周亦正这才笑着将对准那条水横的细大的头缓缓分开两片,慢慢地进了李月的道。

 “月、月姐,你这个小…是真的哎!”周亦正惊叹道,柔软润的温柔地将周亦正的紧紧包围,似乎还在轻轻地

 “说了是真的啦!”李月不地伸手用力捏了周亦正一把,轻嗔薄怒的样子完全是个娇俏的少女。周亦正心神大,忍不住俯‮身下‬去,轻轻地啃着她柔滑的粉脸,含混不清地呢喃着:“太舒服了,舒服得像做梦,所以我才问的啦。”

 “哼…骗人…”李月咬着小嘴,微微闭上眼睛,随着周亦正在体内缓缓的息起来。

 “姐…你好紧…”周亦正以最大的幅度和最慢的频率慢慢地感受着李月道舒适的‮擦摩‬感,每一个进出都带出一丝粘滑的水。李月呻着:“我、我还没和几个男人、做过爱呢…”加快了一些的幅度,周亦正笑着问道:“姐、你还没变成女人的时候、和女人做过爱吗?”

 “啊?”李月张开眼睛,眼神里有一些迷茫,似乎已经忘了身为男人时候的感觉,沉了一会,才轻声道:“做、做过几次…”

 “哦…那是男人做的时候舒服,还是女人做的时候舒服?”

 “哎呀…死小正,我都、都忘了男人做是什么感觉啦…”李月粉面飞红,害羞地转过脸去。

 “不是吧。好姐姐,告诉我嘛。”周亦正笑着伸出双手将李月的俏脸摆正,软语央求道。

 “是、是做女人舒服…不过女人不是每次都能舒服…”李月不敢睁眼,轻声道。

 “哦…那我今天让好姐姐舒服。”周亦正笑着猛的开始动起来,突然受到暴的侵犯,李月不叫出声来:“啊!”一声还没落地,又遭到周亦正暴雨般的攻击,周亦正急速地动着,把大‮硬坚‬的一次次毫不留情地送进李月道深处,捣出了一连串的水声,和李月情不自的娇:“啊啊啊啊啊…”周亦正一边努力地动,一边将双手伸到李月膝弯下,将那双白的粉腿架到肩上,转过头气吁吁地啃着柔滑的小腿:“姐…你以前、腿上的呢…现在这么好看…”

 “手术去了、囊…啊、”李月突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周亦正的背,全身绷得紧紧的,失神地张开小嘴,抑制不住地叫了出来。

 看着在自己简单暴的攻击下很快高的李月,周亦正没有停止动作,就着李月道内温暖的的润滑,得更烈了,还不忘挪揄李月:“姐、你还会高、还了啊…”

 “啊…啊…姐…姐给、小正了…”李月无神地看着周亦正汗面的脸,语不成句地呻着。

 “姐舒服了?”

 “舒、舒服…舒服了…”李月绷紧的‮体身‬突然松弛下来,周亦正肩扛着她的‮腿双‬,双手撑在她身边,开始尽情地享受起来:“那该我舒服了。”

 “嗯…好小正…姐、随你舒服…”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电视上的新闻,和两个人的息,以及体相撞和‮擦摩‬的水声。

 周亦正毕竟也是很久没有和真正的女人做了,很快他也重地息起来,李月感觉到他的变化,也开始尽力向上合着他的攻击,并且生涩地叫起来:“弟弟…用力…快点…姐姐好死了…”

 “姐…啊!”周亦正猛的一身,将大深深地进李月道最深处,顶着她的‮心花‬,出了火热的。李月被这股热烫得浑身酥麻,手脚并用,紧紧地住周亦正:“啊…得姐姐好舒服…”

 “啊…姐…”周亦正软软地伏在李月身上,大汗淋漓地息着:“一开始我真没想到和你做这么舒服…”

 “嗯…”

 “你要是早点变成女人多好啊。”

 “一开始人家也不知道嘛…去洗个澡吧?都出来了…小正了好多…”两人嘻嘻哈哈地打闹着洗完澡,回到上休息。看着李月曼妙的体,周亦正很快又不安分起来,双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游走。

 两个人偎依着看着电视上的新闻:“…组织部长包二案今天在XX省高级‮民人‬法院宣判。”画面换到了庄严的法庭,一位威严的法官正在念着判决:“…‮养包‬二多达三名,…受贿罪、渎职罪、贪污罪、非法占用资源罪…民愤极大,罪大恶极,…数罪并罚…死刑缓期三年执行…”

 “没意思…这些当官的犯了这么重的罪都不毙…姐…”

 “小正还想来一次?”李月娇笑着起酥,任由周亦正的怪手捏着她柔软的房。

 “当然想啊…姐那么感。”

 “那姐再和小正做一次吧…”李月眼波转,妩媚地看了周亦正一眼,周亦正傻乎乎地看着她,已经完全忘了她曾经是自己的表哥。李月突然低头抓住周亦正半硬半软的,张开小嘴一口含住,起来,周亦正足的闭上眼睛,瘫倒在上,开始尽情地享受起那‮魂销‬的快。  m.VKeXs.Com
上章 平凡的一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