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情宝鉴之欲卻滛香 下章
第十一章
 “我叫温玉香,周先生真是太巧了!”已经听到两人谈话的美少女跑出来大方的说。“别叫我先生了,大家都是同乡,就叫我名字吧。”薛丽道:“那多不好意思。”

 温玉香却很大方:“好了,就叫你名哥好了,以后可要照顾我们姐妹俩呦!”看来这表妹可大方多了,名山忙道:“一定一定,”

 心想能照顾你们两的小才叫呢。三人谈笑了一会儿就很了,连薛丽也谈笑风生,原来薛丽和老公一起来道香港,三个月前老公酒后把人打伤被判了半年刑,对方有老找麻烦只好和表妹搬道这里重新开店。

 洗头时被玉香柔的小手着头发,闻着她的体香与香水的混合香味,名山几乎忍不住要动手摸几下,但是还忍住了,要是现在冲动,没准吃不到还连机会都没有了,洗完头玉香要帮她理发,薛丽说:“你还美出师呢,剪不好怎么对得起名哥。”

 玉香扁起了嘴,名山道:“小丽就让玉香帮我理吧,实践一下吗,不实践怎么能学的会呢?”玉香高兴的推开表姐:“还是名哥对我好。”

 那一下正好推在薛丽浑圆的子上,薛丽啊的叫了一声,玉香忙过去:“不好意思啊,表姐,疼你了,我来帮你。”说着就真的按在她的脯上,薛丽红着脸推开她:“你干什么啊,别胡闹了。”

 玉香笑着说:“怕什么名哥有不是外人,要不让他帮你,哈哈哈!”薛丽红着脸打她股一下:“要死了,鬼丫头,快干活儿”玉香夸张的叫道:“好疼啊,表姐你帮我嘛!”薛丽娇笑:“让你的名哥帮你嘛!”

 名山看到两姐妹丝毫不把自己当坐外人,就大着胆子在玉香浑圆高翘的美上摸了一把:“我说过要照顾你们两嘛,这点小事当然很乐意效劳了。哈哈”

 玉香登时脸通红,一对粉拳砸了过来:“你好怀啊,亏我还这么信任你。”名山享受着‮女美‬的粉拳轻捶叫道:“好疼啊,快,小丽帮我。”接下来自然是受到了两个‮女美‬的攻击,当然名山也不放过揩油的机会在两个‮女美‬的上占尽便宜。

 三人打闹了一会儿关系又进了一步,尤其是玉香对这个风趣帅气的男人更是倾心,在替他理发时故意贴得很近,名山也享受着‮女美‬软绵绵得子得‮擦摩‬。

 可惜比起她得美貌可人,理发技艺是在不敢恭维,不但把他得头发理成了四不像,还把一只耳朵剪烂了,最好还是薛丽大加修饰给他理了一个时髦得寸头了事,玉香还沾沾自喜得说:“要不是我,你哪有勇气理这么年轻得发型,现在看起来帅多了!”

 看在她时‮女美‬得分上名山也这好承认了,她还不已不饶得要名山谢谢她得功劳,好吧居然这样子对我,名山站起来就在她得脸上亲了一口,玉香被他突如其来得吻吓呆了,薛丽则在一边哈哈哈大笑。

 两人当然不会收名山得钱,名山就请两个‮女美‬吃饭了,可惜没有把握主机会在亲芳泽。晚上他又来到曲燕得房间,苏静去‮陆大‬旅游还没回来,两个人自然又放形骸了‮夜一‬。

 接下来得几天没事就去丽香和两姐妹打情骂俏,却没什么机会。让他很郁闷。这天他从外边回来,天下着大雨,他停好车刚要上楼却听见一阵急促得叫声:“等等我”

 只见玉香从雨中跑了过来,原来薛丽去看她老公,玉香出去时没带钥匙,现在已经浑身透,名山就带她上楼,还好每次和曲燕偷情都是在她得房间,所以没留下什么痕迹。“喂,给我找件衣服换一下嘛,”

 “我家里可,没有女人得衣服。”“不会吧”玉香狡睫得笑道:“好了,拿件你得衬衫之类得给我换吧。”名山拿了一件棉布衬衫和休闲给她,她走进浴室回头:“不许偷看”

 玉香在浴室里门也没锁就光了洗澡,洗完擦干了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美丽玲珑得体,侧耳听了一会儿口中轻声骂道:“胆小鬼”

 拿起衬衫穿上,长长得下摆遮住了她得部,她捡起内,已经了,眼珠一转,索不穿了,看看拿肥大得子,干脆连子也不穿了。

 又将衬衫钮扣解开两个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对傲人得房若隐若现,不由有些害羞,指着镜子说:“小货,思了你呀。”

 她走出来,名山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她得打扮不由了口口水,玉香乌黑得长发漉漉得披在肩上,衬衫领口酥,下摆是修长得玉腿。

 看得他发呆了,玉香很满意这个效果,毕竟是第一次主动勾引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娇嗔道:“不许看。”

 名山忙道:“我去给你熬碗姜汤,免得感冒。”玉香笑着看着有点落荒而逃得帅哥,她不香看电视就来到名山得卧室躺在他得上。

 想想自己一会儿会不会和他在这张上做,不由有些浮想偏偏,‮体下‬也觉得得有股热涌出,她伸手捏这自己娇

 心里却在想着多久没和男人做了,似乎有些忍不住了呀!,她翻身趴在上翻看着名山头得书籍想保持一些清醒,谁知道名山头放得都是些情杂志。

 看着看着她得‮体下‬得更厉害了,水也不断得涌出,她趴在上,将一双玉足翘着,一手翻着杂志,一手放肆得捏着自己淋淋得,完全忘记了这是在别人得卧室。

 名山熬了姜汤却不见玉香在客厅,就轻轻推开卧室得门,只见玉香趴在上,衬衫已经卷在了上,雪白、娇、浑圆、高翘的股不安的‮动扭‬着。

 一只手在‮体下‬处不停的动,另一只手在翻看他的情杂志,看着美丽的小货发的样子,名山巴怒涨,他伸手去‮摸抚‬‮女美‬人的部。

 手刚刚触到,惊觉的玉香猛地跳了起来,一下子打翻了他手中的碗,姜汤倒了他一身,玉香顾不得羞涩忙道:“对不起,对不起,名哥,没烫着你吧!”

 本来是不太烫的,看到‮女美‬着急的样子,名山故意说:“哎呀,烫死我了,快帮我把了,烫倒那儿了!”玉香红着脸帮他子,‮腿大‬的确被烫红了,内了“别发愣啊,快难道你想让我当太监啊。”

 玉香羞死了,这可是第一次给男人衣服啊,以前有过几个男朋友都是男人忍不住,她半推半就的去享受,现在居然要替男人

 她红着脸下名山的内,只见一条长、坚的大巴从内中跳出,差点打到她的脸,看着那个通红的巴,那么茁壮,那么有力,那么…人。

 哎呀这么强壮哪有受伤的样子,她抬起头看到名山正咪咪的看着她,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看情杂志手时已经把衬衫都解开,现在让名山看着自己的玉、美

 她红着脸打了名山的巴一下:“坏蛋,吓死我了!”

 当然那一下打的和‮抚爱‬差不多,名山笑道:“要变太监的是我,你着什么急,怕什么?”“你当了太监,我怎么办!啊…”发觉自己说走了嘴已经来不极了,名山一把把她来倒怀里,伸手从衬衫里搂住她的纤,早已吻上她的香,她也早已动情,主动吐出香舌与名山热吻双手也紧紧搂著名山的脖子。

 鼻翼早已发出叫般的哼声,名山一手抓住她的子大肆捏,另一只手则在她的丰上用力捏,然后低下头将她已经发硬的头含在嘴中着。

 摸房的手也开始向下探去摸到她那片茸茸的黑森林,水还在不断的涌出,已经浸了她茂盛的,名山的指尖拨开她滑的花瓣。

 点在她那突起的芽上轻柔的抚,玉香也抬起淋淋的合,亢奋的长大了口发出甜美的呻,她的小手也熟练的握住名山的大巴买力的套着。

 名山把手指进她的户中,搅动着,玉香呻声更加烈:“啊…我手不了了…好…”她的,同时温柔地用玉手套住名山的具,一上一下有节奏地套着,使他的具更加硬了“好哥哥,我要…我要…”名山故意逗她:“要什么,小货?”

 同时加大了对她道的刺“我…要你…要你的大…巴…好哥哥快干我…我喜欢你…我要做你老婆…我要让你我…小死了…哥哥…”

 其实名山也早已忍受不住于是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气,双膝入她的‮腿双‬内,把她的‮腿双‬分的更开盘在自己的上,用双手捧着她丰的雪着火热的大巴。

 对准了桃源口,轻轻磨了一下,她知道名山的具触到户,忙伸出她的右手,握着他的巴,指引着他,名山股一沉,整个头就户。

 这时的玉香,那红红的香脸上出现了无限笑意,水汪汪的眼中也出了得意的笑容。一见如此,名山更是喜不自胜,股猛然用力一沉,把九寸多的大巴一直送到‮心花‬,她道内已经泛滥,大巴的送异常顺畅,由于‮渴饥‬已久名山如旱地猛虎,猛力直

 他感到大巴在玉香娇户里被挟的好舒服,头被水浸的好痛快。站着了没多久,他将玉香放到上把她的‮腿双‬高架在肩上,提起大巴,对准小“滋”一声又一次全尽没了。

 “卜!”一声又拔将出来。就这样“卜滋!卜滋!”大巴一进一出。这姿势女人的户大开道提高,大巴可次次送到‮心花‬底部,同时男的站立,低头下视两人情形。名山看着大出时,将玉香的小带着粉外翻,分外好看,又入时,又将这片的纳入内。

 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狻为有趣,看的名山火更旺,速度也越快,一快,那内的水被大巴的碰击,却发出美妙的合击声。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这时的玉香也感神魂颠倒快连连,大声叫着:“好哥哥,亲哥哥,的我痛快极了。”“哥哥!你真是我最好的亲丈夫,亲哥哥…我好舒服,啊!太美了!”“哎呀…我要上天了…”

 “哥哥…快用力顶…我…要…出…来了…”果然,名山的头被火烫的水浇的好不舒服,这是多畅美。她一出,名山将她的‮腿双‬放下,伏下了身,吻着她的香,同时右手按在她的双上探索。

 “嗯!好软、好细、好丰!”他‮摸抚‬玉香的双,感到无限享乐。同时巴仍然轻柔的送让她充分享受高的余韵。渐渐玉香恢复了体力娇媚的说道:“哥哥,我第一次被男人玩的这么,我还想要。”名山笑着说:“我的货宝贝儿,我可一直没停下来啊!”  M.vkExS.cOM
上章 偷情宝鉴之欲卻滛香 下章